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半也是为了自保,否则川王登基后,本就势力不稳的他,更加寸步难行。

就算川王不想对这个二哥怎么样,但尤氏之争激烈,这是不能文过饰非的储争,阖城都知道。

有匡王和曹家带头冲锋,圣人很快下诏。

《立川王为太子诏》

这诏书一下,并未在靖安城激起什么水花,在满城的百姓看来,立川王为太子是板上钉钉的事,圣人手里除了外命妇所生的弘王,成年皇子就只有匡王和川王。

匡王和高颖之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必不可能。

而川王就不一样了。

皇后所出皇嫡子,又得唐恒毕生教义,为人贤良明善,若这样的人不能登基九五,只怕大赵国也气数将尽了。

只是这诏书一下,前段时间川王为了尤氏长跪监斩台一事,很快就被坊中的说书人编成了故事,说的是热血沸腾,忠义满满。

坊间私自编排皇子是不允许的,但这算是给川王积名声,那人也就由着他们去了。

现在就连满街跑的娃娃都会喊上那句:愿为尤氏陈情。

遥监殿的上阁里,宋端接过婢女奉来的茶,瞧着那清茶又换成了素日的荤茶,不解的问道:“公子怎么又喝起荤茶来了,刁御医不是说您这脚伤不要喝荤茶吗?”

她说着,四处看了看:“是罗清逸没有给您准备吗?”

宋端起身,提着裙摆作势要往出走。

“下臣去给公子换一杯茶来吧。”

“偶尔一两杯无妨。”

韩来叫她坐下:“不必这么谨慎,再者说我这脚踝也快好了,你就别大惊小怪的了,罗清逸出去了。”别扭的轻咳了咳,“她成日跟个马猴子一样,我难得讨些清闲。”

“若是都像你……”

韩来说到一半住了口,宋端平静的等着,他却咂嘴道:“说来也是,这罗清逸来上御司的时间也不短了,你怎么还没教导好,就连最基本的安静自持都做不到。”

“是下臣无用。”

宋端立刻说道:“只是罗清逸正是爱玩爱闹的脾性。”

“她都多大了,当年你来上御司的时候也才十五岁,就比她稳重端庄的多。”韩来反驳道,“看来受教于何人是很重要的,这罗尚书明显不会管教姑娘,只怕在家里也这样视规矩为无物。”

“公子说的是。”

宋端淡笑道:“下臣师父青凤对下臣的教导向来是……”

“青凤也不是什么好老师。”

谁知道下一秒,韩来就话锋一转的说道:“你能有如今的模样,都归功于你自己就是个安定稳重的人,可见人生性如此,就算是被什么泼妇耳濡目染,也不会有样学样。”

宋端闻言一愣,扎着明亮的大眼睛。

泼妇?

什么泼妇?

是说自己的师父青凤先生是泼妇吗?

不过身为青凤的弟子,维护师尊是必要的,更何况这坏坏都说到自己眼前了,便听宋端冰冷的说道:“看来公子和下臣师父有不少误会要解开啊。”

“什么误会?”

韩来冷冷一哼:“你师父就是个……”

思忖着没继续说,他转过身去,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和青凤第一次见面就非常不愉快。

青凤自称恭礼先生,却是个言语极其粗鄙之人,浑身上下没有一丝高深仙客,文人风骚的气质,还用石砖搭圈,养了一群猪。

第一次的时候,他不小心打开了栅栏,叫那猪跑了出来,那猪还不是家主,是绑来的野猪,狂奔袭来之时,把一堆的腌菜缸也弄倒了,里面流出来的酸水熏得他险些晕过去。

那一次,青凤损失了三坛子咸菜,和十七只猪。

导致那一个年都没有过好。

也就是那一次后,青凤和韩来就结下了不解之缘。

至于这段时间,自打宋端要致仕的消息被青凤知道后,他和韩来通了十余封书信,青凤在信中骂街,逼的韩来请教杜薄,然后那人回的更加粗鄙不堪,就连杜薄也难得直摇头。

按照他的话来说,粗到这个份儿上,也是到头了。

“罢了。”

韩来摆弄着手里的毛笔,他曾经收藏了一套上好的毛笔,用来写字或者绘画都极好,不过前几日被川王借走了。

他不是个喜欢描丹青的人,突然说什么要给吴玹画一幅丹青,而且问也不问就把那套笔给拿走了,还是岑越亲手给拿的。

等韩来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气的他给岑越狠狠训斥一番,称她上次被马撞得脑子都不中用了,直把那人说的眼含热泪,还是宋端回来说和才算罢了。

只是韩来知道,这套笔算是要不回来了。

不过一切精明如杜薄一眼便看透,韩来根本不是因为那套笔生气,而是川王把夫妻恩爱搬到了他眼前,让这人眼红心热起来。

偏偏宋端不冷不热,有了罗清逸就完全撒手不管,韩来又是一个自讨苦吃,黄连在嘴里头,说出的话也苦的很。

“郎君。”

门外有婢女说道:“将军府上来人,说有人上门。”

宋端和韩来对视一眼,起身出去,对那婢女道:“是老夫人身边的人来传的吗?”

