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羲天音初式:高山流水,应世而出。霎时间,其体内之伏羲刚劲,至刚至阳之气,顺琴音狂扫而出,直指鬼阎罗。

琴死鬼阎罗森冷一笑,鬼琴地判响奏阎罗死曲:阎罗判,至阴至邪之气瞬间弥散,笼盖四野。

仰山水皱眉,鬼阎罗之鬼气,更见阴邪了。

双招初接,至刚至阳之气一战至阴至邪之气,两股互相克制的至极之气,刹那暴动,天地为之撼动,树木山石为之摧毁,声震方圆,犹如末日降临。

各自震退数十步,不分上下,操琴再斗。

鬼阎罗道:“仰山水,你可知地狱是何等境地?”

仰山水不语,脑中却在思索:鬼阎罗为何会复生?

久远前,先师召集天下琴道高手,筛选传人,为传下伏羲天音,仰山水胜出,鬼阎罗落败。

鬼阎罗琴差一着,心生怨恨,琴道始入邪,后有奇遇,融入鬼道法门,至大成,是称鬼阎罗。

数百年前,鬼阎罗屠害武林,仰山水出山战之,险而胜出,也因此落下伤根,损了寿数。

“那一战,鬼阎罗确实已亡于伏羲天音之下,灰飞烟灭,为何能死而复生?又是谁助他复活?”

仰山水苦思不解,也罢,昔日能杀了你,今日再杀一次又何妨!

“吾不知地狱是何等境地,但吾知,你将再入地狱。”

“哈哈哈,仰山水,你夸口啊。地狱很冷,冷的连魂魄都能冻结;地狱很痛,痛的想自杀都自杀不了。”

鬼阎罗越说越渐癫狂,刺耳道:“你可知吾这数百年,是如何渡过的吗?是生不如死,是死了还想死。”

“此乃因果循环,是你恶业自招。你可曾想过,那些死在你琴下的无辜之人!”

“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弱者没有生存的价值,死在吾琴下,是他们的荣幸。”

仰山水高声喝道:“荒谬。既如此,吾比你强,再度死在吾之琴下吧,这也将是你的荣幸。”

鬼阎罗道:“哼,多说无益,琴下见真章,给吾败吧。”

连番琴斗至终局。

仰山水携神琴跃上半空,运伏羲天音末式:天决,有伏羲虚影出,急急将发。

招至天人合一,引天之力,顿时白云聚,紫雷降,苍天生怒。

伏羲刚劲融合苍天紫雷,威势倍增,誓劈眼前人。

鬼阎罗脚一踏,地裂千丈,引地狱鬼气出,狂弹鬼琴地判,阎罗死曲终章:阎罗三更死,惊恐现世,同现一道陌生虚影。

虚影看不清容貌,黑袍披身头戴冠,高贵尊崇,竟是阎罗。

鬼气加持,阎罗死曲威势大涨,怒冲而去。

阎王要你三更死,何人留你到五更?

伏羲、阎罗,一者人族圣者,一者地狱主宰,两道虚影凌空斗,直斗的天愁地惨,昏天黑地。

仰山水再皱眉:那道虚影,威严贵气,莫非是地狱阎罗?鬼阎罗之琴道,竟增进至此!

“人间天地,可容不下地狱鬼气啊。”

仰山水再运真元,一掌破开天际阴霾,乾坤斗转,烈阳当空照下。

瞬息间,鬼气便遭压制,渐渐消散。

鬼阎罗大急大怒:该死,未想他竟有此招。

上次对决,鬼阎罗在自家巢穴,密布陷阱,排阵开来,静待仰山水入局,占了地利,尚且大败。

“天时地利在吾,败吧,鬼阎罗。”

伏羲虚影一击破开阎罗虚影,将之击溃,直冲鬼阎罗去。

鬼阎罗顿时色变,此招一旦落下,必死无疑。

就在此时,忽见一剑横空来,凛冽剑气无规则四射,瞬破仰山水乾坤斗转之法,划空而去,目标直指定周山。

羞耻的姿势狠狠地冲撞她(舞蹈房做h)最新章节列表

零散遗留之剑气,袭向仰山水,仰山水无奈,急忙收了部分力,抵挡剑气,仍受了轻伤。

少了烈阳加持,伏羲虚影威势大减。鬼阎罗硬接伏羲天音之招,顿受重伤,钻地而去。

裂开的大地愈合,已不见了鬼阎罗踪迹。

仰山水收了神琴天决,降下身影,一挥袖,刚劲扫过,尽灭残留鬼气,眉头皱的更深:那柄剑应是苍生剑无疑,一枕尘寰万念苍,是你吗?

