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应了下来,直接把电话挂了,后面排队打电话的人看她又开始拨号,有些不耐烦了,催促道:“你快点行不行?”

“我花钱了,我想打多长时间打多长时间,你管得着嘛?”王慧梅言语尖酸的骂道:“穷鬼东西。”

电话号拨了出去,陆峰刚准备去洗澡,电话又响了起来,接起电话道:“哪位啊?”

“陆总,是我啊!”王慧梅对着电话里的语气格外的温和,说道:“实在不好意思,打扰到您了,我跟黎志齐说了,人家根本不怕您,这个人就是嚣张,就得治治他,您给他打个电话,骂骂他!”

陆峰听着电话里的话很是无语,自己在她眼里算什么?

对付孩子的鸡毛掸子还是拖鞋?

“我这很忙,您家里的事儿,还是自己处理。”陆峰回复道。

“不是啊,这也是单位的事儿啊,您是领导,他这个样子怎么能完成工作呢,就是一个电话的事儿,我求求您了,我家里面不容易......。”王慧梅说着话哭腔出来了。

陆峰听的是一个头两个大,真不知道王慧梅到底想干什么,如果是想要揭发黎志齐,就应该拿出相应的证据了,现在怎么感觉像是要吓唬吓唬这个人。

电话那头苦苦哀求,连哭带闹的,就差给陆峰跪下了。

“行吧行吧,电话号给我!”陆峰无奈道。

拿到电话号后,陆峰给黎志齐打了过去,顺便也探探他的口风。

黎志齐是一万个不相信王慧梅这样一个没啥见识的老婆婆,能联系到集团老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心中格外忐忑。

电话铃声响起,寂静的屋子里显得格外突兀,黎志齐被吓了一跳,看向电话拿了起来,试探性的问道:“谁啊?”

“我是佳峰电子集团董事长,陆峰。”电话里传来陆峰的声音。

黎志齐也不知道真假,不过电话那头传来的口吻,绝不像是一般人,他急忙道:“陆总好,您还没休息啊?您别太累了。”

“打电话给你,就是你丈母娘说,家庭不太和睦?作为天津厂区的骨干,现在正是新厂区攻坚的时候,处理好家事儿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你说呢?有啥多沟通,没有说不开的。”

“是是是,您教育的是,我一定照办,您受累,我听说,我小姨子是给您孩子当老师是吧?”黎志齐试探着问道,他感觉的出来,自己似乎找到了一条平步青云的路,如果能抓住这条线,就算是江总在他面前,又能算得了什么?

更何况一个小小的孙总。

“是啊,我那天去看了看,厂区一切都挺好,有没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情况,你可以反应一下。”陆峰给了他几回。

“没有,现在厂区在江总的带领下一切都好,就算是有点小问题,也劳烦不到您,如果让您出面,我们下面这些人不就是吃干饭的了嘛?”黎志齐谄媚的笑了笑道:“您是掌舵人,我们顶多算是个力工,您指向哪里,我们就冲向哪里。”

“你确定没问题?”陆峰沉声道。

“额.........。”黎志齐心头一惊,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电话里的声音是那么熟悉,可是一时间也想不起在哪儿听过,尤其是这种质问的口吻,很熟悉,一时间想不起来,回答道:“确定..确定没问题啊,您放心。”

“好,我挂了!”陆峰说完把电话放下了。

黎志齐听着电话里的盲音,背后已经冒出一层冷汗,大呼了一口气,坐在沙发上心思飞转,他还是不能跟现在的老婆离婚,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个大机缘。

可是一想到王慧梅那副嘴脸,黎志齐就一阵恶心,他承认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挣了钱后身边的女人多了,可是他也只是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外面养了三五个女人,出去应酬洗完澡经常陪着上个二楼,就这点事儿啊。

王慧梅认为是黎志齐恶心,自己不过是犯了天底下丈母娘都会犯的错误而已,让他把所有钱的上缴到自己这,给闺女一个保证,当时也说了,只要收入百分之九十五上交,他洗完澡爱上几楼上几楼。

黎志齐想了想还是打电话过去,毕竟这样的机会不多,他得抓住,这一年他从一个酒肉二混子到现在的位置,他太明白机会的重要性了。

电话接通后,黎志齐的话语瞬间软了下来,温和道:“妈,陆总给我打电话了,教育了我一顿,我立马顿悟了,家庭才是第一位,放心,以后我肯定会对媳妇好的。”

“哼!”王慧梅嗤笑一声,显然这一场争斗她占据了上风,开口道:“我告诉你,外面的乱七八糟你给我断个干干净净,把你的钱都给我交上来,还有,我现在也没个工作,你媳妇也没个工作,你不能自己飞黄腾达了,就想撇下我们家飞吧?”

