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了指地上说:“姑娘,你的东西掉了。”

小婵下意识地低下头,果然看到地上掉着自己的帕子。

少女弯腰去捡帕子,刚要直起身子来,后脑勺忽然挨了一下。

那女子动作快如闪电,连旁边的人都没看到。

眼看小婵就要昏倒,女子急忙伸手一拉,小婵便歪倒在她的怀里。

女子扭头看了看周围,见无人注意,这才扶着小婵快步走向了旁边的小巷。

女子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这一幕恰好被不远处的贾相如看到了。

贾相如一直默默地跟在几位姑娘的后面。

他看到小婵和一个少女搭讪,起初并没有在意。

等到小婵弯腰去捡东西时,那女子忽然一个手刀劈晕了小婵,他才察觉到了不妙。

男人立刻冲了过去。

可大街上人太多,这大大影响了他的速度。

等他费尽万难地冲到那边时,小婵和那名少女已经全都不见了踪影。

光天化日之下,这女子竟然当中抢劫民女,真是太放肆了!

不远处正好有几名巡逻的官差,贾相如立刻对几名官差亮出了腰牌,说明了情况,带他们分头找人。

可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那名女子和小婵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劫持小婵的女子便是长平公主的侍卫冷月。

冷月方才下手并不是很重,她刚把小婵拖进了旁边的巷子,少女便醒了过来。

“你,你是谁?”看清楚面前站着的两名陌生的女子,小婵一时有些愣怔。

如果是两名男子,她还能理解成强抢民女,可两名女子抢她过来干什么?

桌子把腿张开求饶h(很黄很肉的共妻文大肉)

长平公主站在那里,眼底闪过寒光。

少女长得是不错,可就算再好,那也只是个贱人。

负责跟踪的人说,贾相如一直不远不近地跟在几名姑娘后面。

准确地说,是跟在这位姑娘后面。

听到这话,长平公主怒不可遏。

原来,贾相如频频来妙音阁,竟是为了这个丫头?

她上前一步,站在少女的面前,居高临下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小婵虽然单纯,却也不傻,看到眼前的少女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再联想到之前听说的一些传闻,她便隐隐明白了她的身份。

“您是……长平公主?”

长平公主冷哼一声:“你叫小婵是吧?的确又几分姿色,本宫看中了你,想把你带回去,你觉得怎么样?”

小婵愣了一下。

长平公主看中了她?

是想把她送给哪个王孙公子做小妾吧?

小婵想到这里,不由得气红了脸:“殿下,想必您也听说过,小婵是个清婉,卖艺不卖身,请殿下见谅!”

长平公主果真是飞扬跋扈,看中了她就动手抢人,真是欺人太甚!

长平公主咯咯笑了起来:“本宫看中了你,那是你的荣幸,什么清婉?一个花娘,还装什么清高?”

小婵倔强道:“殿下若是看中了奴家,不是应该去妙音阁,和奴家的东家谈吗?这当街抢人算什么事?”

“你们东家就是个泼妇,本宫跟她谈不拢,只要把你悄悄带回去,再悄悄处理了,你们东家没了你这个台柱子,本宫看她还怎么迷惑男人?”少**恻恻地笑了起来。

“你,你想杀了我?”小婵面露惊恐。

长平公主冷笑一声:“你们东家就是个狐狸精,自己勾引男人不够,还培养出你这么个狐狸精,让这天下的男人都学坏了,你这样的祸水,留着就是害人,所以,本宫要杀了你,为民除害。”

小婵知道,长平公主这话不是假的,这个女人是真的想杀了她。

求生的本能让她立刻扯开嗓子大喊:“救命啊,长平公主想杀人啊——”

长平公主抬手就给了小婵一记耳光,冷笑一声道:“不识抬举的东西,这里是深巷,就算你喊破了喉咙都没用,冷月,给我动手——”

冷月上前一步,从腰间抽出了刀子。

“住手!”

长平公主下意识回头,看到出现在眼前的男子,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贾世子?”

贾相如面无表情地走过来,冷冷道:“殿下,不知这位姑娘犯了什么错,殿下竟然公然要在大街上杀人?”

见贾相如居然要英雄救美,长平公主更是怒不可遏:“这位姑娘有眼无珠,在大街上冲撞了本宫,本宫所以才想惩罚她一下。”

“冲闯了殿下?”贾相如蹙眉,“她是如何冲撞殿下的?殿下可有哪里受了伤?”

见贾相如这样袒护这个女孩儿,长平公主心里怒火更甚,讥笑道:“贾世子这样维护一个花娘,莫非是看上了她?”

小婵看着从天而降的男子,也是一阵惊诧。

她认出来了,这位就是刑部的那位贾大人,上次为了杨侍郎的案子,这人曾经三番五次想找她,都被姑娘拦住了,

想不到今天他竟然会为自己挺身而出。

小婵感动之余,却不想连累了贾相如,连忙澄清道:“殿下,奴家与此人素不相识,您还是不要冤枉好人。”

见这两人互相袒护,长平公主更是怒火中烧,朝冷月抬了抬下巴道:“冷月,把这个冲撞了本宫的歹人带回去。”

贾相如急忙拦在小婵面前:“殿下,如果这位姑娘冲撞了您,让她给您道个歉就行,没必要带回去吧?”

长平公主忽然撩起手臂,冲着贾相如微微一笑:“贾世子,本宫差点忘了,你是刑部的,这位姑娘假装冲撞我,其实是企图谋杀本宫,本宫现在想把她带回去查清楚,你也要拦住吗?”

男子不可思议地看着长平公主:“殿下?”

“带走!”

长平公主一声令下,旁边走上来两名侍卫,立刻扭住了小婵的胳膊。

小婵声嘶力竭道:“殿下,明明是你的人劫持了我,你怎么可以倒打一耙?什么谋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