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不才,精通医术,愿为花君诊治。况且承接伏羲天音,乃花君之天命,想来花君应有感应。”

七彩云朵迟疑。

花君闭关疗伤已有三年,昨日突然出关,言道心绪不宁,恐与琴圣有关,但自身伤势太重,故未赴定周山之会。

就在此时,仙灵岛又飘仙音来:“二妹,请带公子前来。”

七彩云朵应道:“是,大姐。公子,请随吾来。”

“请带路。”

苍涯行客刀剑谁带着小娃儿蔺天刑,脚下腾云起,凌越仙灵湖泊,跟随七彩云朵,往仙灵湖中央去。

仙灵湖中央,旷无一物,偶见淡淡云雾,零散排落。

七彩云朵陡然射出一道七彩云气,击在半空,空中顿现光华成圆,如一道门户。

“进入。”

七彩云朵率先进入,刀剑谁紧随其后。

光华过后,再复清净,清风吹过,云雾飘散去。

世外仙灵岛,弥漫淡淡云雾,偶有灵兽腾跃山间、仙鹤飞踪云海,恍若仙界一隅,仙机灵动。

岛中一角,遍布各色鲜花成海,花海中,隐听琴声悠悠来。

云雾上,刀剑谁背后刀剑忽的自鸣应和。

正是:仙子一曲花迎客,公子驾雾刀剑鸣。

七彩云朵道:“花君邀公子前往三仙亭一叙,就在前方不远花海中,琴声源头处。”

刀剑谁道:“这小娃儿,烦请仙子照看一二,多谢。”

他将蔺天刑扔了出去,看也不看,急匆匆往三仙亭去。

“啊……”

七彩云朵未接住,蔺天刑稳不住身形,惊叫着从云端落下来,下方是河流,一头掉了进去,许久才冒出头。

“可怜的娃儿,你师尊不要你了,真狠心,随姐姐来。”

七彩云朵延伸出一条彩带,卷起水中的蔺天刑,飘远而去。

远处,刀剑谁眉头一皱:故意不接住吾徒,还说风凉话,你才更狠心。

娇妻美人妻呻吟紧窄,二女一男高H小说

他看向前方,鲜花成海,遍布山野。花海中,三座亭台各占一方,成三才阵型,引降三光。

三光经由花海,再往他处……

刀剑谁略略一观,是一套连环阵法,有几分神妙。

花君别云衣隐于一座亭台中,轻声道:“吾该唤你月关山,还是刀剑谁?”

刀剑谁落在另一座亭台中坐下,问道:“仙子为何认为,吾便是月关山?”

“呵……”

别云衣淡笑不语,唯琴声悠扬,伴着花儿香味,沁人心扉。

迷的人醉、心醉。

刀剑谁狠狠抽了自己一下:问了愚蠢的问题,吾身后刀剑和鸣之时,便已暴露吾之真正身份。

降智了,降智了,仙子会不会笑话吾,会不会嫌吾笨……

刀剑谁稳住心神,笑道:“仙子唤吾刀剑谁便是。以琴声观人,仙子琴音不复当初,多了数分柔弱,想来当初补天一战,耗损甚大、伤势甚重!”

别云衣道:“你唤吾别云衣就好。当初一战,为制七彩云带,消耗太多本源,又遭遇神人一击之余劲,余劲侵袭体内,至今未消。”

“且让吾一观。”

刀剑谁一挥袖,轻轻柔风吹过,一路吹向花君处,沿途花儿两边分开,又吹开了帘子,现出内中仙子。

仙子着白裙,彩带锁秀发,匆匆一眼,肌肤如雪。

可惜面戴纱,未见容颜。

久久思念,今终得见,他乐道:“小伤,小伤尔,不过翻手为之。”

只见刀剑谁手一翻,一道掌劲飞跃花海,直击别云衣,透体而过,带出一道无色之气。

正是当初神人一击之余劲,受刀剑谁掌劲强势冲击而出,终消散天地。

“再来,便是本源。”

刀剑谁指间弹出七缕后天紫气,自天灵灌入别云衣体内。

后天紫气,乃先天紫气孕化,虽失了诸多奇妙,依旧是修补本源之上上佳品。

他这三年行走,也不过孕化九缕而已。

下血本了,权当为了未来。

七缕后天紫气入体,顿时游走别云衣四肢百骸、丹田经脉,化作一股股精纯的能量,修补其本源。

不过短短片刻,便已修补一半,再过数天,应能痊愈。

沉珂去,一身轻松,别云衣忍不住一声轻呵,长吐一口气,舒了心中沉闷。

别云衣笑道:“此回多谢你了,刀剑谁。哎,若是当初有你,或许吾师尊便不会亡故了。”

“云衣客气了,令师尊也是因为补天吗?”

“然也,大约八百年前,有两人交战,大战三日不分上下,战至巅峰,一击破天裂,天裂犹不见两人收手,仍是激烈交战,天处处开裂。

吾师尊前往补天,补好一处,又裂一处,终耗损大半本源,不过百年,便仙逝而去。”

“那两人是谁?”

“有一人不知来历名姓,另一人名曰:一枕尘寰·万念苍。传闻此人精通诸子百家,对三教经义也有涉猎,其文治武功,天下罕有。”

“万念苍……”

说话间,刀剑谁肩胛一动,刀剑出鞘立在两侧,铮铮自鸣。

正是:琴乐声中说故事,花香飘逸蕴情丝。

再看定周山,三教战诸子,斗战百余回。

阴阳家大战道门,离原道人略败于北君苍岚子,又有真道上场,将北君击败,阴阳家又出高手……

道传东王太一始终闭目不言。

这时,不尽道人跃上武道台,笑道:“何人做吾对手?”

“不尽道兄,你吾论道一番如何?”

“大司天·上观星辰,你也来了,正合吾意,请。”

定周山一处山峰上,一道大日散发光芒,令人不敢直视。

夜天玄女月曦着一身黑衣,遮了容颜,出了山水秘境来到此地。

大日中传来声音道:“玄女,如何?”

夜天玄女道:“中间出了变数,苍涯行客刀剑谁,帝阳可知其来历?”

“此人神秘,不知来历,陡然出现江湖,不久前连败墨家数大高手,能为非凡,观其穿着,吾怀疑跟三教有关。”

“又是三教。”夜天玄女想起刀剑谁临走前的那首打油诗,或许,东王知道些此人信息,该寻个时间问问。

帝阳道:“哎,三教得天独厚,人才济济,经由三圣治理,彻底甩开了诸子百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