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本民闷着头,倔强地拱屈着,似乎在发着狠。

“找,我跟你走!”

“我,我他么还想跟你弄一堆娃儿!”张本民咬着牙,像只卖力干活的钻山甲。

“生,我可以的!”梅桦茹更加兴奋了。

“算了。”张本民急促地喘息着,身体像触了电一样开始阵颤,但他用力对抗着抖动,然后轰出势大力沉的一个冲撞,“我他么什么都不想了,就他么想一下弄死你!”

“弄,我活着,就是为了让你弄死!”此刻的梅桦茹,癫狂到了极点,她“哦”地一声,再持续的眩晕中,像是真的死过去了一样,挺着。

张本民则像个泄了气的皮球,此时不疯不魔,只是累,想睡觉,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

一觉后,耳边有风声,还嗅到了一股海水的味道。像大醉后醒来,张本民慢慢想起了发生的事情。

还是该早点回去,时间再晚也无所谓。

张本民打了个哈欠,准备招呼梅桦茹起床,然而,伸手一摸,枕边已没了人。

疑惑着起身来,下床,拉开窗帘。

阳光尽洒。

床头柜上有张纸条,梅桦茹说这是最好的方式和结果,她走了,带着最好的和永远的满足。当然,还有很多话要讲,就留在以后吧,将来,应该还会见面!至于生意场上遗留的问题,就全权委托给他。

梅桦茹真的回澳洲去了,一声招呼都没打,她留给张本民的字条,其实并不是真心话。之所以不告而别,是因为她怕自己没有勇气离开。

张本民猜到了,也只能装糊涂。唯一能做的,就是愣愣地出神。

独自驱车回到大队的时候,已近中午。

昌婉婷表现出了特别的关心,问怎么一声不吭就一天多不露面。张本民礼貌性地一笑,说没什么,就是感到身体有些不适。

“啊,那你有没有去医院看看?”昌婉婷忙问,“有人陪吗?”

“没那么严重,多休息就可以了。”

“哦,既然这样,就别太卖力工作,好好给自己放松放松,反正这几天也没什么大事筹划。”

“一些突发事件,也让我们治安大队担心,弄不巧就会变成大事故。”张本民说着,看了看昌婉婷,道:“能不能问一下,你到治安大队来,到底想锻炼什么?”

“工作能力啊。”

“一般来说,我不太赞成女孩子在工作上有多大野心,当然,在一些技术性领域或岗位上,则另当别论。”张本民抹了下嘴巴,“一般的政界,最好不参与,我们公安口怎么说呢,有点两跨,既不是纯政界,也不是纯技术部门……”

“啊呀,刘队长,你别为我考虑那么多了。”昌婉婷打断了张本民的话,“我可能也就是一时心血来潮,想到一线锻炼锻炼,刚好兴宁是我毕业的地方,于是就来了,真没想太远。”

“哦。”张本民摸着头笑了,道:“你这关系也够强大的,都可以随便跨市跑动。”

“什么跑动啊,那是正儿八经的调动好不好,而且也不是走后门关系,是我向人事部门申请的。”

张本民听了,咧嘴无声一笑,“嗌,问个跟工作没什么关联的问题,可不可以?”

“那我先听听看?能回答就回答,不能回答的话希望你能理解。”

“肯定的,还能强人所难么。”张本民咳嗽了下,“你,有男朋友么?”

“这个……怎么说呢。”昌婉婷皱起了眉头。

“追求者众多,但你还没作出选择?”张本民笑问。

“也许,我的选择并不在目前的追求者当中。”昌婉婷说话时的眼神,传递的信息虽然有些躲闪,但也很是明显。

张本民也很是明白,不过没办法,他觉得实在不能再伸手了,于是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微笑,道:“那我比你幸运多了,我的选择,都在曾经认识且还对我有一定好感的人当中。”

“那,你的幸福空间很大了?”