婢女点了点头:“正是,听说是文昌省的辛利,还有些杂的,奴也没记住,总归是不少,老夫人嫌烦,还都没见呢。”

倒是徐氏的脾气。

更何况川王要封太子,韩来作为他的挚友,自然是炙手可热,那些人登门来拜,也是为了谋求出路。

“怎么回事?”

韩来出现在身后。

宋端尽数告知,本以为韩来会让她回去府上打点走就算了,谁知道他伸了个拦腰,有些松泛的说道:“既如此,今日也没什么事,你和我就先回去吧,这里就交给杜薄。”

杜薄刚从殿外优哉游哉的进来,闻听此言,立刻不快道:“出了什么事就把这里交给我,你们两个想回府上躲清闲,没门儿。”

“不过是些想要投诚的门客罢了,我回府上打发了就是。”

韩来冷冰冰的说道:“我把整个遥监殿都交给你,你不高兴?”

“你真以为我脑中有疾啊?”

杜薄才不信呢,索性把折扇一合:“我跟你回去,岑越不是在这儿呢吗,有他和程听在就够了。”

韩来横眼,先行出去。

杜薄啧了下嘴,不就是破坏了他和宋端的二人马车世界吗?

至于这么恨自己吗?

-------------------------------------

果不其然,韩来看着对面并坐的两人,恨字都写在了脸上。

那阴沉的脸,阴鸷的眼。

和时不时动一动的薄薄嘴唇。

摇晃的马车里,杜薄被这人看得实在是瘆得慌,再次甩开折扇挡在脸前,往后靠了靠,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

只是马车一慌,杜薄不差,一下子栽到宋端的肩膀上,那人眼疾手快的用掌心垫住,关切的问道:“您没事吧杜大夫?”

杜薄只觉得一股极热的感觉烧灼着扇子,似乎下一秒就能烧穿扇面把自己给穿个洞出来,忙摇了摇头:“无妨无妨。”

宋端点头,目视前方。

韩来像是恶虎。

宋端有些懵。

“你。”

韩来语气极其严重且命令的说道:“过来坐。”

宋端还想拒绝,但是杜薄在私下不停的推搡着她,这才起身过去韩来身侧坐下,这一坐到杜薄对面,正好瞧见那人的折扇。

“于飞之乐?”

宋端有些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倒是夫妻和睦的好话,只是这字写的实在是太……龙飞凤舞了些,大夫还贴身带着,看来和这赠礼之人情谊不浅呢。”

韩来似笑非笑一声。

仙尊在打结的绳子上走路(疯狂添高潮)最新章节列表

“是……我夫人送我的。”

杜薄说着,把扇子合上,在手里来回摩挲着:“是我们两个当年订婚之后,她送给我的。”

说到送给我的时候,杜薄很明显的有些虚心。

如果准确来说,是罗衣用这扇子打飞上门的他的,只是后来被杜薄捡起来,才发现扇子上面还有罗衣写的字,应该是罗老爷子和罗衣娘亲让的,弄一定情之物和杜薄相赠。

只是罗衣字迹歪歪扭扭像是虫子爬,不知道写了多少个,他捡到的这个也只是其中之一。

“罗衣的字居然这么丑吗?”

韩来抱臂,倒是坐的踏实:“我用脚写的都比这个好。”

杜薄一听这话不快了,把扇子挂回腰间:“郎君你最厉害,等下必定要用脚给我写一个扇面,等我拿回去和夫人好好炫耀一番。”

宋端捂嘴偷笑,低下头去。

谁知道韩来大言不惭的说道:“可是我的脚受伤了,你再等等吧。”

这人有时候真的可能被另一个人气死,杜薄用手锤了锤胸口,若不是多年交手经验十足,还真容易心症发作。

韩千年,你给我等着。

不多时回了将军府,苏合迎出来,几人进去会客堂,那里果然等候了四五个人,为首的便是辛利,也都是几个文散官儿。

“郎君。”

辛利带头行礼,几个人也都陪笑着拱手。

韩来拿捏着居高临下的姿态,淡淡道:“客气了,诸位请坐。”吩咐苏合上茶,又道,“不知几位今日来访,所为何事啊?”

