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道“你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了,把协议打印清楚之后,上面需要盖上公司的公章,然后通知记者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就让记者来到咱们公司把这些手续一半就可以了。”

舒情把一切想得很周全,根本就不给霍母任何反驳的机会。

王经纪人也没有什么话,可说的,只能听从着他们的安排。

随后他便走出去了,而舒情开始帮霍母端茶送水,很是忙个不停。

“话我已经都说明白了,并且已经告诉你们了,若是你敢有任何气忙我的地方,那就别怪我对你下手了。”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霍母还是不太放心,他不看到最后的公章,根本就不会放松下来的。

舒情对着她笑了笑“我想到目前为止,你应该是可以相信我的,毕竟我没有骗过你,而且全部都是依靠着你想做的事情去做的,如果你还是不相信我的话那么这个章,咱们就别改了,你想干什么,直接出去就好。”

你已经到达自己的地盘了,舒情也就没有必要再委曲求全。

霍母没想到他竟然公然反驳自己,立马掏出来刀子放在舒情的脖子上,谁知道被舒情一个反手就贴在了,地上将霍母按在桌子上。

“难道霍云城没有告诉过你我会武功吗?”

当初他学这些就是为了要保护自己,而如今终于派上用场了。

霍母两只手都被前置起来,根本就无法动弹。

往经纪人那边站在公司大门口一直着急地等待着,通过公司监控能够看到会议室中的一举一动,现在目前的情况还好就是要等着霍云城过来定夺。

左等右等终于等到了霍云城的到来,把它盼过来了。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还好吗?能够达到我们的预期吗?”

霍云城刚下车就把车钥匙扔给了,保安立马跟着王经纪人往里面走去。

调教我的妺妺高H|公交车被多男摁住灌浓精

“你放心,现在情况一切都好霍母已经被强制住了,目前来看动不了就等你过来之后再做打算了。”

霍云城听到这话这才销售,放心一些舒情的功夫,他是知道的,平常根本不会有人进得了翻身,更何况区区一个老妇人。

两个人脚步很快就来到了楼上,懒猪大里的推开门就看到舒情已经把霍母绑起来了。

看到霍云城的那一刻舒情有些惊艳“你怎么过来了谁通知你了。”

舒情并不知道霍云城为何到达这里来,而且从未有人得知过自己的信息。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霍云城,从来不会发现了。

却没想到他一直在默默的关注着自己。

霍云城走到他身边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就像是找到了彼此归属的地方一样。

“以后再也不允许你离开我的视线了,我也不会让你那么轻易逃离了。”

听到这话舒情眼角有些湿润这样的情话,也许在危机时刻听到之后才会倍加感动。

霍母蹲在一旁对他们二人的表现很是不满意,只可惜嘴巴都被舒情给粘上了。

“我早就告诉你,想要跟我斗从我的手中拿出去属于我的东西,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舒情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了。

霍云城上前去一把是开了他的胶布。

霍母对着霍云城就是一阵辱骂“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养母,你怎么会这样对待我呢?你知不知道从你出生到现在我受了多少的委屈,而如今你竟然让你的妻子来绑架我。”

霍母试图用恩情来感化霍云城,可惜这些在之前还有用,目前来看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了。

“你不是我的母亲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我的母亲是谁,所以你的这些话感动不了我,我再来告诉你,原本就是你去绑架舒情的,我这里有确凿的证据,今天没有直接带着警察过来,也是为了给你三分薄面。”

霍云城坐在椅子上看着角落中的霍母心里说不出的怒火。

“既然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要打要罚,要把我送进去你们说了算!”

霍母知道,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与其他垂死挣扎着,还不如早早地承认了这一切。

“如果你早一点,把一切都想清楚的话,恐怕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繁琐和曲折了。”舒情有些感慨他们经历了这么多非要弄到这个地步,本来霍母可以安安稳稳地度过自己的后半生,却没想到偏偏要弄成这个样子。

都是自己的利益在作祟。

霍云城那边打了一个电话直接通知了警察过来。

王经纪人站在舒情身旁吓得一身冷汗“还好你没有事儿,否则我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听到这话舒情点了点头“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暗语,估计只有我们自己才能听懂。”

其实在舒情说出来那些话的时候,黄经纪人就已经猜到了,只是不敢确定才又询问了一遍。

霍母突然蹲在地上两只手就这样的垂直放下来,老得不停的往墙上砸“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这几个字一直在他的嘴里重复着,从来没有变过。

过了一会儿,警察从外面走进来带了很多人看到霍云城之后立马和他打招呼。

“想不到这么快你就破案了,根本用不着我们帮忙。”其实霍云城早早的就报警了,只是一直让警察在暗中观察着,并没有让他们出面这一次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才会让他们直接出面解决这件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