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起也没有接受跟他反驳,只是看着他说道:“我从什么地方来,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一心仰慕路奇大法师的魔法。”

“想一心求学,不知大法师是否还缺个能够一直在生盼服侍您的弟子。”

此话一出,路奇哈哈一笑,旋即说道:“小子,你可知这世上每一天都有着无数人向我求学问道?”

“但是没有点过人的天赋,谁都不可能来到我这里,我也不可能愿意教的。”

“不过,看你似乎精神力不错,如果你能告诉我你之前是从何处,老夫一时兴起,说不定还会愿意教你一招半式。”

“放心,老夫只要是愿意交出来的东西,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更不会让你有任何的不满。”

“只不过你需要把你自己的身份背景全部告诉我上才可以。”

吴起一听这话,眯了眯眼睛,旋即说道:“这应该就不需要了吧?”

“而且我只不过是一个天生精神力就比较高的普通人。”

“并没有师从何处,更不会跟任何人修炼过精神力。”

“纯粹是仰慕大法师的威名,想在您手底下学习。”

“当然,如果您需要我做什么事情,我也一定会全力去做的。”

路奇哼了一声,过了片刻之后,才说道:“花言巧语。小子,不要在我面前想着套老夫的话。”

“也别想着从老夫这里得到什么东西,说实话,我对你并不是很满意。”

“精神力强又怎么样?”

“但是我能感受的到你靠近我的心思,好像并不纯洁。”

“你想得到什么就直接跟我说,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

“如果你要是把我给惹的不高兴了,说不定我一时生气,还有可能直接就出手将你斩杀。”

“毕竟你知道,我这个人向来脾气就不好。”

“而且在外的名声也并不是有口皆碑,顶多是一个喜欢随随便便就杀人的糟老头子罢了。”

“不知道,我跟你这么说,你现在还会保留着和刚开始一样的想法吗?”

听到这句话之后,吴起哈哈一笑,旋即看着他说道:“哪怕无论如何,我始终都保持着我自己心里的想法。”

“更何况,路奇大法师身为整个钢铁帝国排名挤得进前三的强者,我要是在不能抓住这次机会,我恐怕真的会痛恨我自己的选择。”

“更何况过了这么久,我当然希望路奇大法师能够亲身传授我一些厉害的魔法。”

白嫩饱满的双乳耸动,失禁 调教 刺激 哭喊男男

“毕竟我从小的梦想就是能够和一名实力强大并且我喜欢的魔法师一起学习。”

“现在终于有了这个机会,我怎么能不激动呢?”

“大法师,无论如何您都要将我收一下,哪怕是让我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刀山火海我也认了。”

“如果您对我有任何要求,可以尽管提!”

吴起说的字字珠玑,而且说的十分诚恳。

一旁的戈莫翻了个白眼,心里不断腹诽。

吴起这个家伙怎么说一套是一套?

这演技也太拙劣了些!

这么明显的图谋不轨,路奇大法师要是能够同意,那就有鬼了。

谁知,这个想法才刚刚产生。吴起对面的路奇却突然咧嘴一笑,干枯的老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让人看上去十分诡异。

过了片刻之后,他才说道:“好,我答应你。”

“待会儿到我这里来,我会亲自收你为徒。”

此话一出,戈莫差点眼睛掉了下巴。

心中不断猜测,路奇这个老头儿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在此之前,他可是记得确实是有人拼了命的想让路奇教他一些魔法,路奇哪怕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在他面前死亡,他都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更不会有丝毫好的感情波动。

这简直匪夷所思。

难不成路奇这个老家伙知道他自己大限将至,活不长了?

所以迫不及待的想将自己的衣钵给传出去,这有些太离谱了吧?

所以说这个老家伙实力强大,但是年纪应该也没超过两百岁。

应该不至于这么快就死吧?

戈莫在心里不断猜测,过了片刻之后,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个所以然。

干脆就不再继续想这个事情。

而说完这些话之后,路奇就直接转过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他就紧紧的靠在戈莫身边。

而果然,当底下众人都看到路奇的身影时都顿时浮现狂热的神色。

毕竟他们知道一般情况下,可是绝对没有机会能够见到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强大魔法师一眼。

他现在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见到,如果说不觉得夸张,那绝对不可能。

而路奇一经出现,带来的连锁反应,竟然要比戈莫上任家族族长还要令人激动。

顿时就有着四面八方的狂热崇拜者,想冲上来接近路奇。

但却被路奇直接一挥手,在他们面前就出现了一道屏障,将他们紧紧的禁锢住。

无论他们如何挣扎,都不能从路奇的屏障中挣脱,也不能出来半分。

这一手,引得下方满堂喝彩。

而被阻拦在外的那年轻人,虽然说眼中有着些许的遗憾,但是更多的还是更多的崇拜。

心中不断丝衬,不愧是大魔法师。

而路奇轻描淡写地亮出这一手之后,便默不作声。

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闭目养神,直到整个大典结束后,底下众人都走光了,路奇才缓缓睁开眼睛,转身离开这里。

而戈莫则迅速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