那些人看了一眼辛利,后者狡狯的眼珠一转,这才道:“郎君这话就错了,也没什么事,只是微臣也曾是唐院首的学生,这次的事情多亏了郎君奔波,才能留下尤氏夫人的性命,所以这次是特地过来拜谢的,至于他们几个,也是感动郎君仁义,所以慕名而来。”

宋端在旁瞧着,心头冷凝。

既然提到了这事,那辛利明显就是过来邀功的,至于其他人,不过如韩来若说,投诚门客,想求一终身富贵罢了。

“慕名而来?”

杜薄话里有话的说道:“我还以为他韩千年的名号在这靖安城早就人尽皆知了,还需要慕名吗?况且他和二殿下关系极好,也是朝野皆知的事,为尤氏夫人出力,更是情理之中吧。”

还好有杜薄在这儿,很多话就由他代劳。

宋端淡笑,把这人带回来倒是正确的了。

“恕我直言,诸位今日过来,不过是为了讨一太子宫臣的位置罢了。”杜薄索性说开道,“不过我也丑话说到前头了,三殿下不吃挟恩以报这一套,更何况尤氏夫人的事,多半都是殿下自己冒死上柬搏圣人心意,咱们做的这些,只是杯水车薪。”

这话明显是说给辛利听的,那人最是会看眼色的,今日来也是碰一碰运气,一听杜薄这么说,立刻学乖住了口。

倒是剩下的几人不死心,其中一个胡子和头发全白的老者,脸上笑靥如花,对着狐假虎威的杜薄说道:“瞧大夫这话说的,我们哪里有本事去威胁三殿下,不过是想讨个好罢了。”

“是了是了。”

另有一人说道:“微臣家里有一嫡出小女儿,正当妙龄,若是郎君不嫌弃的话,可送进府上做一小妾侍奉。”

闻听此言,韩来抬起头,宋端更是微微蹙眉,终于语气冷淡的开口说道:“嫡出女儿作妾?”

那人忙不迭的点头,还以为宋端这样问是有意了。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宋端语气怪异的说道:“没想到这天底下,还真有亲爹为了自己仕途而将自己女儿奉献出去的,还这样的轻描淡写。”

或许是宋端把这话说的太直白了,出言的人愣了一愣,都知道宋端是韩来左膀右臂,立刻讨好道:“微臣还有一嫡出儿子,过了五月份就正好十八岁了,才情颇高,也风趣幽默,女史若是不介意的话……”

说着,试探性的看向宋端。

宋端整个人有些迷糊,这是什么意思,是要把自己刚满十八岁的儿子送给自己做面首吗?

这人还舍得,女儿便罢,连家中独子也豁的出去。

“你是把我当曹琦了是吗?”

宋端的语气已经很不善了。

那人察觉,不安的低下头去,和周遭的几人偷瞥几眼,也是悔不当初自己的失言,把宋端得罪了,这人其余人还怎么开口啊。

只是瞧见这一幕,韩来突然笑了一下。

刚才要奉献儿女的那人见韩来笑了,以为这事有门,也不去看宋端了,而是直接对着韩来说道:“郎君……郎君若是不弃,微臣女儿最会唱曲儿了,人也算标志,不如先送进府上伺候,郎君若是觉得还不错再留下也就是了。”

这一下,韩来脸上的笑戛然而止。

杜薄在旁哈哈的笑出声来。

辛利眼中讥讽。

这人还真是蠢到家了。

“公子。”

小篆突然过来,欲言又止。

韩来见状,让杜薄和宋端作陪,起身离开会客堂。

“怎么回事?”

