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副劝架的样子,拦在李安安的面前,演技那是真好。

祝小珍忍着疼。

“今天我不录制了。”

她发狠,转身往回走。

导演见她生气了,劝说了几句,但没用,倒是祝小珍狰狞的表情吓他一跳。

一个艺人而已,这幅表情给谁看啊,不过听说褚夫人对祝小珍很看重,所以他也还是要顾忌。

毕竟祝小珍和李安安谁能笑得最后还不一定。

祝小珍生气离开后,他又走到李安安面前,看到对方脸他就发憷,这个女人现在已经是麻烦的代表了。,

骂又骂不得,他不想被收拾,只能供着。

“李小姐,这是剧组,如果你们以后有恩怨,能不能换一个地方斗,你看这个地方小,怕你们两个施展不开。”

女人的战争无非就是男人,那应该是褚总的大别墅,总之不应该是这里。

李安安看着复古的拍摄基地,其实这里挺大的,和祝小珍打架那是完全够的。

但也明白导演的担心。

“放心吧,我就是来看看我们家可爱的鹤城的,一个晚上不见,我很想他”

鹤城却拉高口罩,总觉得安安是想看他嘴唇,不给看。

导演差点心肌梗塞,昨晚还在褚总的床上,今天就跑来撩拨鹤城,这么做好吗?

鹤城经纪人向姜,感觉也不好。

复杂,太复杂了。

李安安是褚总的女人,和鹤城有暧昧,而鹤城又和龙庭有暧昧,关键褚总还是龙庭的表哥,这关系太乱了!

护士月月与翁公,侠女婉转迎合娇躯扭动

“鹤城我走了,下来来看你”李安安也不想太耽误他工作。

鹤城还在拨弄口罩,点头。

“嗯,好。”

之后李安安带着杨霞离开。

两人到了车里,李安安急忙问“拿到了吗?”

杨霞手上一根长长的头发,这是她才劝架的时候从祝小珍的头上拔掉的,新鲜热乎的。

李安安拿了小袋子密封好。

“安安,你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

杨霞突然瞪大眼睛“安安,迷信不可信啊,什么诅咒啊,那些没用,我们要相信科学,你可别走火入魔啊。”

杨霞实在是不知道李安安到底要拿祝小珍的头发做什么了,只能这么想。

李安安被她的叫喊吓一跳,差点连东西也掉了。

“我没那么白痴”

“那你总得告诉我原因吧!”

“以后告诉你,先送我去医院。”

“哦好,啊,你要去医院做什么?还说你不迷信,是不是要找点血在头发上施法术。”

李安安恨不得在她的脑袋上敲一下。

“我叔叔住院了, 我去探望,你脑子里整天乱七八糟地想些什么呢?”

“哦,这样,好的,我马上送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