古老传说:阎王要你三更死,何人敢留至五更?

古今唯一人,偏留至五更,逆天改命,终成传奇神话,其名曰:万念苍!

那柄苍生剑,满是杀戮气息,失踪八百年的你,又遭遇何种变故?

仰山水沉思,慢走几步,化光离去。

“方才,吾将杀鬼阎罗之际,苍生剑突然出现,是意外,还是两者有联系?伏羲座下,苍生之念,万念苍,希望你没忘记昔日誓言。你若入了邪魔外道,舍了吾身,亦要斩你。”

幽冥两千丈,神秘地底,靠近魔脉附近,惊现神秘宫殿。

宫殿四周点起幽幽鬼火,照着黑暗地底,更显阴森。

隐隐可见宫殿牌匾:魔阙帝宫。

琴死鬼阎罗拖着伤体来此,弯腰拜道:“拜见主上。”

黑暗中,道道鬼火摇曳,映出一道黑长的影,埋在转角处。

“败了?”

“惨败,若非一剑横空来,吾已身死。”

“哦?剑?说来!”

“生死之际,忽有一剑来,剑气弥漫,划空而过,吾未曾细看,不知此剑之来历,倒是无意间欠下一份情。”

“能插手你与仰山水之琴决,此剑主人非凡人也,日后自会武林显名声。吾早说过,你此行会败。”

鬼阎罗回道:“是吾太心急了,刚复生,尚不熟悉这具鬼身,便急急寻仇,以至天时地利人和皆失。”

“下次若战,可能胜否?”

鬼阎罗沉思,良久才道:“仰山水之琴道,已超越凡俗,伏羲天音之上,更有领悟。吾虽有阎罗亲传之死曲,亦难胜过。”

“所以,你的价值呢?吾可不救无用之人。”

“地狱中有一道鬼舞,流传罗刹海,吾有幸习得,与阎罗死曲配合,威力成倍提升。接下来,吾欲寻人,传下此罗刹鬼舞,最好是阴邪之体。吾久不回人间,不知人间时态,主上可有合适人选?”

黑影沉默许久,道:“嗯……听闻南武林,有古墓一族,体质特殊,亲近幽冥。”

“古墓一族嘛,待吾伤愈,前往一寻。”

忽的一阵阴风,吹灭幽幽鬼火,两千丈的地底,魔阙帝宫,隐入黑暗。

定周山,武道台,苍生剑落,剑气横扫,众高人迅速退避,场面一时空荡。

“苍生剑。”

一道昊阳飘来,传出帝阳之声,他观看片刻,陡然飞去,欲将之夺来。

就在他接近苍生剑之际,苍生剑骤起灵光,跃上半空一划,一道剑气划下,昊阳不敢接,退了下来。

剑气击在远处山峰,山峰崩塌,碎石滚落而下。

随即,苍生剑再度划空,穿云而去。

“嗯……尚有人操控,追。”

昊阳不迟疑,瞬间追去。

“休走。”另一边,圣儒子干气一震,地开裂,亦化光追了上去。

此时,道传东王太一睁开了眼,忙道:“有人搅局,扫兴扫兴,罢了,道门退出,散了吧。”

他说罢,不待他人反应,已消失不见。

溜了,溜了,赶紧溜。

此次定周山甲子风云录,道门以道传东王太一为首,首领离开,余下道门之人相顾无言,齐齐摇头。

丢人,丢人啊。

道门面皮,全被东王太一丢海里去了。

高峰上,夜天玄女冷哼道:“哼,走的倒快,罢了,下次再与道门清算,吾等也离开吧。”

玄女有令,阴阳家之人遵命离去,下了定周山,行走荒野,忽有人道:“玄女哪里去了?”

北君苍岚子沉着脸:东王太一,无耻叛徒,可恶啊!

一时间,武道台前,散了两家名门,霎时人心散了不少,无心再比武,一一离去。

若子干尚在,还能再聚人心,再开武道之战。

可惜,他去追苍生剑了。

苍生剑飞越神州,转眼数百里。

后方,一道昊阳与一道白光紧追不舍。

又是数百里,苍生剑终停在一座高入云端的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