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日子就要像现在这般过下去吗?

她就只能每日这样萎靡不振的给那些等着看她笑话的人留下嘲笑的机会?

不!

她不要这样!

她潇洒肆意的活了二十多年,不是为了此刻在这里,为了一个男人,一个解释,把自己折腾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沈思伸手理了理已经长到肩膀的头发,深深吸了一口气。

从知道有孩子的那一刻,她就很期待的,即便是真的失去什么,她也决不能失去这个孩子。

沈思打定主意,去衣橱里拿出一套自己的休闲西装长裤换上。

十分钟后,帕拉梅拉从墨园离开。

沈思去了自己常去的形象会所,修剪头发。

托尼老师看了看头发,询问她:“还是按照从前的发型修剪吗?”

沈思顿了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用,修剪成简单利落的女士发型。”

她现在有了宝宝,不能再让别人说宝宝的妈妈不伦不类。

开始猛烈的撞击敏感,超级yin荡的高中女h 文校园

沈思靠在椅子上,感受着剪刀的咔嚓声,身体也慢慢变轻了。

半小时后,沈思在镜子里看到了一个全新的自己。

中分的短发造型,发梢直直垂落在肩膀上方,既充满了女人味,又带着几分帅气,还算不错,是她喜欢的。

沈思走出理发店的时候,陆晏打来了电话。

“思思,抱歉,人暂时找不到了。”陆晏道。

沈思顿了顿,声音里已经没有消沉:“没事。”

陆晏愣了愣:“你,不找了?”

“不找了。”沈思淡淡道:“人生,不是只有感情这一件事情,短短几十年,我不想就这么荒废时光。”

“思思,”陆晏有几分惊喜:“你能这么想,就好。你在哪,我去接你,这种时候,就该好好大吃一顿。”

沈思想了想,说:“好,那我们就叫上妙儿一起吧。”

“这……”陆晏欲言又止,最后怕沈思又有其他情绪,还是同意了。

陆晏订了全盛京最好的日料,司妙儿在接到沈思电话的时候,还以为沈思要找司墨洲,但听到沈思是约她来吃日料,一时间还有几分疑惑。

“思思,你没事吧。”司妙儿有些担心。

听说有的人,会乐极生悲,精神出现状况。

沈思淡淡道:“我没事,你放心,我现在情绪很平静,你要是再不来,我和陆晏就走了。”

“别动!我马上到!”司妙儿挂完电话,立刻出门。

等她赶到的时候,菜刚刚端上桌。沈思故意坐在了陆晏的对面,冲着司妙儿递了个眼神。

司妙儿看着陆晏,嘴角僵了僵,见陆晏没有抬头看她一眼,最后走到了沈思身边坐下。

沈思冲她眨眨眼,司妙儿假装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