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小句说,“包吃包住,这个收入挺高的了。”

周云点点头,问:“那她一天能休几天?”

“一天吧。”郑小句说,“她们很难休息的,一般都会把休息的时间攒起来,回趟家。”

周云听郑小句这么一说,恍然过来,问:“你是不是除了过年也都没有回过家?”

平时周云的工作连轴转,郑小句也跟着连轴转,郑小句偶尔能休息,也是因为周云休息,不用工作。

郑小句点点头,说:“我们家离得太远了,回去一趟很麻烦的,所以平时都不回去的。”

周云说:“看来我还得跟览姐说一下,平时给你们多放点假。”

“不用,不用。”郑小句连忙摇手,说:“你都没有休假,我们怎么好休息,而且,我能够做你的助理已经不知道是多少人羡慕的工作了,赚的钱都是我那些朋友的几倍,我家里人都很满意了,让我好好干呢。”

她的脸上写满了真心实意的感激。

周云反而感到愧疚。

说实话,周云平时确实很少关注到郑小句和曹军他们的生活状态。给他们发钱的不是她,是公司。周览倒是会根据情况给他们发放一些奖金,但那毕竟是不固定的收入。再者说,除了收入,因为她的工作关系,郑小句和曹军也基本上没有私人生活,跟着她天南海北的东奔西跑。

曹军平时比较沉默,话少。他人长得精干,瘦,这时也腼腆地笑。

周云说:“正好我十月份马上要进组了,在这之前,只要录一档节目,两个广告拍摄,等这些工作完了,就给你们放假吧,国庆假后再回来。”

边做饭时猛然进入高H:他咬着她的小核喝花蜜

郑小句说:“真不用啦,小云姐,我的工作本来就是在平时照顾你,你不在剧组待着,更没有人管了。”

周云:“我又不是生活白痴。”

吃过晚饭,曹军把周云送回公寓。

她给周览打电话,说了这件事。

周览直接同意了。

“其实我也想跟你说这件事,两年多了,小句和曹军这两个人我看着都很不错,他们现在年轻,跟着你东奔西跑的也没什么,但再过几年,他们也是要成家的,再干这些活不合适,我有在想,应该给他们扩大往上走的空间。”周览说,“不管怎么样,咱们自己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小团队,你还有两年多合约要到期,到时候无论是跟成千续约,还是出来单干,这个团队都要保持下去,其他人走了也就走了,小句和曹军这两个人我是希望他们能够长期地待下来,一方面是他们这两个人确实不错,另一方面,他们跟了你这么久,知道你很多的事情,把他们放走了我也不放心。”

“那览姐,你的意思是?”

“我这边还带着汪镜,以后会带越来越多的艺人,在你身上放的精力势必会减少,我打算把小句往经纪人的方向培养,当然,我之前其实也是这么做的,但是这需要好几年的时间,到时候让小句给你做执行经纪,负责具体事务的对接。”周览说,“你觉得呢?”

“挺好的。”

“曹军的话,我这边还没有想到什么合适的位子,不过他跟着你这两年,嘴非常瓷实,说起来,他是司机,你要去哪里他都知道。所以很多事情小句可能都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包括你当时跟宋迟偷偷摸摸地暧昧的时候,他都一个字没有跟我透露过,虽然我很不满,但这也证明了他嘴有多严,这样的人,可以放到关键的位置上。”

周云说:“我也觉得他挺靠谱的。”

“先不急,才两年,咱们再多观察一段时间吧,不过这眼看又要到年底了,我已经跟公司提过,要把他们两个的待遇往上提一提了。”周览说,“如果公司不同意的话,得你出面。”

“公司不同意也没事,我自己这边给他们补贴一部分。”周云说,“至少每年能够涨一点工资,别一直跟着我干活,待遇却不提高。”

“是的,我也是这个想法。”

“那辛苦你了。”周云说。

还好有周览这个大管家,里里外外地操着心。

……

另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VX投资的那部时装戏男主角的面试。

周览协调了众人的时间,很快就定下了第二轮面试的时间。

这一次只有二十多个人参加,地方定在了成千娱乐的一间会议室。

时间定好之后,便通知了所有进入到第二轮面试中的人。

文息专门给周云发了一条消息,表示感谢。

因为金塑也进入了第二轮。

周云其实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这条消息。金塑会进入第二轮,完全是因为周览点了他的名,实际上,周云并不是特别倾向于金塑。金塑太瘦了,而且太高了,他的身材体型适合走T台,但是不适合这部戏。

周云觉得自己最后不会选择他。

但周云没有想到自己会在第二次面试之前,提前见到一个要面试的人。

于支阳。

按照工作安排,周云在二十三号这天到摄影棚拍摄一个照相机的广告。

按照广告拍摄方案,还有另外几个年轻的学生。

于支阳就是其中之一。

周云在拍摄现场见到于支阳的时候还愣了一下,于支阳反而并不意外——很快周云就想清楚了,于支阳来之前肯定知道她会拍这个广告。

他隔得很远,对她点了下头,态度倒并不是很热情,没有主动跑过来打招呼。

周云一进休息室就立即给周览打电话,问:“为什么于支阳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