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成了红家的上门女婿,一系列稀奇古怪的事情全都让他遇上了。

“哎,不知是福还是祸?”

“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更何况是绝色美女扎堆的地方,是非不是一般的多。”

天天给人家擦屁股,冥王也是累够呛。

万幸,他不是一般人。

每晚启动灵力修复省心,竟然变得越来越强大。

先是治好了红家大小姐红彼岸和三小姐红水晶身上的隐疾。

然后发现七鬼的鬼魂躲在红家大宅,幽魂迟迟不肯回归地狱。

没办法。

看在七鬼宁可灰飞烟灭,也不愿意投胎的份上。

冥王大发慈悲给七鬼找了七具尸体附体,从新做了人,结果犯了忌讳,被冥王老祖封了法力,只能一点点的重新修炼。

接着。

红家大管家黑夜被千年乌贼精附体40年,冥王更是耗费灵力解救黑夜。

竟意外帮助千年乌贼精功德圆,满得以升天。

现在自己最爱的小娇妻红扶桑突然成了双魂体,一半的灵魂来自我万家千金万娇娇,而万娇娇恰恰是万楚楚的堂姐。

这一切太过诡异。

最厉害的还是小乞丐本尊。

竟然是华夏国最尊贵的叶赫那拉家族唯一的继承人,叶赫那拉小少爷。

一路走来跟做梦一般。

“哎!”

冥王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一天天的,还没洞房呢,就招来那么多事。”

“还是鼓捣我的丹药和膏药最靠谱。”

不想了。

专心研究治病救人的膏药和养生酒,才是冥王所愿。

夜深人静。

红家的主人和佣人们进入深度睡眠。

冥王走进炼丹房,开始鼓捣丹药和膏药。

闻了闻中草药的香味。

冥王高兴地点点头。

自言自语道:

“小夏这丫头真不错,选的药材都是精品。”

“等考试成绩出来,定要给她一个大大的奖励。”

想着,冥王开始专心制药。

夜深了。

最合适炼丹了。

冥王前几天让工匠特意在红家独立的小院一个偏僻的房间,修建了一个炼丹炉。

炼丹炉的草图也是冥王画的。

当时工人们私下里还嘲笑他,互相开玩笑。

“红家上门女婿真是奇怪,都什么年代的,还在家里垒炉子。”

“可不是吗,听说红家的上门女婿喜欢做饭,厨艺了得,莫不是想单独做个小厨房,撸起袖子当厨子吧?”

“别瞎说,红家有厨房,而且非常气派。”

“这个东西真是奇怪,圆鼓隆冬的,到底干嘛用的呢?”

工人们围着图纸琢磨,百思不得其解。

“既不像农村的大灶台,又不像传统的蜂窝炉,看上起稀奇古怪的。”

“咦!感觉像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

“哈哈……还太上老君呢,反正上门女婿闲着没事,鼓捣着玩儿呗,我们别管这么多,干好自己的活,挣到钱就行。”

“……”

冥王自然是听到了工人们的对话,他也不在乎。

堂堂冥王,怎么会跟凡夫俗子一般见识。

精挑细选的黑石作为炼丹炉的支架,找人专门定制的圆形铜炉架在上面。

挑战黑人34厘米巨 校花的yin荡呻吟小说

炼丹炉的明火虽然比不上地狱冥火。

但,对于冥王来说,炼丹足够用了。

最重要的还是火候的把控。

冥王把30几种中草药按照比例配好,然后运用灵力捣碎,全部念成粉末。

采用无根之水和井水各一半。

运用灵力把水和中药的粉末糅合到一起,糅合成足球大小的七颗丹药。

每颗丹药足足有20公斤重,那是压缩的精品。

很显然,这丹药不是用来直接吃的。

冥王小心翼翼把七颗丹药放在炼丹炉中,黑乎乎的丹药看上去实在并不怎么美观。

冥王再次启用灵力,隔空瞬间点燃明火,同时引入一丝丝真气。

炙热的火焰把炼丹炉团团包裹,红色火焰慢慢的变成淡蓝色。

“阿弥陀佛,希望一次成功。”

“啊……燃烧吧……丹药。”

冥王对人间的炼丹炉实在没什么信心,毕竟材料有限,只能将就着用了。

“有的炼丹就不错了,还挑个屁。”

也是,他来人间不是享福的 ,而是渡劫来的。

6个小时后。

东方已经出现了鱼肚白,天快亮了。

冥王盘膝而坐,闭目养神,守着炼丹炉,寸步也不成立来。

他的灵力始终护佑着炼丹炉。

终于听到“噗”的一声,炉火瞬间熄灭。

冥王睁开眼睛,小心翼翼打开炼丹炉,热气逐渐消散,再次看向炼丹炉。

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

“七彩丹。”

“我竟然真的练成了七彩丹。”

“哈哈哈……”

七彩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