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这姑娘要的一份他们就吃不了,咋还又要一份。可是人家既然要了就要满足人家,顾客在这个时候就是上帝吗?再说了,有钱不赚是傻子呀。

“好哈!等着,一会就上。”

“老板!你的扎啤纯不?”

“呵呵!姑娘,我的扎啤你要是喝出半点假的来我今天晚上就不收你的钱了。”老板一看鄭爽,就知道她是从外地来的,于是打包票说道。

“好的!来一桶,来两个干净点的杯子。”鄭爽手一挥说道。

“好嘞!”一个服务员高兴的搬过一桶新鲜的扎啤。

鄭爽倒了满满的一大杯递给凌阳,自己又接了满满的一杯,举起来;“干杯!不醉不归。”心里就想,这小子昨天晚上喝的不够多啊!咋就这么老实呢!自己去洗澡了,他竟然睡着了。难道还要女人先动手么!人家结婚了,装也要装的矜持一点么。

“干杯!不醉不归。”凌阳照一下,一口喝了大半杯,放下杯时,却看见鄭爽眼神挑衅性的看着他;“大男人一杯酒都喝不完。”说着话,拿着自己的杯照了一照。她的杯子已经空空如也了。

“呵!够猛。”凌阳原本以为鄭爽一口喝不完,自己才慢点喝等着她的,想不到她竟然一口干了,自己也不迟疑,一口灌了下去。

而此时,黑暗的角落里,有五六个混混一边吃着烤串一边看着他们两个人。

“很吊呀?”

“嗯!很吊,一看就是外地人。”

“貌似很有钱?!”

“那女的长得还行,哥哥喜欢。”

“你敢吗?”光头跟长发说道。

“什么意思?你太小看老子了,今天老子不但要她的人,而且还打算要他的钱。你给老子看好了。”其中一个长发混混借着酒力。倒满了满满的一杯啤酒,又拿起一只咸鱼直接来到凌阳的桌边,抓了个马扎就坐下了。

夹心饼干前后夹击:高H辣文女主浪荡

看都不看凌阳一眼;“妹子!喝一杯。”

鄭爽疑惑的看了突如其来的一幕,但还是微笑着和长发男子碰了一下杯,一饮而尽,并客气的说道;“谢谢。”

“美女!恕我冒昧,能去我们桌上陪几个兄弟喝杯酒吗?”长发男子还算客气。

这都哪里跟哪里呀?素昧平生,刚才喝一杯酒就已经有些过份了,咋还得寸进尺了呢,冷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幕,同时,他也觉得今天晚上可能会有些小麻烦了。黑影里的几个混混正在唧唧喳喳的嬉笑不已。

“对不起!我是陪我男朋友出来玩的,所以不能和你们喝酒了。”鄭爽还是客气的说道。

“切!就他呀,小白脸子手无缚鸡之力,我们那边还有好几位帅哥呢!赏个脸吧。”说着话,伸手就拉鄭爽的手。

鄭爽急忙把收缩回来,面色气的苍白,怒斥道;“你干什么?规矩些!”

“吆喝!小妞挺有个性呀,信不信今天晚上让你俩走不了呀。”显然,这混混仗着人多势众,又看这两个人衣着打扮不像是本地人,就有恃无恐的放肆起来。

“滚!要是再不滚我就打电话报警了。”鄭爽说着话,伸手把手机从包里掏了出来。

混混脸色一变,顿时狰狞起来,一把抢过鄭爽的手机。“报警!你以为警局是你家的,你知道这是在哪里吗?龙城!在这里我是老大。”混混说着话,把手机竟然无耻的装进自己的兜里。

凌阳一直坐着,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拿着一根肉串,边吃边喝边冷冷的看着。

“给我手机。”鄭爽见自己的手机被混混抢了过去,急忙伸手去抢。

混混顺势一把抓住鄭爽的手,一拉,就把她拉在怀里,一只手竟然将他搂住。

“凌阳,凌阳。你是不是是男人?”鄭爽吓得面容失色,惊叫道。

凌阳喝完最后一口酒,缓缓地站了起来,眼里闪着冷冷的光芒,往前走了一步,低沉的说道:“放开她。”

混混看着凌阳的样子,还以为他吓傻了,猥琐的笑着说;“哥们,女朋友借我用一晚上。”

“放开她。”凌阳的声音更冷。

混混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他突然感觉有些不对,面前这个男子虽然外表文弱,但是身上却充满了杀气,但还是嘴硬的说道。“老子就是不放,你能把我怎么样?”

这小子话还没说完,直觉脑际一热,就缓缓地倒下了。

凌阳把手里的马扎子扔掉;“妈的,还有没有王法了。”

所有的吃客根本就没想到凌阳会真的砸下来,而且速度这么快,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把马扎子提到手里了,只看见那个混混躺在地上,头上流出暗红色的液体。

黑影里的另外几个人见自己的同伴被打了,那这酒瓶子提着马扎子就冲了上来。

凌阳把鄭爽拉到一边:“你在这里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