三井平治先生是个很好的人,对小姐也很忠心,不会做出背叛三井家族的事情。”

林逸点点头,“咱们先回去。”

“回去?”中田建司表情为难,“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这件事是个阴谋,要比你想象中的更加严重。”

林逸的面色阴沉,他预感到这件事可能会带来的影响。

在离开之前,他提醒三井彩绘注意安全,但并未真的认为,他们敢动手。

毕竟三井财团在岛国,是个大而不倒的庞然大物。

如果对三井彩绘动手,潜在影响,要比想象中的更大。

但没想到,他们还是动手了,这在林逸的意料之外。

实际上,如果仅仅是岛国内部的问题,绝对不会有人敢动三井彩绘。

问题是杰拉德在这,他不是岛国人,自然不会管那么多。

在巨大的压力面前,岛国方面也只能妥协。

不过他们还是做了坚持。

因为过来带走三井彩绘的人,并不是当地警署的人,而是商业厅的人。

这种事并不罕见,几乎每个大企业家,都有被请去喝茶的经历。

就连林逸也不能免俗。

只不过这件事的性质,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三井彩绘相当于被控制住了,会得到怎么样的对待,没人知道。

“快点回去吧,如果她出了事,我这辈子都会寝食难安。”林逸说道。

“好!”

中田建司没说其他的,到了这个时候,也不容许自己在想其他的了。

“山口组的情况怎么样?”

“多亏林先生的帮助,我们已经把山口组,都掌握在了手中。”中田建司说道:

“而且很多小的势力,也都依附到我们这边了,影响力比以前更大了。”

“通知山口组的人,全部进入待命状态,给每个人都配备武器,这可能是一场硬仗。”

中田建司哑然,并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

“听我的,快去做,别要浪费时间。”

“明白。”

中田建司开着车,然后把林逸交代的事情,全部都安排了下去。

大约一个小时后,手机上接到了三井平治的消息,

他藏身的地址,是一家郊外的民宿。

有中田建司在这,想要找到那家民宿并不算难事。

而他也很听话的,在报告完自己的位置后,关闭了手机,谁都联系不上。

一连四个小时过去,中田建司开着车,来到了京都的郊外,朝着三井平治发送的地址开去。

kangaroo  hotel坐落在京都郊外。

这里没有五星级酒店的奢华,但却设计感十足。

因为地处市郊,这里的风景,也要比市区好的多。

树叶沙沙的声响,还有溪水流淌的声音,整个旅馆,似是与自然融为了一体。

在旅馆的外面,停着一辆丰田阿尔法,车上坐满了六个人。

但其中,有两个人很显眼。

一个穿着西装,留着短发,个子不算高,言谈举止很像一个政客。

他的名字叫中岛大和,是这些人中带头的。

在他的旁边,坐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身上穿着迷彩服和战术军靴,表情无比严肃,在他的胸口上,还有一个骷髅的标志。

他的名字叫德隆,是骷髅小队的成员。

此时之外,余下的四个人,全部都是岛国人。

他们的身份也不普通,都是岛国夜鬼组织的人。

中岛大和看了看窗外,“人应该就在里面,现在就动手吧。”

“是!”

接到中岛大和的命令,车上的人全都走了下去,准备对三井平治进行抓捕。

在动手抓三井彩绘之前,他们做了充足的准备。

官方的人都很清楚,三井财团掌握着岛国工业的命脉。

一旦这些资料泄露,将会带来不可逆的影响。

按住校花的头强制深喉 揉搓白嫩圆润饱满的双乳

而他们也知道,三井平治是三井财团的二号人物。

现在三井彩绘被抓了,那么只要再把他抓住,消息就不会泄露。

所以为了稳妥,在抓到三井彩绘后,他们便着手计划逮捕三井平治。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来到三井财团后,三井平治竟然失踪了。

这让他们预感到了不妙,并第一时间,着手调查三井平治的行踪。

通过重重筛查,发现他跑到了这里。

这也印证了他们的猜想,三井平治可能听到了风声,提前跑路了。

六个人先后进入到了旅馆之中。

看到有人进来,在大堂里喝茶品酒的人,都看向了他们,觉得这些人不太寻常,似乎不像是来,旅游消遣的。

“先生,请问有预定吗?”吧台的女侍者问道。

中岛大和拿出了三井平治的照片。

“我们要找这个人,他有没有来你们的店里。”

女侍者在照片上看了看。

“他是几个小时之前来的,在304号房间。”

中岛大和没再说其他的,直接带人上楼。

三井平治终究是普通人,面对这样的事没有任何经验。

如果是林逸在这,根本就不会让他们发现自己的行踪。

很快,六人冲到了三楼。

并在304的门口,看到了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

中岛大和舒了口气,三井平治应该就在里面了。

“我们是商务厅的人,把门打开,我要见三井平治。”

面对凶神恶煞的几个人,两名保镖立刻警觉起来。

“三井先生不在这里,你们请回吧。”

中岛大和的脸色不是很好看,看着两人说道:

“我不想和你们废话,快点把门打开,不要逼我动手。”

“我已经说了,三井先生不在这里!”

“动手!”

中岛大和并没有给两人机会,从他身后窜出来一个人,不到两秒钟,就将保镖打倒在地,昏死过去,一点知觉都没有!

呼通!

那名动手的人一脚将门踢开,六个人相继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