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相关部门,反而是一家外资企业。

要不是四季集团老板是陈夏,这位当年的一等功臣信誉度还是很高的,换了其他外企,这里面的不少教授专家根本就不会来参加这次会议。

他们从来不想替外国企业卖命,还是想将自己掌握的半导体和集成电路技术留在国内。

尽管他们有些人还没意识到,其实他们掌握的技术,已经落后于世界主流半导体产业了。

陈夏这次是以正式身份访问首都的,做为四季集团副董事长,该有的牌面还是要有的,要不然这首都饭店的会议厅,也不是你想包就能包的。

当他出现在会议室的时候,在场的专家们纷纷发出一阵感慨。

“年轻,真年轻,看起来就二十多岁的样子,这么年轻,真的能撑得起这么大的一个项目?”

陈夏也不以为意,热情地跟众人打过招呼,又拉着谢希望老太太一起坐在了首座。

张连厂做为中间人,热情地替众人又讲了一遍四季集团决定发展自己芯片产业,并且已经订购了5条圆晶生产线的情况。

这让今天第一次来会议现场的专家人一个个都惊得张大了嘴巴。

20多亿美元,说扔就扔出去了,这个魄力应该是华国第一人了吧?这开药厂的这么赚钱啊?

等张连厂将基本情况介绍了一遍,陈夏笑着说道:

“我知道在坐的各位老师、教授这几年心里肯定不好受,当初咱们明明有机会赶上美日,结果最后时刻功亏一篑,现在连棒子国和湾湾都超跃了我们。

我想大家心里应该都是非常不甘心的,凭什么呀,当年咱们的那些小弟弟现在都已经成了芯片出口国了,成了科技巨头,而我们反而成了纯芯片进口国?”

这话一出,连谢希望老太太都有点变色。

别看老太太平时大大咧咧的,但不能发展自己的芯片产业,一直是她心头的痛,无数次夜里,老太太都恨不得将某些汉奸给手撕了。

对心高气傲的她来说,怎么可能甘心呢?

不甘心的还有在坐的绝大多数专家教授,他们当年学了半导体,不就是为了自己国家有自己的芯片产业嘛,要知道里面很多都是有留洋经历的。

没有一腔热情和抱负,那他们回什么国?国外待着不香吗?

后来因为这样那样的问题,不但半导体研究停掉了,很多人连工作岗们都保不住。

国内开展半导体和集成电路方面课程的大学,就那么一两所,需要的教师也就那么几个,剩下的都全部转岗去了其他学科。

现在陈夏出这么一句话来,一下子把大家的心气儿给吊了上来。

陈夏一看大家的表情,又“语重心长”地说道:

“说实话,你们不甘心,我同样也不甘心,我们四季集团发明了不少医疗仪器,比如那个腔镜仪,以后动手术不用开刀,直接打几个洞就可以,非常先进。

就是这样的先进仪器,我们申请了所有的专利,等真的想要大规模建造的时候,发现芯片没有,这玩意儿需要进口,因为咱们自己国家不会造。

被老乞丐巨大肮脏粗暴破苞(两男一女)最新章节列表

进口就进口吧,可是人家芯片厂又嫌弃我们的购买量太少,对我们爱搭不理,最后开出了几千美元一片的高价,你们说我甘不甘心?我同样不爽呀。

后来我就想自己造芯片吧?得,发现圆晶生产线所有核心技术也掌握在外国公司手上,张连厂教授也亲眼见到的,当我们兴冲冲跑到法兰克福工业展上,提出想购买的时候,人家说不卖!

啊呀,当时把我给气得呀,当时就下了一下决心,我要自己造芯片,我要拥有自主的全套圆晶生产线,从此就不用再受制于人,不会再被别人卡脖子!”

陈夏说完,看了看会场的众人,见大家听得认真,于是准备主旋律一把,反正华国人最吃这一套。

“我想自己造芯片,可不仅仅是为了我们四季集团,更多的是替我们国家着急,因为芯片产业,关系到了我们国家的国防安全啊,

海湾战争大家都看到了,现在打仗,打的就是电子战,比如那些什么飞毛腿、爱国者导弹满天飞,可是没有芯片,你飞得起来吗?能精确致导吗?

有些人说,芯片不重要,自己研究嫌贵,让他去买设备又说没钱,认为只要向国外购买就行了,让别人当我们的代工厂,我们不用花一分钱成本,就可以买到想买的所有芯片。

可是这群猪就没有想到另外一个问题,美日等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他们现在故意低价卖给我们芯片,再找几个汉奸鼓吹一下,他们就等着我们的芯片研究彻底停止的那一天。

然后突然有一天,人家说不卖了,嘿嘿,你想卖也可以,签署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而且还要涨价,卖多少人家说了算,卖什么样等级的芯片也是人家说了算。

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到时我们国家,我们的科技,我们的工业怎么办?现在是1993年,我们还不怎么信赖电子产品,可万一到了20年后,30年后呢?

未来的大趋势,没有芯片就要挨打,在坐诸位,包括谢老师都是芯片方面的专家,现在咱们可能落后人家5年,10年,努力努力可能也就追赶上了,有朝一日可能还可以超跃他们。

可是真的等我们落后20年,30年的时候,到时一切都晚了,我们可能想追都追不上了,无论花多少代价,都无法打破人家的技术壁垒,只能被动挨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