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展现出杀意,反而像是好奇般打量着薛清。

咚!咚!薛清的心脏剧烈跳动,一股难以言喻的压力席卷全身。

大脑仿佛承受不了巨型生物的打量,要从内部生生撕裂,疼到他不能呼吸。

看到薛清饱受折磨的模样,周庆愣住了,他看不到天空中的巨型生物,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

眼看薛清即将精神崩溃,沦为一个活死人甚至更惨,周庆才猛地反应过来,薛清是为了救他才会这样。

周庆顿时满心焦急,他想救薛清,可蓝色小水母已然枯萎,他连薛清到底是什么状况都不知道。

还不等周庆做些什么,又一道人影冲了过来。

“别!”

周庆神色一惊,来人正是虞悦怡。

话音未落,虞悦怡便不顾一切的抱住了薛清,周庆根本来不及阻止。

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薛清明显在承受着什么,虞悦怡跟薛清紧贴在一起无异于送死。

果不其然,虞悦怡也陷入了那种饱受折磨的状态,看起来不比薛清轻松多少。

虞悦怡没有去注视巨型生物,可她与薛清一样暴露在巨型生物的视野里,光是这样便无法幸免。

周庆能够避免,纯粹是之前一直待在海洋馆里,感染程度较轻,现在还只是半只脚迈入另一个维度,巨型生物尚且无法感知他的存在。

周庆不知道这些,他伸出手想要拉回虞悦怡和薛清,手掌却直接从两人的身体穿过。

周庆面露绝望,他在内心不断呐喊,谁能来帮帮他?

经历过刘丽丽的事情,周庆真的不想再看到伙伴在眼前丧命。

这时不知何处忽然响起了一道叹息,薛清与虞悦怡也从那股极度折磨的状态脱离了出来,不过身体却开始愈发虚幻。

周庆神情一震,能让薛清虞悦怡摆脱痛苦的存在,他只能想到那个两次提醒自己的大水母。

“水母前辈,是你吗?”

周庆左右环顾,发出的询问没能得到回应。

再看薛清与虞悦怡,虽然表情没那么痛苦了,但依旧是命不久矣的状态。

周庆焦急万分,直接跪地对每个方向磕头,恳求大水母能救回薛清和虞悦怡。

可无论周庆做什么,大水母都没有再回应他,正如前不久所说,它只能给到力所能及的救助。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虞悦怡紧紧抱住了薛清,眼里有恐惧,有无助,更多的是不舍。

“为什么这么做?你不后悔吗?”

薛清眼里毫无畏惧,只有对虞悦怡的浓浓愧疚。

薛清冲过来是不想看到别人为自己丧命,虞悦怡完全是过来送死。

“你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虞悦怡泪眼婆娑,薛清就是她在死亡剧院的精神支柱,薛清死了,她往后该怎么继续活下去?

与其每天活着痛苦中,然后死下一场电影,她不如陪薛清一起死在这里。

薛清神色复杂,跟虞悦怡相处的时间里,他在心里憋了好多话,本来还想等到离开这部电影后对虞悦怡说,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

“如果有下一辈子的话,希望我们两个的结局能好点。”

薛清叹了口气,从他和虞悦怡身体变得虚幻的速度来看,恐怕两人不出一分钟就要化作虚无。

“才没有下辈子...”

虞悦怡神情落寞的注视着薛清,似乎想在死之前多看薛清几眼。

“所以我是说如果。”

此言一出,本来悲伤的气氛陷入了沉默。

两秒后,即将迎来死亡的两人相视一笑,露出了周庆不能理解的释怀表情。

“其实...我也喜欢你。”

“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就是嘴硬...”

都被灌满了停下来 征服绝色高贵极品美妇

身处死亡剧院这种鬼地方,每天都有人丧命,薛清与虞悦怡都知道下一次就有可能是自己。

即便活过一场电影,后面还有更多的电影,单凭人力想要探索死亡剧院的真相不过是个空谈。

能够互相拥抱,不带痛苦的死去,两人已经很满足了。

在周庆绝望的目光中,两人的身体化作点点星光消散不见,周围的黑暗也在随之退散,扭曲的世界逐渐恢复了正常。

主角团全部死亡,这又是一部烂尾的电影。

两人临死前的释然,却成了周庆可能一辈子都无法释然的痛苦。

周庆怀抱希望带着蓝色小水母过来救人,然而不仅没能帮上忙,甚至让薛清用性命换他存活,最后还连带着害死了虞悦怡。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周庆痛苦的撕心裂肺,他只是想救人,为什么每次事情都会变成这样?

看到两人临死前的那份笑容,周庆感觉世界都要崩塌了,他想挽回每一个人,可似乎每次都会成为累赘。

如果可以,周庆多么想守住两人的笑容,而不是让本该幸福的两人带着遗憾死去。

一次又一次的打击,这次周庆彻底崩溃了,跪倒在地抱头痛哭。

他恨自己为什么帮不上忙,为什么刚才没勇气跟两人一起去死。

【滴!周庆心境遭受巨大打击,气运值扣减1000】

.......

正在亭子里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徐凌露出了意外的表情,他知道这次能够扣除周庆的气运值,却没想到一次性扣掉了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