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米尔和乔安娜则是早就习以为常,进了卧室将书包和箱包放下,简单收拾过后到了洗手间洗漱完毕,再次出现在餐桌旁就见郑建国手边上放了个文件夹。

这是两人第一次看到他在进餐时会看东西。

卡米尔不禁有些好奇:“那是什么?”

“这是人类的未来。”

郑建国语气轻松的歪了下头将资料交给身后的大约翰,坐在桌子旁的卡米尔满眼好奇:“未来?你的发明?”

“不是,是研究。”

郑建国看着两人坐了,也就拿起刀叉切了块牛排,叉起后冲着二人开口道:“人们常说大地是养育了万物的母亲,而实际上这句话是错误的,在地球上出现的所有生物,都离不开太阳的能量,植物的生长动物的进化,乃至于人类的未来发展,也都取决于对太阳的利用。”

“那太阳才是万物的母亲?”

卡米尔瞬间瞪大了眼的时候,乔安娜却眼神闪烁的开口道:“那肯定有父亲的,否则没有小蝌蚪的话,母亲也没办法生下孩子。”

“——”

眼瞅着话题已经歪了,郑建国便将原本没打算给两人说的研究扔出脑海,这并不是说他不想给两人科普下物理学知识,而是他说的这些东西太过前沿,不说两人才上11年级,就是大一学生也不一定能看懂。

实际上,当郑建国第二天拿着资料找到哈佛大学费舍尔教授的时候,这位正教授也是拿着看了好一会,才弄明白他要干啥:“亲爱的郑,我感觉你应该不是要搞托卡马克装置吧?”

“当然,托卡马克装置别人搞过了,我想以学校的名义申请人造太阳计划——聚变反应堆。”

郑建国摇了摇头说出了个让费舍尔目瞪口呆的话,只见这位须发皆白的老教授嘴皮子哆嗦了两下,才答非所问道:“我,我并不是核物理专业——”

“嗯,我知道,所以我说的是我想以学校的名义,您帮我做个项目申请怎么样?”

郑建国当然知道费舍尔的专业是固体物理学,毕竟两人在一起干了都两年多时间,对于这位的本事他还是比较清楚的:“学校资金要是不宽裕的话,我可以自己掏钱搞。”

费舍尔好似明白到什么的样子走了,郑建国不禁松了口气,便感觉自己之前的计划是真的没有变化快,他都决定在拿到行医证前不再胡乱开项目了,没想到这才个多月就打破了先前的计划。

人造太阳计划,这是个埋藏在郑建国记忆角落,还是落满了灰尘上面又压了些其他东西的记忆。

如果不是之前想起月球上丰富的氦3,郑建国便拍了脑门让费舍尔去申请月壤拿来研究,他也不会想检索下相关资料,也就不会发现这个时候能利用氦3的装置还没出现——这也是全世界没有发现氦3价值的地方。

而如果没有发现氦3价值,那么郑建国去月球的计划宣传将会大打折扣,和苏维埃的竞争说服力也会降低,于是按照往常的逻辑思维,便决定在这方面推动一把。

只是,郑建国没有想到费舍尔的计划才交上去两天,他便在医院办公室里见到了个绝对想不到的人:“马修,是什么风把你给吹过来了?”

“当然是你把我召唤过来了,确切的说是你交的两份申请。”

身材修长的马修在进了屋后,身后的奥古斯都便转身出了门,还把门给贴心的带上,留下屋里的马修继续说起道:“虽然是顶着哈佛大学的名义,郑,你打算用这两个项目做些什么?”

“噢——”

瞥了眼门口的奥古斯都,郑建国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面现探寻的小声嘀咕道:“现在这里说话安全吧?”

“当然,我让他们开了屏蔽器。”

马修转头看了眼巨大的落地窗,回过头来后继续开口道:“你这两个计划涉及到了一些敏感领域,热核技术对于任何国家来说都很麻烦,特别是你提到的人造太阳计划,这可不是什么石墨烯电池所能比的。”

“噢,马修,我以为你很聪明。”

郑建国飞快点了下头,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门比划两下,接着面现迟疑的开口道:“你想想,想下我为什么会通过费舍尔以大学的名义提交,还有我为什么会在申请月壤之后,又提出了这个项目——”

“——”

马修白皙的面颊上闪过了道郁闷,瞅着郑建国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不禁眨了眨眼后摸了下鼻头又叹了口气,修长的食指一指道:“闭嘴,不许说。”

“ok,那我不说。”

郑建国面上现出了古怪的神情说着转过头,眼眸深处闪过了道冷意后,端起了旁边的咖啡凑到嘴边喝起,面上恢复正常的继续道:“如果一切正常的话,我会在结束住院医培训后,选择休息一段时间,那个时候很可能会到安东诺夫设计局转转。”

“你不用解释,我能理解你想要破局的心思,虽然它不是主要因素——”

听到郑建国果然提到了苏维埃,马修不禁是面现古怪的说起,目光在他面上飞快打量后开口道:“你的警惕是对的,那些天鹅中有一只被人拔了毛,不过好在拔毛人在天鹅身上留了些生物材料,我已经让奥布里提取后分析了,我走了。”

“你不坐会?你连坐都没坐!”

郑建国挑了下眉头问到,马修却直接转了身离去:“坐什么?坐下让你继续嘲笑?我可没有自虐的爱好,那群笨蛋真是蠢到无以复加的无药可救——”

嘴上骂骂咧咧的马修拉开门走了,奥古斯都转头看看老神在在的郑建国,微微点头致意后飞快追了上去,只是却没开口问出什么,直到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车:“郑怎么说?”

“蠢货,一群蠢货,简直特么的是一群猪!”

