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有虞美人的明显标志,那散发年画的人,也会不停地吆喝,说明虞美人是什么,什么时候开张,开张的时候还有很多活动和优惠等等。

就是这年画往外面一撒,就算是之前完全不知道淑媛,不知道虞美人的,也都知道了。

而且,还有另外一件事,竟也成了虞美人开张宣传的一大助力。

那就是周婷芳带着嫁妆车队赶来要嫁给沈念,沈念却将周婷芳赶了出去,并且表示他想要的成亲对象是淑媛,而且只有淑媛。

这是淑媛都没有想到的事。

她没想到,周婷芳周大姑娘,竟然帮自己做了最“好”的宣传。

这下子,她几乎都不用往上京和其他的大镇店去做宣传了,周婷芳这件事很快就会传到上京,估计还会传到京城,甚至整个大梁境内。

兴隆庄,宋家老宅

宋家人吃过了小留住儿的满月酒,就都没往庆丰去了。但是他们还是很快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因为有好事的人拿了虞美人印的年画送来给宋老爷子,然后就很顺便地说了周婷芳事件的进展。

宋老爷子似乎不大爱听,也不等那人说完全,就客客气气地把人给送出了门。

“这年画……”宋秀山手里拿着年画,犹豫不定地问宋老爷子。

宋老爷子半晌没说话。

“让你媳妇舀一碗白面,赶紧打点浆糊,咱就把年画给贴起来。”宋老太太就说,“正好往年的都旧了。”

宋秀山看宋老爷子不说话,就忙答应一声,给吴氏传话。

吴氏就打了一碗浆糊,和宋老太太一起,就把年画给贴起来了。

“这是我四丫头印的吧。我估计四丫头现在是忙,要不然,肯定早给咱们送来了。” 宋秀山就说。

“这是小事。”宋老太太就说,“她要干的大事可多,不能总因为这点小事耽误工夫。”

娜娜的yin荡生涯H全文:翁公好猛好紧好硬使劲好大

竟然十分理解并支持淑媛。

宋老爷子还有些愁眉不展的样子。

宋老太太就有些瞧不上,她数落宋老爷子,从来不看周围有没有人,所以也不避讳孩子们还在。

“你蔫头耷脑的干啥?淑媛这不是大好事?”

“我也没说啥。”宋老爷子就辩解道,“终归不和气。” 这竟是放着虞美人开张在即的事情不谈,一心寻思的是淑媛跟沈念的婚事,还有一个周婷芳。

“而且,还闹的这样沸沸扬扬的。你知道人家背地里咋说!好听的都当着咱们面说,那不好听的,还不知道是啥样话呢。”

宋老爷子都没听见别人说了什么难听话,却已经快被自己的想象折磨死了。

“你管他们背地里说啥难听话。这人嘴两张皮,管你做啥事,人家不说你好,照样能贬斥你。你寻思你过去做的都是敞亮事儿,就没人背地里讲究你?你可算了吧。”

宋老太太都懒得再翻过去那些旧账了。

“好在这小的一辈都不随你,不然还不知道吃多少亏,一辈子过不安乐。”

宋秀山也劝宋老爷子:“爹,你把心放宽了。依我看,四丫头就是胆子大,别的,她也不会做啥出格的事儿,咱家家教在这摆着,老四两口子都是本分人。”

难得的,这么一个一天统共说不了几句话的人,一次性说了这么多,还是赞成淑媛的。

宋老太太就瞧了宋秀山一眼,心里想到什么,但是却没有说出来。

宋老爷子似乎想开了一点儿,然后脸上还是没啥笑模样。

“你这还哪儿不满意啊?”宋老太太就问。

“老二那一股……哎……”宋老爷子就叹气,原来他心里装的不仅一件事。比起淑媛来,他更操心的,是宋俊山那一股的事。

现在快雪堂还有宋德山那边,肯定都一心忙着淑媛的事,对宋俊山的事可能就没啥工夫管了。

可是,最需要多管管的,正是宋俊山这一股人。

“你别寻思了。你总寻思这些事,你一天天就啥也别干了。”宋老太太不耐烦。何况,宋俊山的事,他们已经管不了了的。

而淑媛虽然忙,却并没有忘记兴隆庄的人。

这天下晌,淑娴就坐着车回来了,是栓柱亲自赶的车。原来栓柱去庆丰有事,回来的时候,淑媛就让他带着东西给宋老爷子和宋老太太。淑娴闲着没事,也跟着回来了一趟。

这捎来的东西里,就是不少虞美人印的年画。

“咱自己家里贴贴,多的我四姐说,让我奶随便送人。不够了,再跟她要。”淑娴笑嘻嘻地说,在快雪堂住了两天,她人都显得开朗了很多。

“这年画比外面卖的都好。”栓柱一边喝热茶,一边也笑着说。

他一到这老宅,立刻就受到了最为热情的招待,宋老太太看着他眉开眼笑的,亲手给他泡的热茶。

“我看了,是挺好。哎呦,这花样还挺多。”宋老太太一边挑拣着年画,一边夸,然后她还有点担心。“这些都是白给人的?那得花多少银子啊。淑媛这丫头是能挣钱,可也真能花钱。”

这些花销,虞美人开业之后,肯定能很快挣回来。

但是拴住不这么说:“四妹说了,这白给也没白给别人,都是咱乡里乡亲。”

宋老爷子就爱听这样的话, 而且栓柱来了,他的脸上也有了笑容。

栓柱还捎来了淑媛的话,说是开业那天, 有舞狮子,还有其他杂耍,要请老宅的人过去看热闹。

“我们老的就不去了。”宋老爷子和宋老太太都说。

老两口不仅上了年岁,而且从来都不是爱热闹的人。

宋老太太还问,淑娴是留下来,还是回去。

淑娴就有点不好意思,用眼睛瞟栓柱。

栓柱忙说:“师傅师娘有话,想让五妹在快雪堂多住几天。过年再给送回来。”

“那你今天还跟回来干啥?”宋老太太就问淑娴,眼神似乎有些不善。

淑娴竟也没十分害怕,却也没说什么。

宋老太太却自己缓和了脸色:“就仗着这车方便是吧。算了,大年底下的,就让你去多享几天福,也省的来回乱跑。”

吴氏在一边紧张地抠着衣角,听宋老太太这么说了,才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