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账记在云依身上,记在二房人身上,也不想想自己有多大的能耐,真是可笑。

吕思怡又看了一眼如小猫儿一般的儿子,直接跪在了大门前,就是要不到羊奶,她也要坏了云依姐弟的名声,这是目前自己唯一能做的。

没一会边上就聚集了一圈人,有人上前问道:“这位小妇人,你为何要跪在这里?”

吕思怡却是装出一副悲伤的样子,说是来为儿子求羊奶来的,可耐何云依不念亲情,见死不救。

这时肖辰瑞正好挑着一担柴回来:“肖少夫人,你这是闹的哪一出,在府里耍手段欺负我们姐弟几人也就算了,这都分家另过了,还不放过我们,你可真够恶心人的。”

云依听到大弟回来了,这会也把皓哥捯饬好绑到了背上,出来看着跪在地上的吕思怡:“你可真是有心机,想要用舆论来逼迫我们就范。

行了,你也不用装出一副为母则强的样子给大家看,看在你儿子的面子上那羊我卖给你了,这总行了吧。”

吕思怡这下傻眼了,她就是想逼着云依答应每天给一碗羊奶,哪里就说是要买羊了?

她刚想说什么,云依又开口道:“就算为我家皓哥儿积德了,毕竟他也是个幼儿。”

那些不认识云依的人,这才看到云依身后也背着一个略大一些的孩子,心想怨不得人家不愿意答应给,人家家里也有喝奶的孩子。

云依给大弟肖辰瑞使了个眼色,肖辰瑞有些不解姐姐为何要帮她,但也没有拆台,而是挑起地上的柴担子回了院里。

不多一会,就把母羊牵了出来。

这时有知晓肖家事情的人就开始和旁边的人嘀嘀咕咕起来,大家再看这吕思怡的眼神就不对了,这简直就是心眼多的能当筛子了。

见大弟把母羊牵了出来:“这羊前几天刚有人看过,得有二百三十多斤,你要不信可以找人过来称一下。

2022最好看(小怪兽的尾巴放里面还是外面呀)全章节阅读

按市价算是十八两又四百文,我这人既然说了,就不会反悔,一手交银子一手交羊,你也不必再抱着儿子在我家门前败坏我们姐弟的名声。

万一你儿子有个不好,你怕是又会讹上我们,我们可吃不消。”

吕思怡现在想死的心都有,这不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吗?

自己要是有银钱,哪会舍下脸面来求上门来,找她们要羊奶。

大家这会都看向了吕思怡。

而吕思怡红着脸站在那里,一时没了主意,也下不来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