“也不是。”张本民叹笑道,“心,只有一个房子。”

“懂了。”昌婉婷点头道,“你的那个她,应该会很幸福。”

“我真取让她幸福。”张本民说着,歪起头看了看窗外,“不过,世事不由人,所有伟大的理想,有时只是一个讽刺,坚定的诺言,可能也只是一句屁话而已。”

“你的骨子里有股淡淡的、天生的忧郁。”昌婉婷注视着张本民的眼,“那种忧郁,容易让女人心疼。”

“是嘛。”张本民低头笑了,“我就小小地感叹一下,怎么就忧郁到骨头里了呢。”

“我说的是真话,因为,我也是女人。”昌婉婷忽闪着大眼睛。

张本民眼神也开始闪烁起来,嘴角不由地抖动起来,笑道:“你,当然是女人,而且还是美丽的女人。”

气氛正尴尬,巧合来解围。

电话响了,办公室急电,要治安大队人员赶紧到大门口,有人拉横幅闹事。

跑到分局门口拉横幅?耍小聪明,想引起重视?这种小人最可恶!张本民一拍桌子,立马赶了过去。

拉横幅的是一名中年男子,脸上写满了悲哀和无助。

张本民看了,觉得这应该不是耍小聪明的事,背后的故事应该很曲折。

“喂,有问题想办法解决,你这样只能起反作用。”张本民走上前道。

“警官同志,我实在是没了法子,要不能来这儿拉横幅么?”中年男子道,“我知道,或许我这么一拉,本来能解决的问题也解决不了了,因为你们要考虑到影响问题,否则以后来拉横幅的会越来越多。”

张本民听后一皱眉,“既然你知道,为何还这么固执地拉了?”

“因为,我的事似乎很难解决,所以只有搏一把。”

乖下面好硬快让我进去,军人攻×浪荡诱受H文

“什么事,告诉我。”

中年男人看了看张本民,道:“你的眼睛告诉我,值得信赖。”

横幅撤了。

张本民把中年男人带到大队值班问询室。

中年男人叫钟崇翔,他的女儿在酷斯堡前台上班,晚上下班路上差点被强奸,反抗的过程中,刚烈的她扯断了施暴者的命根。等施暴者察觉到时,拿着断根就跑,想到医院接上,可是为时已晚,因流血过多,没跑几步就摔倒在地,然后长时间没人过问,死了。

“就这样,我女儿成了被告,要被判刑。”钟崇翔道。

“你女儿被判刑?!”张本民听后唏嘘之余,叹道:“是防卫过当?”

“不是。”钟崇翔道,“公诉机关认为,我女儿明知自己的行为会造成伤害,但却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最终造成他人死亡,构成了故意伤害罪。”

“什么?!故意伤害罪?!”听到这个结果,张本民忍不住火气窜了起来,“明知?在被性侵的危急时刻,还能清醒地明知?”

“没办法,施暴者是成道公司的人,他们老板背后走了关系。”中年男人擦了擦眼角,“你说,我不豁出去来拉个横幅,还能怎么样?”

听到成道公司,张本民咬起了牙,道:“走关系?再怎么走关系,事实能改么?”

“可实际上,事实就是改了。”

“你没请律师?”

“请了,还不止一个,但没什么用,刚开始都拍着胸脯保证,可后来就退缩了。最后找的一个还行,可没想到的事,到了庭上瞬间就萎了。”

张本民听后寻思了起来,看来律师都受到了威胁,不敢出庭,出庭也不敢据理力争,但也不敢跟钟崇翔讲,于是道:“这事你也别着急,欲速则不达,还是按程序走,律师的问题我帮你解决。”

“谢谢,真的谢谢,需要多少钱,你告诉我一声就成!”

“钱的事再说吧,先把事情办好才是。”张本民道,“没其他事就赶紧回吧,早点回去,我们领导也就放心了,毕竟你这横幅一拉,动静可不小。”

“我知道不妥,但已经这样了,实在抱歉。”钟崇翔说着起身,“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会全力配合。”

“好了,相信我就行,放心回去,别急躁,更别做傻事儿。”

“行,行!”钟崇翔眼中透着希望之光,“刘队长,不是我冲动说大话,以后只要有需要,我钟崇翔可以为你付出一切!不管什么,包括我这条命,都可以报答你!”

“你这么说可就给我压力了啊。”

“我只是表达下心意,其他不再说了。”钟崇翔放下手中与案子的相关材料,感激着走了。

一旁的昌婉婷问该在怎么办,从现有情况看,对钟崇翔的女儿很不利。

张本民说只要能找到律师辩护,赢面还是挺大的。

律师,是个关键,主要是必须靠谱,否则法庭上一站临时倒向,那就完了。

张本民想到了殷有方,他那个互助联盟圈子,里面都是可靠的人,或者说都是义士,绝对靠谱。

马上电话联系,碰碰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