马修开口连着骂了几句,头也没回的看着车子启动后离开停车场,大手一摆道:“幸亏他们还知道霸权计划,也知道这是通过哈佛大学申请的,可竟然依旧蠢的像猪认为郑是别有用心——”

“噢。”

听到霸权计划四个字,奥古斯都好似明白过来的面现惊讶道:“这个项目立起来,可就能让苏维埃跟着竞争了,而且还是郑跟着参与的,这应该能引起苏维埃的重视——”

马修不置可否的转头过来道:“是不是像一群猪?”

“咳——”

想起那几位的身份,奥古斯都歪了歪头又摊开了双手晃晃,便决定跳过这个话题:“那这两个申请,就可以批准了?”

“当然,我想郑会有办法应对的。”

有鉴于先前郑建国的眼神,马修便将这个事儿给扔到了脑海之外,然而等到俩月后奥古斯都再次找来时,不想就听到了个似曾相识的说法:“哈佛大学不愿意投入这么大笔钱,郑认为他可以独自承担这个项目的费用,不过考虑到之前的合作关系,他问咱们有没有拿钱打水漂的想法。”

“打水漂?”

马修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望着满脸探寻的奥古斯都正色道:“郑打算要多少钱?”

“10亿。”

奥古斯都开了口的时候,马修却没有感觉到惊讶,因为低于以亿为美元的项目,那对苏维埃来说也没啥意思。

王小蒙一把握住的鶏巴,极品人妻被浓精喂饱

仿佛察觉到马修的疑问,奥古斯都又开口道:“只是,如果郑出资的话,那么他就会邀请全世界范围的科学家加入这个项目。”

马修探手敲了敲桌子,邀请全世界范围的科学家,欧美方面就不说了,肯定还有共和国那边的科学家,当即开口道:“那我给他找三亿,再让哈佛出三亿,剩下的郑负责,我就不去找他了,你有空去一趟,问问这个钱是不是真的打水漂?”

“好的,正好我要去趟商学院。”

奥古斯都点了点头走了,留下身后的马修摸起电话拨了个号码,语气轻松道:“嗨,郑,最近忙的怎么样?”

电话对面,郑建国探手止住了艾斯特的动作,开口道:“还不错,住院医培训结束了,专科培训还没开始,我正打算轻松几天了,你忙的怎么样?”

“哈哈,我可比你轻松多了,奥古斯都先前提到了你的新项目,我感觉可以掺和一下,具体你们见面谈。”

马修的声音略显轻松,只是落在郑建国耳朵里却听明白了他在说什么,不过这也在他的预料当中,于是便开口道:“这个和人类基因组计划不同,这种研究有很大概率不是咱们能亲眼看到的成功——”

“那就给我的儿子看好了。”

马修的洒脱还是出乎了郑建国的预料,不过考虑到这货的身份而言,郑建国也不得不承认有钱就是好,我用不到时候让儿子享受也可以?

又聊了两句挂上电话,郑建国捋了下艾斯特的垂发正要动手时,办公室便被人敲响,接着安迪的声音传来:“BOSS,FBI高级探员马库斯来了。”

“好的,让他进来。”

想起这位接了奥布里班的高级探员,郑建国冲着艾斯特点了下头:“去给探员先生倒杯咖啡来。”

与身形高大的奥布里相比,马库斯的身形矮小面容枯瘦,以至于郑建国不禁开始怀疑是不是乙肝携带者:“嗨,马库斯探员,我想您给我带来了个好消息?”

枯黄的面颊上闪过了个歉意神情,马库斯扫了眼办公室后开口道:“抱歉,郑先生,关于炸弹客我们还没发现更有价值的消息。”

“我要说这是意料之中的,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郑建国探手做了个请坐的手势说过,到了自己宽大的办公椅上坐下,只见马库斯挑了挑眉头不置可否的道:“实不相瞒,自从我加入FBI以来,像这种没有消息的结果,才是常态。”

这点郑建国倒是理解,在他看来就和大多数癌症患者,都在确诊后医生们的同情心那样,都是各自工作的不同常态而已。

让郑建国好奇的是,这家伙先前说的是关于炸弹客没有更有价值的消息,便在艾斯特给他端了杯咖啡后开口道:“那么在这个炸弹客之外——”

点了下头,马库斯瞅了眼旁边身穿白大褂面颊精致的艾斯特,一副想让她回避的样子时,不想郑建国接着开口道:“那个,你不会不知道她是我的女人吧?”

捋了下耳畔的垂发,艾斯特神情不变的双手放到白大褂口袋里时,马库斯当然知道郑建国这么说的原因,而事实上他非常清楚这两人的关系,只是没想到这货会直接开口挑明:“我会以为你不承认了。”

郑建国笑着开口道:“你要是早问的话,我早就告诉你了,当然出去我是不承认的。”

马库斯跟着笑了,从神情坦然的艾斯特面颊上收回目光,心中不禁有些嫉妒这货的艳福不浅,嘴上却没停下的开口道:“我那边会送来几份检验材料,要做个DNA序列检测,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相似性——”

郑建国神情一愣,接着面带好奇道:“谁的私生子吗?”

“不是,是奥布里走的时候,把所有技术员都给带走了——”

马库斯面现无语的摇了摇头时,郑建国也就明白他是借着机会让人来学习,不禁眨了眨眼后开口道:“当然可以,就像之前和奥布里合作那样。”

“既如此,那就多谢,我就不打扰了。”

目光在艾斯特脸上扫过,马库斯冲着郑建国微微致意后转身离开,留下艾斯特抿着嘴的走到了他面前:“我爱你——”

转过身任由艾斯特的热情撒在脸上,郑建国便将她轻轻的拥住,和比他身高都差不多的卡米尔不同,艾斯特属于娇小可人的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