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你把你们的这两个人带走,要是死在这里可不负责任哈!”凌阳说着话,也不管混混们答不答应,就搓了搓双手,招呼鄭爽坐下继续喝酒吃串。

瞠目结舌的鄭爽还没有回过神来,太刺激了,大快人心。再看他时,只觉得他比以前更加可爱了。这个坏小子,要不刚才自己被坏人调戏他一点都不着急,原来是胜券在握呀。

几个混混对了一眼,最终还是大着胆子过来把他们那两个受伤的同伴拖走。

“慢着!”凌阳又站了起来。

几个混混吓得颤抖了一下,顿时一动不敢动。

凌阳走到躺在地上的长发面前,看他还没死,就使劲踢了他一脚;“手机,拿出来。”

长发混混忍着疼痛,伸手把手机掏出来,递给凌阳。

几个人这才灰溜溜的逃了。凌阳看着他们的背影,喊道;“要是搬救兵的话就快一点,老子没多少时间。”

“看看手机没事吧。”凌阳把手机递给鄭爽。

鄭爽接过手机,二话没说,把手机卡掏出来,然后摔的稀碎。

凌阳以后的看了他一眼。“咋了?”

“被他那臭手拿过来,玷污了,我才懒得再用。”鄭爽一脸愠怒的说道。

烧烤店的老板走了过来,怕人似的小声说道;“两位,抓紧走吧,这些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平时就是这样的,来吃饭从来不给钱。如果你不走,他们会带很多人过来的。”

“呵呵!老板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女朋友今天晚上就想吃烤串喝啤酒,而且你的烤串喝啤酒都不错,怕我们不给钱吗?”凌阳展颜一笑。

烧烤店老板尴尬的拍了拍双手;“看您说的,您这样的老板还能不给钱,我只是不想让您受到伤害,特别是在我的摊位上……”

异地恋远程控制小玩具:美女娇羞雪乳乱颤

“好了!老板,谢谢你的好意。问题不是很大,你好好照顾你的生意好了。”凌阳有几分感激的说道。

烧烤店老板搓着手,摇着头离开了。

“凌阳!你比以前更厉害了。”鄭爽眯着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凌阳。

“厉害吗?看不出,打架就有一个理念。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就可以了。”凌阳调侃一句,其实他心里正想着这回几个混混会请什么样的人来?自己要不要带鄭爽离开,要是在这个时候离开的未免有点太丢面子了。同时又觉得这几个混混不会带人来,一看就是小混混,应该没有什么后台的。

“要不我们走吧,会他们要是来很多人我怕你打不了。还不如回宾馆陪我看电视。”鄭爽不无担心的说道。

“呵呵!你怕了?”凌阳听鄭爽这么说,心里就更坚定了留在这里的信念,不做逃兵。不能让这丫头看不起。

“我倒是不怕,就怕你吃亏。”

“这么疼我?”

“切!什么时候不疼你了,只是你太木然而已。木头!”鄭爽嗔怪的撅着粉嘟嘟的小嘴。

两个人正在腻腻歪歪的矫情,那边就刷刷的停下四五辆车。哗哗从上面走下几十个人来。

烧烤店的老板一看,脸都吓绿了,连肉串糊了都不知道。

凌阳倒吸一口凉气,刚才判断失误,应该选择离开的,现在人家来了。这么多人想走都来不及了。后悔刚才自己太能装了。

“就是这个人。”一个混混指着坐在那边的凌阳说道。

鄭爽看见来了这么多人,吃了一吓,“坏了,他们来了那么多人。”

“坐下,见机行事。”凌阳这时候断然不会退缩,如果他要是退缩的话,怕是连鄭爽也要受牵连。

“呵呵,挺有能耐的吗?一个人就干倒了我几个兄弟,我看看是什么模样?”一个声音响起。

凌阳一怔,急忙回过头,这声音太熟悉了。

“啊”

说话的人看见凌阳,惊叫了一声,有意外,自然也有惊喜。

凌阳看见为首的两个人,忍不住笑了,手里早就准备好的铁钎子哗啦啦掉在桌子上。竟然是段浪和一个小兄弟。

“兄弟,咋就在这里碰见你呢?”段浪跑上来,紧紧地搂住凌阳,像是许久未见的情人一样,唏嘘不已。

“呵呵!就是呀,咋就在这里碰见你们,几个小子说回去搬救兵,原来就是你呀。还有你,真是混蛋。”凌阳松开段浪,狠狠地捶了那小兄弟一拳。

鄭爽一看形势转危为安,心情顿时好转,站起身为两个人让座。

“慢着!”段浪正要坐下,突然想起什么事似地,站起身,指着刚才的那个早已经吓得半死的混混说道;“过来!”

小混混低着头,魂魄都吓飞了。

“这就是你说的欺负你们的那个人?”

“嗯!”

“放屁!你说他会欺负人?是不是你们先找事的?是不是你们胡作非为的?”段浪啪啪两个耳光。“我告诉你,你们几个算是命大,就你们这样的,来一个团也白搭。”

“算了!算了!他们也是一时糊涂,别为难他们了,刚才那两个已经伤的够呛。你们的人?”凌阳知道事至于此,自己没有受到多大伤害,差不多就行了。

“他们是在街上混的几个小弟弟,平时挺孝敬的,可是冒犯了你孝敬也不行呀!”段浪在一边说话了。

“这些哥们呢?都是君乐门的?”凌阳指着身后边的那群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