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潼潼聊两句再去找你。”芸莞甩开了泽枫霖的手,自顾自地朝潼潼走去。

“师父……”泽枫霖欲言又止着,他很想直接告诉她,潼潼是她的情敌。

“怎么?”芸莞略觉诧异。

“没事,等你~”泽枫霖与芸莞擦肩而过,连看都不想再看潼潼一眼。

“霖子?难道是霖妹妹的兄长?”潼潼不知自己怎惹恼了泽枫霖,“是我惹他不高兴了吗?”

“他一饿就不开心,潼潼不用在意。”芸莞止不住笑道,“嘻嘻~你记性可真好,竟还记得霖妹妹。”

“他和霖妹妹长得好像啊!!!”潼潼满腹疑惑。

“实话和你说了吧,霖子就是霖妹妹,当初花田坊不是只让女宾客进入嘛,为了满足霖子的好奇心,我便带他男扮女装混了进去。”芸莞觉得没必要瞒着潼潼,难得有缘能再次相遇。

“哦哦,怪不得呐,咱们不谋而合哈,只不过我师父长得没有霖子秀气,被伙计们识破了男儿身给赶了出去,哈哈~”潼潼想起那一幕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潼潼这回也是在你师父的陪同下……出来游山玩水的?”芸莞本以为会与潼潼在帝都相见,谁知竟是这么偏远的边城。

公和我边做饭边做好爽,女主胸大又放荡的校园h文

“他没来,只我自己一人,为了见个朋友。”潼潼收到了姬儿的信函就紧赶慢赶地出发了,连她师父都没来得及通知。

“原来潼潼是与友人相约在此啊!”芸莞挺喜欢潼潼外向的性格,淳朴自然不傲娇,更不似太子妃那般刁蛮任性。

“我来是与好姐妹叙旧,结果缘分使然,遇见了钟意的郎君……”潼潼越说越害羞,没想到性情豪爽的女子也会因思春而脸红不已。

“哦?这是好事呀!真为你感到高兴,每个人的相遇都是缘,缘来既安,潼潼应该好好珍惜。”芸莞真心为潼潼感到高兴,她还记得其先前为了花田坊的琴师而伤心欲绝的模样。

“我也没想到,本想见见好姐妹的夫君,竟遇见了我的心仪对象。”潼潼只一眼便对那人倾心不已。

“潼潼不痴迷钰公子了?”芸莞没忍住问出了口,兴许在真正的缘分没到来之前,人都会先有所迷恋吧。

“嗯……怎么说呐,钰就是我的一个梦罢了,如今梦醒了,也该面对现实了。”潼潼会心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甚为可爱。

“潼潼的琴艺学得如何了?”芸莞从那笑容里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曾经因靖哥哥的悔婚伤心地关上了心门,却被温暖柔情的烁哥哥再次打开心扉。

“没什么进展,可能我天生就不适合抚琴吧,手指僵硬,很难灵活起来。”潼潼动了动手指,竟不小心将手背上的牙印露了出来,那整齐的齿痕一看就不是出自潼潼之口。

“潼潼先前只因钰公子而喜欢上琴音,如今有了情郎,不弹琴也罢。”芸莞明白忘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心里装下另外一个。

“是啊,而且我的羌笛吹得也很好,昨晚我还吹给他听了呢。”潼潼没想到她的钟情人会喜欢她吹羌笛。

“哦,潼潼口中的那位公子也住在这客栈里?”芸莞有些好奇,不知是何青年才俊俘获了潼潼的心。

“嗯嗯,昨晚他有些醉酒,我照顾了他一宿,不过他一早就出去了,有时间我再把他介绍给你认识,正好你帮我参谋参谋。”潼潼越说越脸红,头也不自觉地低了下去。

“你俩郎情妾意地很,还需要我参谋什么?”芸莞想象着自己在神翊烁面前的模样,略觉赧然。

“我俩虽相识不久,却好似有说不完的话,那种感觉就像是……”潼潼一时不知改怎么形容。

“像是前世就许诺好今生来相见?”芸莞反问道。

“嗯嗯嗯,就是这个意思,冥冥之中天注定一般。”潼潼笑得眼睛都眯成了月牙儿。

“所谓的一见钟情都是前世修来的姻缘呐!”芸莞觉得自己若早搬来帝都,是不是就能早点遇见神翊烁,她真想见见其翩翩少年的模样。

“光聊我了,说说莞儿吧!”潼潼才意识到她俩光顾着聊自己的事。

“说我什么?我也没什么喜事呀~”芸莞不解道。

“莞儿与霖子难道只有师徒之情?没有别的?”潼潼开始对师徒二人好奇起来。

“啊?怎么可能,我已经有婚约在身了。”芸莞印象里确实没有跟潼潼聊过自己的过去。

“看你俩那么金童女玉,不在一起可惜了。”潼潼觉得这对璧人很是般配。

“霖子只是我徒儿,我这次就是为了见我夫君而来的。”芸莞陷入了深深的思念之中无法抽身。

“夫君?莞儿成亲了?”潼潼十分诧异。

“有点事情耽搁了,不然我俩下个月就成亲了。”芸莞不想将实情讲出来。

“好事多磨,莞儿的夫君一定是人中龙凤、一表人才。”潼潼安慰道。

“潼潼是要出门吗?要不要一起吃个早饭?”芸莞不想再聊心事,赶紧转移了话题。

“莞儿在这里能待多久?”潼潼想安排芸莞与自己的意中人见见面,算是认识也算识人。

“我就这一两日吧。”芸莞不确定何时会离开,只能含糊地讲个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