韩来一边往出走一边问道。

“又来人了。”

小篆半路把他叫出来,只怕来人名头也不小,果不其然,进了长鲸居的花厅,背对着他的那人,正是户部尚书季青云。

韩来的警惕性一下就高了起来。

季青云是个最会搅混水的,也从来不和两位皇子扯上关系,怎么突然来这里了,这人的分量,可是会客厅那几人加起来都比不了的。

“季尚书。”韩来开口,“稀客。”

韩来并不打算和季青云寒暄,遂选择了单刀直入。

季青云没有转身额,而是侧着脸,打量着花厅中的布置:“还以为郎君会客,没有时间见本官了呢。”

“季尚书说笑了,那几个不过是杂兵,不值得我费神。”

“郎君这么说,可是抬举我了。”

“尚书自谦。”

韩来平静的看着他:“尚书今日来我这儿,想必和会客厅里的那几位的目的……没什么区别吧。”

说完又补充了一句。

“我不喜欢揣测人。”

“不算揣测。”

季青云说着,终于不紧不慢的转过身来,笑呵呵的说道:“郎君猜测不错,本官今日来的目的,也是良禽择佳木罢了。”

良禽?

这是在给自己脸上贴金吗?

韩来伸手,和季青云一起坐下,他打量着季青云,从这人的脸上看不出丝毫他意,果然是做官坐久了,这面具也牢固了。

“您是一部尚书,您若有意,川王喜不自胜。”

韩来则道:“根本不必托我之口。”

“君就是君,臣就是臣。”

季青云说道:“不能僭越,我们永远站在龙台之外,就算郎君和三殿下关系再如何亲昵,也要守着这三分规矩做事,这才是永远不会出错的为臣之道。”

韩来垂下眼眸,语气多有薄愠:“多谢尚书提点。”

季青云怎会听不出韩来的情绪,却还是道:“郎君冰雪聪明,这些事情不提点想必也是了然于心,否则这么多年,郎君和三殿下能维持着这般关系。”笑了笑,“是我多此一举了。”

季青云这话说的难听。

自己和元白是知己,却归咎于自己拿捏设计。

韩来深呼一口气,隐忍着自己的不快,又道:“有些东西,只希望尚书不要以己度人,觉得天下乌鸦一般黑。”

韩来有时候觉得,季青云这样的墙头草,倒是比张炳文那些人还要可恶。

季青云对视着他满含不忿的眼,呵呵笑着转过头去。

“郎君和三殿下年岁都还小。”

韩来攥拳,是说自己嫩吗?

“若尚书是来故意冒犯的。”他道,“您已经做的很好了。”

说来奇怪,季青云不是这样口无遮拦的脾气。

韩来瞥眼:“您有话不妨直说。”

“还有什么好直说的。”季青云似乎很有把握,“只不过是和辛利他们一样,想为三殿下分忧解难罢了。”顿了顿,意有所指,“就像我儿子林安,带着四学的学生,去西坊陈情一样。”

这便是杜薄刚才口中的挟恩以报了。

韩来攥着的拳头松开,季青云这么一说,他倒是释怀了,脸上的表情也松泛了许多,平静的看着他,语气和善。

“我想……季尚书是想说,从宝封买回祈月兄妹的事情吧。”

驴唇不对马嘴的话。

季青云赫然僵直。

韩来淡笑着说道:“季尚书以为狡兔三窟,殊不知早就被人做了标记。”又恢复冷凝的样子,“您把事情栽到曹琦头上,宋端去对峙,曹琦未免狗急跳墙,也说出您的名字来,原来是……”

“曹琦。”

季青云念着这两个字,态度缥缈。

韩来斜睨着他,也总算是在这笑面虎的神色里看到些别的,季青云想不到自己会知道祈月身份的事,也想不到自己会明说。

这件事情一出,季林安陈情的事也算不得什么了。

这人嚣张而来,必定灰溜溜而去。

“我知道,尚书当初是为了追缴国库的欠款,才不得以和曹家父女联手做扣的,只是这一扣。”韩来语气锋利,“可是把唐家那个儿子给扣的好惨啊,也直接害了唐院首不是吗?”

“或者我也可以这么说。”

韩来的眼神像是冬日的冷箭,将信誓旦旦而来的季青云戳了个遍体鳞伤,一丝好肉都不留。

“若不是季尚书这好计谋,曹家也不会就此顺水推舟,编排了这样大的一个陷阱来,从祈月到唐治,再到那封私藏的反诗,现在看来,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尚书您那。”

韩来声音幽幽,比这五月的春风风还要迷人三分。

只是这份温柔里,掺杂着得逞和不屑。

“既如此,尚书还有何脸面来这里求三殿下垂怜呢?”

韩来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化在季青云的耳朵里。

那人坐在一旁,目视前方,不为所动。

季青云到底为官数十载,什么样的场面都能镇得住,韩来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个半大小子,太青涩稚嫩。

能在自己面前这样耀武扬威,不过是抓住了自己的把柄,但说来说去也是个没有实质性证据的把柄。

没有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