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偌大的房间回应她的只有回声。

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不对劲,直接翻身坐了起来,往四周打量了一下,抬高音量大声喊着,“秦子臻,你在哪里?”

连着叫了几声还是没有人回应,她终于慌了,连忙下床在房间内寻找了一圈。

结果自然是没有见到秦子臻的身影。

她又回到床的附近,这时才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一封信,拿过来一看,上面赫然写着几行字:秦太太林嘉安收。

这字迹与口吻,不用多想都知道出自谁之手。

这个时候她才恍然间明白秦子臻去了哪里。她手上攥着那封信,怒火、委屈和害怕交杂在一起,抱着这样的情绪她奔上了三楼书房,又凭借着记忆进到了暗间。

暗间内已经没有了秦子臻的身影,但那部手机赫然摆在茶几上。

她忐忑地打开了书架,发现那本小说还躺在其中后,才胆战心惊地松了一口气,接着她按照上次地操作进入到了那个空间中。

又是那条熟悉的通道,但现在她已经没有了观看的心情,不管不顾地奔跑了起来。

哪怕等她又见到那布满了齿轮、伫立着故事眼的空间后,也不敢停下。

因为她看见秦子臻就站在巨眼前,表情平和,像是已经和巨眼达成了某种交易。

“秦子臻,你在干什么?”她大吼出声、几乎破音。“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秦子臻感受到她来了,震惊地转身看向她,但是却执拗地抿着唇,似乎是不想透露出半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也不为自己做任何辩解。

“你给我回来!”看着他这副模样,林嘉安的惊恐落到了实处,她一边大喊泪水一边往下滚落,喉咙深处挤出像困兽般的嘶吼。

“安安,对不起。”他说。

林嘉安不听,只顾着向他跑去,却没有发现自己怎么努力都没有拉近和他与故事眼半分的距离。

他张了张嘴像是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也没有开口。

“你给我回来!秦子臻。”林嘉安几乎是嚎啕大哭,“你别这样,你这么做我会讨厌你的,我肯定会讨厌你的!我再也不会理你了,回去我就和你离婚!”

“安安你别说气话。”秦子臻勉强地笑了一下,从喉管中挤出了一声呜咽。

这模样不知是喜是悲。

“我不是气话,不是,我说到做到的。”

秦子臻抿了一下唇,露出了一个极其难看的笑,然后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一个红色封皮的东西,是两人的结婚证。

“结婚证在我这里,只要我不出面,我们就不会……不会……”不会什么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像是被什么东西堵在了喉头。

林嘉安还想说些什么,就见故事眼的红光闪烁了一下,然后秦子臻的身体一僵。

“安安,你的胃不好记得吃早饭,不许再熬夜了,到点就要休息,在外不可以喝酒记得好好保护自己,睡觉多盖几层被子免得晚上踢被子,不要太冲动,如果遇见了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找……”他一顿,选择跳过那句话。

“安安,你要忘记我。”他说,然后慢慢走近故事眼,像是要融到其中。

“我不,我不要!”林嘉安伸手去够,却怎么也够不着,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方才跑了那么久都是徒劳无功,故而心中越发绝望。“秦子臻,我不要!”

但她却眼见着秦子臻走近了故事眼,手掌触碰到那个虚体。

下一秒空间中卷曲大风,是故事眼在吸着什么。

-“林嘉安,再见。”故事眼说。

林嘉安不愿听它说了什么,她内心惧怕不止,越发努力地想要跑向秦子臻的方向,脚步错乱了也没有发现,最后竟然戏剧性地摔倒在了地上。

秦子臻一愣,立刻就想跑向她,是故事眼的一声叫喊让他停在了原地。

娇妻终于接受了3p全文阅读|舌尖伸入湿嫩蜜汁呻吟

“安安你要乖!”他说着,也感受着身体渐渐被吸进去,像是要进入到另一个时空,如潮的惧怕也席卷而来。

因为自己未知的未来、因为迷蒙的前路、更因为林嘉安。

他瞬间脑袋一片空白,大喊着对试图重新爬起来的林嘉安说:“安安你要记得我,我不要你忘了我了,你要记得我。”

林嘉安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戏剧元素叠满,她崴了脚,无法再站起来,于是只能连滚带爬地朝着那个方向慢慢前行,嘴中还念念有词让他回来。

可人生就是如此,很多事情都是徒劳。

她付出了再多的努力,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秦子臻逐渐彻底融入故事眼、逐渐从自己的眼前消失。

她伸手去够,秦子臻也伸回了一只手,两人用尽全力想要触碰,中间却像是隔了几个兵荒马乱的世纪,终究无果。

在彻底消失的前几秒,秦子臻一字一词清晰地大喊着:“安安,你忘了我吧!忘了我吧!”

尾音落下的那一刻,他随着声音一同离去。

林嘉安不再挣扎,无力地瘫坐在原地,看着那个不再放光的故事眼、看着已经全部停下的齿轮、看着秦子臻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

不知过了多久,她嗅到寂静无声、空无一人的空间内飘过一丝木质香水味,可只在一瞬间又散去了,没有留下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