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可能是我们身边的任何一个人。”

坐在金龙太子身边的蓝云汐怕怕的说道,之前她还抱过那个魔童呢,。

其实她倒是不用怕的,先别说现在的法尊阿略很虚弱,根本无法吞噬S级以上的超能战士。

而且蓝云汐的身上有件四季女神贝微澜送的霞衣护体,所以她不用担心自己会被此等邪魔伤害。

“禀告太子殿下,我们搜查了后营的厨房,也发现了好几具干尸。

从他们身上搜出的军牌分析,被魔童夺舍之人,很可能就是伙房里的猪匹格。”

豹人校尉接着补充道。

“那还等啥?赶紧跟本太子去搜捕。

估计此獠还没走多远,现在去追应该还来的及。”

金龙太子从主位上站了起来,他想亲自带队去搜捕夺舍了猪匹格的降世魔童。

一见太子要亲自上阵,慕容飞泓赶紧起身拦住了他。

“太子殿下稍安勿躁,先让苗舞和灵月妹妹出去看看。

她们的契约冥兽,应该能帮的上忙。”

“对,她们有来自冥界的幽冥灵猫,应该能够识别人的魂魄。

飞泓,你陪太子殿下在这里等着,我陪她们一起去。”

金发青年独孤九幽请令道。

“行,那你们小心点。

噢,对了,端辰表弟的精神力修为最强,让他也和你们一起去。”

为今之计,只能先让伙伴们去搜捕魔童了,因为普通的士兵即使遇上也是去给魔童送菜的。

而大营也不可忽视,万一魔童又反身杀回来呢,要知道金龙太子的个人安危,也是很重要的呀。

慕容飞泓不希望太子殿下发生什么意外,不然这事情就闹大了呀,而且魔童还是苗舞和璃今带进来的,到时候皇室免不了要下旨追责的。

“飞泓哥,我也想去。”

眼见几个伙伴们走了,慕容璃今也想跟去帮把手。

“你就别去了,跟我一起守在这里。”

慕容飞泓皱着眉头说道。

现在军营的主帐内,就剩下太子、蓝云汐和他们兄妹了,而匠尊矛缺久的弟子巳十六男爵也带领手下的兵士去追捕“猪匹格”了。

“滴滴滴……”

此刻,金龙太子和慕容飞泓身上携带的灵力通讯器,差不多同时响了起来。

二人接听后,对视了一眼,飞泓问道:

“想必太子殿下,也得到了有关阵前比试的消息吧?”

“不错,刚才的灵力通讯是西门咏辉伯爵打来的。

不日他就会和贵毕城的首脑一起来前线,安排这场五局三胜的比试。”

金龙太子并没有隐瞒这件事,而且他估计飞泓也接到了同样的消息。

谷“这就是了,刚才的通讯是家父从重海城打来的。

他们也接到了通知,让我们即刻去前方的军营里报到。”

本来这件事倒没啥大不了的,却不料会发生了魔童这件事,所以飞泓正在考虑是先抓捕魔童,还是立刻就带着伙伴们赶到前方和夏木乔光他们汇合。

“这样吧,我看咱们先等等,如果实在搜捕不到魔童。

本太子就下令移营,在你们重海城的军队附近找个地方暂时扎营。”

寻思了一下,金龙太子还是认为这次维和的使命比较重要,这是他第一次率领帝都的大军执行任务,也是父皇对他的考验,所以万万不容有失。

不过他错了,轩辕星唐忽视了魔童会带来的灾难,才导致法尊阿略得以逃脱,最终酿成了整个帝国长达十年之久的战乱时代……

法尊阿略就是个天降的魔星,也是挑起下界战乱的罪魁祸首!

话说,酒尊凌痴公子和爱人四季女神贝微澜,被其父亲镇天圣主软禁在一个隔绝的修炼空间里了。

这一日空间里发生了剧烈的震动,空中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空间裂缝,将盘膝修炼中的凌痴公子和贝微澜吸扯了进去。

这是一个鸿蒙元气异常充足的世界,让凌痴和贝微澜很不适应,就连呼吸都显得比较困难了。

只见一棵参天大树的顶端,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正微闭着双眼在冥想苦想呢。

“凌痴,这里是什么地方呀。

老何船上弄雨婷第14章,再用点力很快就出来了

怎么会有这么浓郁的灵气,我的神府穴都快被撑爆了呢。”

四季女神贝微澜一脸懵逼的问道。

“减慢呼吸的频率,慢慢吸收神府内的鸿蒙元气。”

凌痴公子不愧有个圣主级的老爹,他知道这里充斥的是鸿蒙元气,而非神界的那种灵气。

怎么说呢?真说起来灵气就是鸿蒙元气转化来的,可密度和数量不能相提并论,灵气远远无法和鸿蒙元气相比。

就像酒不能和纯酒精相比一样,灵气是稀释过的鸿蒙元气。

“凌痴,我快受不了了。”

贝微澜痛苦的倒在了凌痴公子的身上,她的修为境界要比凌痴低上一级,乃是个有封号的专属神祇。

好吧, 其实凌痴公子也有些受不了,他虽然是个神尊,但也不能长时间的待在这种地方呀。

“洞天如意酒葫芦,收!”

抬手祭出自己的本命神器,凌痴公子打算让自己和贝微澜躲进神器的内部空间里去。

“封!

这么好的鸿蒙元气,为何不吸收呢?”

好家伙,还没等洞天如意酒葫芦把凌痴和贝微澜收进去呢,树顶上的老人,就伸出一根手指把葫芦口给封住了。

“敢问这位大能前辈,此界为何处?

我……我们实在承受不起这么浓郁的鸿蒙元气啊!”

凌痴公子一头黑线的问道,能去随手就封印他本命神器的存在,怕是就连他的父亲镇天圣主,都无法做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