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他被黄飞虎踢了一脚,撕裂了伤口。

“没事,牧哥,这点小伤不影响。”

杨毅朝着李牧咧嘴一笑,强忍着肋下的刺痛。

“到时候我们按计划行事,你实在坚持不住就束手就擒,千万别硬撑。”

李牧若无其事地踢着一块小石头,目光却似有似无地瞥向街道两侧齐人深的绿化带。

“牧哥,你的计划确定无误吧?”

杨毅路过一个垃圾桶,从里面抽出一根两米长的钢管。

“冒险是冒险了点,但只有这样,才能顺藤摸瓜找出这些人的实验基地。”

李牧这个计划最大的依仗就是黎天罡!

希望明岚没有骗自己,那句口诀真的可以让黎天罡在五秒之内来到自己身边。

“嘿嘿,不过我就喜欢冒险。”

杨毅掂量着钢管的重量,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眼眸中狂性大发,期待一场热血厮杀。

“杨毅,小心!”

突然,李牧感觉额头一紧,脑袋发胀,他毛骨悚然,心脏惊悸。

完全是本能反应,李牧朝着杨毅一声大喝,一把推开杨毅,同时身躯颤动,脑袋猛地向左偏移。

几乎同一时刻,两道激射而出的子弹从李牧和杨毅的中间怒冲而至,擦着两人的太阳穴飞驰而过。

还好两人反应敏锐,生死之间逼出极限速度,才堪堪躲过这场死亡狙杀。

但两人的太阳穴部位还是被擦出了一道血痕。

李牧率先行动起来,一脚猛地踢出脚下的小石块,小石块划破夜空,犹如怒射的子弹射向前方二百米处一颗高大的梧桐树。

“啊!”

只听一声惨叫,一道人影从梧桐树上跌落而下,死死捂着胸口处。

“去死!”

杨毅如同一头发怒的猛虎,手中钢管猛地投掷而出,仿佛怒龙出海,冲向另一棵梧桐树。

一道人影嗖的从梧桐树上窜了下来,手中拿着一把狙击枪,犹如猿猴般轻快灵活。

杨毅出招慢了一步,并没有打中另外一个狙击手。

“四海商会还真看得起我们兄弟,竟然派出了狙击手。”

李牧的右手中悄然出现一把匕首,在黑夜中发出惨白的凌冽光芒。

他目光如刀,扫视四周的绿化带,冷喝道:“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蹭蹭蹭!

随着李牧话音落下,街道两侧的绿化带中黑压压冲出三十多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大汉。

每个黑衣大汉手中都拎着一根一米长的钢管,面色冷酷,三十多人黑压压地朝着李牧和杨毅走来,带来强大的压迫气场。

“你们这两个小子还真难缠,为了对付你们,我们可是准备了多套方案。”

这时,两道人影从李牧和杨毅的背后慢慢走来。

其中一人就是刚才的面具青年,不过现在他已经摘下了面具,嘴角处还有未干的血迹。

此刻,他看向李牧的目光怨毒无比。

刚才,就是这个小子在酒吧伤了他。

另外一个,则是白发青年,脸色苍白无比,一双眼眸却猩红如血,透着嗜血的光芒。

在他的双手处,伸展出两只钛合金利爪,就像电影里的金刚狼一样,异常锋利。

李牧和杨毅转过身看向两人,李牧的目光首先锁定了那个白发青年。

兽化者!

这绝对是一个返租后的兽化者,从他的眼眸中,李牧看不到一丝人性,全是妖兽的冰冷和嗜血。

“四海商会助纣为虐,甘愿沦为穆家和华天集团的走狗,残害楚天市武者,你们,妄为楚天之人。”

李牧脸色很冷,对于华天集团和四海商会的恨意远超京都穆家。

“哈哈,小子,现在的世界强者为尊,你竟然和我讲什么地域区别,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打扮花哨的青年听到李牧的话,不由得哈哈大笑。

李牧的话在现在的世界确实显得很幼稚。

但李牧却一直在坚持自己的原则和底线。

像华天集团和四海商会这样勾结外人残害楚天武者的无耻行径,李牧绝对干不出来。

“既然如此,那就别废话了,”

李牧身躯缓缓弓起,整个人的气质随之一变:“杨毅,你先缠住那个白发青年,我先击杀此人。”

随着一声暴喝,李牧犹如猎豹一般朝着花哨青年暴冲而去,凌厉的杀意笼罩而出,让花哨青年全身紧绷。

同时间,杨毅双腿猛地一蹬,脚下地板当场碎裂,宛若发射而出的炮弹,魁梧雄壮的身躯震得地面都在颤动。

“死来!”

瞬息之间,李牧来到花哨青年两米之外,高速奔跑的身躯骤然止住,左脚猛跺大地,以此为轴,右腿疯狂甩动,轰向花哨青年腹部。

花哨青年脸色大变,急忙把双手护在身前,想要用双手抵挡李牧暴击而来的右腿。

轰!

啪!

李牧钢鞭般甩动的右腿轰然砸在花哨青年的手臂上,可怕的冲击力当场粉碎花哨青年的双手,十指尽断,血肉模糊。

巨大的冲击力量犹如海浪般冲撞在花哨青年的腹部,花哨青年脸色顿时煞白,一口鲜血夹杂着血肉碎块仰天喷出,高大的身躯竟然像个沙包一样被狠狠撞飞。

被老男人做得好爽短篇小说(耸动娇喘)最新章节列表

砰!

花哨青年身躯撞在路边的梧桐树上,恐怖的力量把粗壮的梧桐树撞得当场折断,在一阵“呻吟”声中轰然倒地。

花哨青年从树干上滑落,瘫坐在树下,气息萎靡至极!

一招!

花哨青年万万没想到,此人的实力会如此恐怖,自己虽然还没觉醒,但也是个外劲圆满的高手。

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连一招都抵挡不住!

“杀了他!”

花哨青年朝着另一边的黑衣大汉断然下令。

轰!

三十多名黑衣大汉呼啦啦朝着李牧涌了过去,手中钢管高高举起。

然而,李牧根本不理会这些黑衣大汉,双目含煞,脚步急速滑动,宛若鬼魅一般来到花哨青年前面。

手中匕首出手如电,在暗夜下划出一道冰冷的弧度直取花哨青年喉咙。

噗嗤!

刀锋划过,人头落地!

一道血柱喷溅而起,染红了李牧的头发和衣服。

“来啊!”

李牧转过身对着那三十多名黑衣大汉怒喝。

此刻的少年满身是血,就像爬出地狱的浴血修罗,三十多名黑衣大汉看到李牧现在的模样,竟然迟滞着不敢前进一步。

“给我杀!”

这时,一道没有感情的声音响起,那个白发青年轰退杨毅,走到人群前面,重新带给黑衣大汉向前拼杀的勇气。

“杨毅,杀!”

李牧诡异疾速施展开来,朝着白发青年暴冲而去,浑身力量灌注双拳,直取白发青年胸口。

“杀!”

杨毅像一头猛虎般冲出,双目血红,满脸含煞,魁梧雄壮的身躯在即将碰到人群的时候突然一个偏转。

突然之间来到人群右侧,并掌如刀,巨大的手掌携带着刚猛的力量骤然拍在一个黑衣大汉的脖子处。

咔嚓!

黑衣大汉的脖子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倒折至后背,当场身死。

杨毅一把夺过黑衣大汉的钢管,一脚踢在一个黑衣大汉的身躯之上,借助反震之力凌空而起,手中钢管如毒蛇般暴击,每一次都精准击打在黑衣大汉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