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翊烯将姬儿的手放到了他母妃的手心里。

“是个好姑娘。”庄妃眼前实则只有模糊的人影,什么都看不清。

“多谢母妃夸奖~”姬儿礼貌地问着好,她为了能给庄妃留下好印象,特意穿上了最喜欢的华服盛装出席。

“姬儿,我就说吧,我母妃肯定会喜欢你的。”神翊烯温柔地望着姬儿。

“叫姬儿是吧?快来让本宫好好看看。”庄妃让姬儿坐到自己身旁。

“母妃,您好漂亮啊,怪不得烯哥哥这么帅气。”姬儿挽着庄妃的手臂撒着娇。

“姬儿最漂亮。”庄妃能感觉到姬儿很得神翊烯的欢心。

“哟~霖子也在呀!!!”神翊烯回过头才发现泽枫霖,他并没认出坐在一旁一身男儿装扮的芸莞。

“四皇子好,恭喜呀!”泽枫霖会心一笑。

“多谢你一路上护送我母妃,舟车劳顿,辛苦辛苦。”神翊烯深知这一路上的奔波与危险,“都饿了吧?该上菜了。”

“三哥不是还没来吗?不急~”泽枫霖猜不透神翊烁的心思,本来这场洗尘宴就是其先提出来的却迟迟不到场。

“他说他有点急事,咱们边吃边等吧。”神翊烯一心只为见母妃,没有心思管他三哥在忙碌什么,更没有心思知晓泽枫霖身旁的是何人。

“那也好。”泽枫霖往旁边偷瞄了一眼,发现芸莞正镇定自若地喝着茶水。

“烯儿,本宫甚觉乏累,就不陪你们用宴了。”庄妃起身要离开。

“母妃哪里不舒服?”神翊烯紧张兮兮地很。

“头痛地厉害,睡会儿就好了,你们先吃吧。”庄妃在女婢地搀扶下走得很平稳。

“母妃,您有什么想吃的吗?我让下人做点给您端过去?”神翊烯冲着庄妃的背影关切不已。

“不用,烯儿,你还是好好陪霖子吧,多亏一路上有他悉心照料,不然本宫怎能安全见到你……和姬儿。”庄妃摆摆手不容神翊烯再多言半句。

“烯哥哥,母妃不开心了嘛?”姬儿嘟着嘴一脸不悦。

“她见到你怎会不开心?”神翊烯安慰道。

“那是我说错话了吗?怎么母妃连饭都不吃就离开了?”姬儿不明白庄妃怎么突然从温柔转成了冷漠的状态。

“姬儿别多心,就算是惹母妃不悦,也是因为我,与你无关。”神翊烯的情绪陷入了谷底,每次见到他母妃都是这样,刚见时嘘寒问暖片刻,然后便匆匆离场,只是这次连一盏茶的功夫都没有。

“母妃千里迢迢赶来看你实在太辛苦了,快让她好好休息休息吧,烯哥哥别不开心啦。”姬儿扮了个鬼脸想哄神翊烯高兴。

“知道了,姬儿别多心就行。”神翊烯与姬儿浓情蜜意的模样令旁观者甚觉尴尬。

“霖子,最近还好吧!”神翊烯许久不见泽枫霖,如今身在异地见到亲人,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嗯,挺好的,多谢四……哥关心。”泽枫霖很久没有对神翊烯用四哥这个称呼,儿时他常常跟在神翊烯与神翊烁的身后,三哥四哥地叫着。

“老夫人身体怎么样?”神翊烯很惦念他长姐,自然也记得他长姐的外祖母。

“挺好的,本来皇上要派我父亲护送庄妃娘娘,是我擅自主张去求皇上让我来,好留我父亲在帝都照看我祖母。”泽枫霖解释着。

“我父皇心里明白,不论是你还是泽枫大人,都能尽全力照顾我母妃,泽枫族与皇室何止是姻亲关系。”神翊烯举起酒杯敬了泽枫霖一杯。

“什么姻亲?”姬儿好奇地问着。

“我长姐的母妃就是当朝的宣贵妃,与霖子的父亲是亲兄妹。”泽枫霖仔细给姬儿介绍着,“小时候霖子常来宫里玩,我们是兄弟也是友人。”

“哦哦,那你俩可比我和我姐姐亲多了,毕竟你们有血缘关系嘛。”姬儿很认真地思考着。

“我俩哪来的血缘关系?”神翊烯宠溺似地揉了揉姬儿的头发。

“你们是兄弟按亲戚算没有血缘关系吗?我和我姐只是很要好的朋友。”姬儿眨着大大的眼睛,顾盼生姿。

“我和霖子的堂姐有血缘,跟他一点血缘都没有,他堂姐就是我长姐,从小就特别宠霖子,而我和太子哥常常调皮捣蛋地欺负他,他那时可爱哭了,哈哈~”神翊烯一边回想一边讲着过往,想起泽枫霖儿时的模样甚觉好笑。

“四哥……实话实说,庄妃娘娘……”泽枫霖刚想开口却被芸莞捂住了嘴。

“这位兄台是?”神翊烯仔细观察起泽枫霖身边的人。

“四皇子,是我……”芸莞本没想隐藏自己的身份,才刚庄妃在,她不便多言。

“芸莞?”神翊烯大吃一惊,他只当泽枫霖身旁的是小小的副将,根本没放在眼中。

“恭喜四皇子与郡主喜结连理。”芸莞大方地祝福着,她能看出来神翊烯对姬儿的爱慕,这么单纯善良的女子总好过傲娇的独孤晓梦。

“这位兄台是?”姬儿不认识眼前人,对其祝福更不知该怎么回应。

“兄台?哈哈~”神翊烯大笑不止,“不过莞妹妹的言行还真有点青年才俊的模样呐~”

“妹妹?”姬儿十分不解。

“郡主好,我叫端木芸莞,这身打扮不过是为了方便出行罢了,女扮男装而已。”芸莞细声细语地解释着。

“怪不得,我还寻思怎么会有比烯哥哥更俊秀的男子呢?”姬儿柔情地看了看神翊烯。

可是神翊烯的目光却没看向姬儿,“你俩怎么碰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