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春节前大老远开车过来,只为拜见某个大佬?在这里,还有此等大佬?

我也要好好拜见才行!

张文华赶快微笑道。

“王哥!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拜见这位大佬啊?说来惭愧,我是地头蛇,都不知道某位大佬隐藏这么深!”

王鑫笑了笑。

“行!不过我也是第一次见夏先生。”

“夏,夏先生?”

张文华心中一动。

我的妈啊?

难道,这夏先生,就是夏天南?

虽然不太敢相信,夏天南这么有本事,但夏家只能是他啊!

此时,夏兴昌屁颠屁颠跑过来。

“王董事长!我来接您了。”

王鑫摇摇头。

“以后别叫我董事长了,夏先生就是我们公司新任董事长!我让你办的事,你办好了吗?”

“办妥了!”

夏兴昌谄媚道。

“我自作主张,3块买了一尊金佛,替您送给了夏先生!还借花献佛给了大伯,他很满意!”

“3块?金佛?嗯,办得不错,你小子很会办事!”

王鑫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笑容。

“3块?金佛?”

张文华吓了一跳!

魂飞魄散啊。

这夏先生,太牛逼了吧?

王鑫这么大佬,居然要3块重礼献给人家?

还说夏先生就是新任董事长了?收购了他的公司?

你品,你细品!

张文华冷汗都滴下来了。

这夏天南怎么这么牛逼?

他低头一看,自己随便拎的东西,顿时瑟瑟发抖。

麻蛋!

跟王哥那3块的金佛重礼相比,这破玩意,怎么拿得出手?

他顺手丢掉了!

急中生智。

麻蛋!

直接给钱吧!

张文华拿出一张银行卡,里面装着2块。

按照规矩,他地位没有王鑫高,礼物不能比王哥多,但也不能少太多不是?

张文华心中暗暗嘀咕~

麻蛋!

夏天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牛逼?之前我都不知道!

诚惶诚恐!

细思恐极啊。

夏兴昌和王鑫拎着礼物,走的慢。

张文华多了个心眼,抢先上楼!

先跟夏天南打好招呼,先给夏天南送礼!

老远,就听到夏天南吹牛逼的声音!

整个楼道都听得清清楚楚。

“夏凉!跟你四叔一比,你小子算个屁!?待会让你看看,什么是场面!什么是场面人?”

张文华觉得身为地头蛇,不能落在王鑫的后面,抢先一步推门而入,满脸堆笑。

“哈哈。天南啊!给你拜个早年啦!哈哈哈~~”

他进门就一把抓住了夏天南。

夏天南正在吹牛逼,一见张文华这么客气上门,立即腰杆挺得更直!

战术后仰!

“张总来了,怎么样?跟你们说什么?我一个电话,张总就上门啦。”

夏天南越发得意。

张文华嘴角狠狠抽搐两下。

丢人!

但转念一想,夏天南,夏大佬,香啊!

“无论随时随地,只要夏先生你一句话,我马上过来!”

张文华一脸谄媚,从兜里掏出来一张银行卡!

“这张卡上,2块!算是一点小小的过年礼,不成敬意!”

夏天南难以置信!

我,我擦!~

这天降横财,他都不敢相信了!

我,原来这么牛逼的吗?

我自己都害怕!

夏天南突然觉得——这一刻,他走上了人生巅峰!一个电话就赶来,还送他2块!

夏天南都快激

动昏过去了!

疯狂装逼!

“哈哈,看到没有?夏凉!你看到了吗?”

夏天南对夏凉挥舞2块银行卡。

“你四叔,一次收礼2块!”

看到有人送夏天南2块,全家一片寂静。

四婶一阵狂喜。

“这怎么好意思呢?真是~”

张文华开始恭维夏天南。

“天南啊,你说咱俩这么好兄弟,你发大财怎么不叫我一声啊?”

刺激妇乱子伦短篇:小Sao货撅起屁股扒开你

夏天南还以为张文华是随口一说,继续装逼。

“发什么财啊?我哪有你有钱?”

张文华笑了笑。

“切~~!你楼下就停着几块的辉腾装?还跟我装?”

夏天南笑容渐渐凝固。

“辉腾?”

我擦?什么玩意?

张文华继续滔滔不绝道。

“人家都说了,老夏家的!不是你的是谁的?你不够兄弟啊,明明认识王哥那么大佬,还不跟我介绍一下?”

夏天南脸上的笑容,已经彻底凝固了!

???

黑人问号脸!

夏凉肚皮都要笑破了。

他可以肯定,张文华是搞错了送礼的对象。

此时,王鑫拎着礼物,才走进来。

礼物沉,走得慢。

张文华自来熟站起来,自豪地一指夏天南。

“王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夏天南,也就是你要拜访的夏先生!”

“夏先生?”

王鑫愣住了,直翻白眼。

这张文华什么眼神啊?

还地头蛇呢?

夏天南装逼习惯了,上来大包大揽。

“王总?哈哈,我就是你要找的夏先生!”

夏天南看张文华对王鑫态度恭敬, 知道是个更牛逼大佬,窃喜~~

今天,我装逼要装破天际!

谁知~~

王鑫却根本不搭理他!

径直绕过他,快步走向了夏凉!

夏天南伸出手,僵直在半空,握了个寂寞!

王鑫第一眼看到夏凉,就跟照片里对上了!

“夏先生!幸会幸会!”

王鑫一脸热情,上去紧紧握手。

“我昨天就出发了,过节高速堵车啊!今天才到!我来迟了!”

全家,都看到了王鑫对夏凉的热情、恭敬,惊呆了!

虽然不知道王鑫的真实身份,但跟班,就知道是个大佬。

夏凉淡淡微笑。

“王总好。抱歉今天小年,我们家庭聚会,只叙亲情,不谈生意。”

“那是当然!”

王鑫聪明人,对夏凉眨眨眼,表示收到。

其实在路上,他已经从夏兴昌处知道了夏凉喜欢低调,不事张扬,看破不说破。

看着王鑫直奔夏凉去了,张文华却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