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我看他好像并不在乎这件事情,似乎早就坦然。再说他爸有私生子的事云家人跟封老师可能早就知道,以前都不在意现在也就更加不会在意。”蓝依还是那句话,“这件事上我只是外人。”

蓝依嘴上虽跟沈佳这么说,但她隐隐还是有些担心。

特别是处于事件中心的罗甾今天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他真的只是她的一个粉丝吗?

如果是粉丝那他应该知道她跟封丽的关系,就这层关系罗甾都不应该过来跟她打招呼。

所以他今天的行径很奇怪,好像是故意的。

但他故意出现在她面前又有何目的呢?

蓝依百思不得其解。

虽然想不通但蓝依并没有多少时间给自己纠结这些问题。

今天的录制到了淘汰环节,如果评分低相应的团队里就会有人被淘汰。

在宿舍撅着屁股被舍友打屁股(呻吟揉弄h)最新章节列表

人淘汰的越多到后面就越难,因为在节目的编排上会因为人数而制约到创作。

蓝依他们社团在上一轮的比赛中分值并不高,如果今天没有演好排名垫了底的话,那他们中就要有人离开。

这个结果是谁都不想看到的,所以每个人都很投入。

录制一直到晚上八点结束,蓝依所在的社团虽然拼尽了全力但还是进入了淘汰区,最后他们中走了一个人。

因为社团里有人要离开虽然不是自己但蓝依的心情依然很糟糕,她谢绝了秦幼彬吃晚饭的邀请独自回到了房间。

封少钦不在,床有睡过的痕迹加湿器也开着但房间里没人。

蓝依给他打电话,好一会才有人接,但是管涛。

“录影结束了?”管涛问她。

“嗯,封少钦呢,又去外地了?”

“没有,被老爷子招回云府了,现在在会客厅里听老爷子训话。”管涛问蓝依,“云家的事你应该都知道吧?”

蓝依想管涛问的肯定是云宵扬曝出有私生子的事。但这事封少钦早上说的如此云淡风清,似乎早就知道自己的父亲在外面有一个私生子,云家老爷子在这个点上把封少钦喊回去训话又是唱的那一出?

“封老师去了吗?”蓝依问管涛。

“没来,都离婚了云家的事现在跟夫人她又没有什么关系呢,自然是不会过来。”

“那老爷子把封少钦喊回去又能说些什么,让他把太子爷的位置让出来?”蓝依瞎猜。

“不至于,太子爷只是一个称号又没什么实质内容让出来又有何意义。”

“那会是什么事?”蓝依很想知道。

当然,她也知道这个时候问管涛是问不出来的。

他只是封少钦的一个秘书,现在拿封少钦的手机自然是封少钦去了云家,他一个人在外面车上。

“我感觉这有钱人家如果不曝出几个私生子来都不好意思叫有钱人,果然优秀的基因都希望能遍地开花。”蓝依略有些嘲讽地说道。

“怎么,你有些看不来?”

“这不是看不看得下去的问题,只这种错误犯得很低级,不管是对封老师还是对那个私生子都是很不公平的,因为他们都是被动地去接受这一切,但他们并没有错。”

“我听说那个叫罗甾的也被老爷子招了回来,现在应该也在里面。”

“这个罗甾一直都不被云家承认吗?”蓝依想问的是他怎么也跟封少钦一样没有姓云。

“这我就不清楚了,我跟了封总七年从未听他提起过云董事长还在外面有一个私生子,至于这个罗甾,我今天查了一下他的资料,他居然跟我是同一所大学毕业。”

管涛毕业于国内最为顶尖的财经大学,据说这所大学仅次于青北。

“是个学霸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