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着脸问:“贾世子是来见冯大姑娘的吗?”

她是堂堂的公主,是这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可贾相如就是这么贱,宁可要那个什么都不是的冯大姑娘,也不愿意做她的驸马,这口气她无能如何也咽不下。

“殿下误会了,微臣刚才已经说了,来这里纯粹就是为了放松一下,没有别的意思。”贾相如客气而疏离道。

长平公主笑了起来:“放松一下?那为何不去别的地方,却偏偏来这妙音阁?”

少女笑魇如花,可贾相如却在她的眼中看到了杀气。

想到惨死的冯二姑娘,贾相如只觉得后背发凉。

“微臣曾听同僚们说,这妙音阁的姑娘们个个身怀绝技,尤其是小曲儿唱的更是一绝,早就想来见识一下,却一直抽不出功夫,今天正好无事,便顺道来过来看看。”

“听小曲儿?来这里的男人,可不光是为了听小曲儿,贾世子可真是与众不同啊。”长平公主显然不信。

贾相如面不改色道:“别人的喜好我不清楚,不过微臣的确是为了听小曲儿而来。”

“是么?”长平公主深深看了贾相如一眼,扭头看向楼下的大堂。

楼下的台子上,一位窈窕少女正素手轻拨,弹着一首轻快的琵琶曲,引得大堂里一阵叫好声。

片刻之后,少女表演完毕,对着众人屈膝行礼,缓缓退下。

随即,另一名身穿粉衣的少女款款走上台来。

台下有道声音在喊:“花槐出来了?”

贾相如端着酒杯的手紧了紧,面上却不动声色。

这琴音……不像是小婵姑娘弹的

长平公主侧耳细听了一会儿,撇嘴道:“你说妙音阁的姑娘们个个身怀绝技,我看也不过如此嘛。”

贾相如抿了抿唇,没有吭声。

这时候,楼下又传来了骚动,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厉害。

贾相如不经意地朝台下看了一眼,就见一位红衣少女抱着琵琶款款走上了台子,随即素手一拨,一阵激荡的琴声响起,台下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男人握着酒杯的手微微一抖。

小婵出场了!

想到长平公主在旁边,男人竭力保持着平静。

长平公主听着那琴声,不由得皱眉:“都说这妙音阁的姑娘弹得琵琶好听,本宫听着好像也不怎么样啊?”

校长玩弄漂亮女教师,再往里面点啊对就是这里

贾相如没有开口,眼底有嘲弄一闪而逝。

长平公主果真是个草包,这么好听的琵琶曲,她竟然听不出好来?

京城里都传说冯大姑娘是个草包,琴棋书画一窍不通。

可能够开出这么一家有品位的画舫,绝对不是不懂音律之人开得出来的。

冯大姑娘一定是藏拙了。

一曲弹完,台下再次爆发出掌声。

小婵姑娘表演完了,该下场了。

好不容易来了一次,却因为长平公主在旁边,他连看一眼喜欢的姑娘都不敢,生怕被长平公主看出端倪。

可男人到底有些不甘心。

被长平公主发现了,以后再来妙音阁的机会就不多了。

错过了今天,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看一眼心仪的姑娘。

贾相如站了起来,对着长平公主拱了拱手:“殿下,微臣先行告退了。”

说罢不等长平公主回应,就急忙起身走了出去。

“贾世子,你去哪里?”眼见贾相如匆匆离开,长平公主扬声问。

“微沉……内急!”贾相如顾不得回头,撂下一句话就匆匆下了楼。

长平公主就算脸皮再厚,也不可能跟着他去净房吧?

少女眉头紧蹙,直觉有些不对劲儿。

这家伙反应这么大,莫不是见到什么人了吧?

这般想着,她便下意识地往外看去,恰好看到贾相如走出了大门。

长平公主眯了眯眼。

贾相如不是说去净房吗?怎么出去了?

少女眼神猛地一缩。

今天可是七夕,贾相如是莫不是要去和哪个姑娘见面的吧?

“来人!”

冷月推门进来,对着长平公主行礼:“殿下。”

长平公主抬手朝窗外一指:“给我盯着贾相如,看看他去了哪里,然后回来禀报。”

“是!”冷月答应了一声,立刻转身退了出去。

而这时,贾相如在人群中挤来挤去,总算挤到了小婵面前。

今天是七夕,街上很热闹。

小婵自从来到紫烟湖,这还是第一次和小姐妹们一起逛街。

几个小姐妹一路东张西望地逛着,显得兴奋无比。

“街上人多,你们可要跟紧了我,不要走散了。”紫陌不放心地关照道。

几名小丫头走了一会儿,紫陌回头看了看,忽然眼神一紧:“咦,小婵呢。”

“你没和小婵在一起吗?”

小丫头一愣:“没有啊,你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紫陌立刻扯开嗓子喊:“小婵,小婵——”

可周围的人太多,嘈杂声太大,她的声音很快被淹没了。

“小婵好像不见了,怎么办?”旁边的小丫头无助地看向紫陌。

“那么大的人,怎么会不见呢?咱们分头找一找。”

紫陌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有几分不安。

刚刚她们明明几个人在一起的,小婵就算要离开,肯定也会和她们说一声,怎么会不告而别呢?

大街上人来人往,人虽然很多,却不算拥挤。

几个女孩儿在人堆里找了一阵,依旧不见小婵的身影。

紫陌立刻道:“先不找了,咱们先回画舫,把这件事告诉姑娘。”

另一个小丫头迟疑道:“可是,万一过一会儿,小婵找回来了,却看不到我们怎么办?”

“这样找,很难找到,还是回去多叫几个人一起找比较好。”紫陌语气坚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