“是是是,以前是我不对,明天您到公司来,我给您安排,我媳妇现在怎么样了?严重不?”黎志齐关心道。

2022最好看(拍戏床戏被肉高H纯肉H在水)全章节阅读

“挺好的,明天出院,我告诉你啊,小鸭这闺女可是随时能联系上陆总的,人家一句话能让你起来,一句话就能让你下去,明白嘛?这电话费挺贵的,不跟你说了,你自己琢磨琢磨!”王慧梅说完直接把电话挂了。

黎志齐放下电话,心里有些不痛快,现在反而让她拿捏了,他可不是被人拿捏的人,琢磨了一下,认为关键地方在小姨子那,自己要是把小姨子拿下,岂不是跨过了丈母娘这个中间商?

王慧梅回到病房,坐在那跟自己大女儿聊着天,她觉得小鸭长得也不差,那个陆总也挺年轻,就琢磨着让小鸭慢慢接近陆峰,悄悄当个小的,那不是在佳峰集团一手遮天了嘛?

“人家有老婆,再说了,她在学校,去哪儿接触人家啊。”大女儿嘀咕道。

“你傻呀,他那孩子不是小鸭班里的嘛,就说给他孩子补课,一来二去的,不就成了?这事儿明天跟她说,得让她主动点。”王慧梅心里暗暗盘算着。

这一夜,注定是个思绪纷乱的夜,工棚里的农民工睡不着,工资若是没着落,可怎么回家啊,黎志齐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努力回想着小鸭喜欢什么,怎么能把俩人绑到一块去,而王慧梅则是畅想着自己去厂子找个工资,以黎志齐的关系,能发不少钱。

次日一早,陆峰坐在餐厅吃着早饭,看着手里的早报,马上一年快过去了,国家的各项经济对外进行披露预估,今年预估全年GDP增速为百分之三十(实际为百分之三十六),粮食四亿五千万公斤、汽车产量一百三十三万辆(包括摩托车一切机动车)。

陆峰看着这些预估的数据心里也是颇为震撼,尤其是GDP增速,真的是把他吓到了,不过一想现在银行的储存利率高达百分之十几,百分之三十的增速也不足为怪了。

如果按照货币购买力来算,1990年陆峰手里小一个亿的钱,相当于1994年底的两个亿,这是一个疯狂的年代,工资在暴增的同时,物价也在起飞。

翻看完各项数据,其中轻工业增长速度最快,家电、自行车、鞋帽等产品价格与几年前相比已经是拦腰斩。

从1995年开始,国内收紧储蓄利率,经济才真正的走稳站好,经历了前面几年老大哥带来的恐慌,渐渐的越走越稳,经济开始扎实起来。

翻看了一些重要报纸,上面的一些重要讲话,依然是坚持轻工业,国有企业推进重工业,全力吸引外资,经济为一切让路,同时要求严格执行计划生育。

“这钱啊,跟纸片子似的,当初的万元户,现在已经在城里遍地都是了。”陆峰有些感叹的把报纸丢在一旁吃起了饭,所以不管身处任何时代都要努力挣钱,要不然货币贬值会把你变成个穷鬼。

吃过饭不过早上八点钟,陆峰换好了衣服下了楼,尽快把这边的事情解决,董事局会议前得赶回去。

他已经决定了,把新厂区这款烂肉好好清理一下,并且在开年全面排查,钱本来就不够,下面还这么多硕鼠,不弄死他们,陆峰真对不起在外面搞钱的自己。

早上七点多的时候,三辆推土车开进了工地,黎志齐开着车到了工棚前,脸上有几分倦意,显然昨晚没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