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青媖朝她俯身,凑到她面前。

见人都走开了,那妇人艰难地从怀里掏出一物,快速地塞到苏青媖怀里。

苏青媖手刚动,想看看何物,那妇人就用手按住了她。

流着泪:“求求你,救救我家公子……求你救救他。他被人抓到山上了……他不能死,不能……”

“好好,你放心,我马上命人上山打探情况。”

那妇人得了她的承诺,满脸感激地点着头,浑身也泄了劲。

还是死死地盯着她,一字一句,艰难地开口。

“找到我家公子,让他不要回去……不要报仇,做个普通人……麻烦你,把他当儿子一样……把他养大成人……”

说着就跟苏青媖耳语了几句。

苏青媖眼睛都瞪圆了。

看向她。

“求你,救救他,养大他……我观你面相,是个好人,我替我家主子,谢谢你……下辈子,我给你做牛做马……”

苏青媖半天没回过神来。

见她紧紧拽着自己,等自己一个承诺,明明已经气血耗尽,但就是不肯闭眼。

苏青媖点头:“好,你放心。我儿子也这般大,以后就跟我儿子养在一起,亲兄弟一样。”

“好,好……做个普通人,不要回长安,不要回去……”

说刚落,手就从苏青媖的手臂上滑落。

苏青媖愣愣地抱着她,不知该做何反映。

“小姐。”

“嫂子。”

“她说她家的小公子被人劫上山了,拜托我上山救他,并抚养他长大,让他当个普通人。”

“这……”

“是他的身份不好示人吗?”

苏青媖点头:“是崔家人,崔家旁支。你们听过就算,不可再跟别人说。”

“是。小姐放心吧。”

“妹子你放心,我嘴严着呢。”

“嫂子放心,我谁也不说。”

思渊对那妇人方才的防备表示理解。她人都快死了,还惦念着她家公子,怕别人再暗害了他,妨着他们也是人之常情。

苏青媖把怀里的东西和她家主人的身份瞒下了。

不是不信任思渊等人,只是因为事情太重大,多一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

那妇人塞到她怀里的东西,她还没看过,还不知道是什么。但她心里突突的,怕是此物干系重大。

苏青媖半真半候地解释了一番,也是怕思渊等人心里有芥蒂。

此时见他们理解,也就松了心。

“我们帮着把人埋了吧。”

“好的,小姐。”

粗大颤抖侠女屈辱迎合:手指快速进出着h

“有没有人活着?有没有什么别的东西?”

“没有。都死了。也没找到别的,包裹和值钱的东西只怕都被土匪劫上山了。”

“连丫鬟和侍卫身上的佩饰都夺了。”

“何止,连人家身上的外裳和鞋子都剥干净了。连身遮体的衣裳都没给人留下。这群贼子!蝗虫一样!”

“这乌全忠是清算了多少人啊。连小孩子都没放过。”

“他一向不都是赶尽杀绝的吗?末帝都禅位给他了,为绝后患,还不是把人鸩杀了。”

“小豆子!”苏青媖忙斥了一句。

“嫂子,我知错了。”

“我们现在还在外面,不可妄议朝事。”苏青媖就怕他一个不慎,引来祸事。

“就是,你不怕被他的爪牙听到了,把你抓过去受鞭刑啊?没准还把你大卸八块!”花豹吓他。

“我不说了。”小豆子忙抿紧了嘴。

众人合力,挖了一个大坑,把这家的二三十个随从侍女都收敛了。

条件简陋,但好歹给了他们一个体面。

收拾好后,思渊便说:“小姐,我上去看看。”

“我也去看看。我怎么着也当过山匪,进个山还不在话下。”花豹自告奋勇。

“我也去。”小豆子也跃跃欲试。

“你还是留下来保护我妹子吧。”

最后,小豆子和张勇留下,思渊思源和花豹进山打探消息。

坐等无聊,想起方才看到的惨状,三个人又忍不住一阵唏嘘。

“嫂子,你说,这群山匪把人一家都灭了,干嘛还留个孩子?”

因为这孩子身份贵重。

但苏青媖没说出口,把话憋住了,只道:“山匪哪里有个够。怕是想挟持了孩子,向他的家人要好处呢。”

“这群贼子,也不怕吃多了撑着。”

三个人在林子里等候消息。

小豆子等着无聊,去山里打了几只野鸡,收拾好了,放火上烤着。

跟着嫂子出来就是好,半点没觉得受罪,好像在游山玩水一样。

吃的喝的,嫂子安排得明明白白,油盐都装在竹筒里带着。这么冷的天,还有陶罐可以吃个热食。

苏青媖也闲不住,在林子里捡了些菌菇,又在一个山壁里接了一陶罐的水,烧起菌菇汤来。

野鸡烤好了,汤也得了。三人便坐着分食了。

才吃完不久,就见思源跑了回来。

“小姐,山里有一个土匪窝,人数不少。白天怕是很难攻进去救人。思渊和花豹还在那里盯着,我回来跟小姐说一声。”

“人很多吗?”

“怕是得有一二百人。”

“那就不能硬闯了。”苏青媖眉头紧皱。

对方一二百人,他们只有六个人,张勇等人手上功夫再好,对方人海战术一用,怕是也抵挡不住。

但小豆子和张勇跃跃欲试。

男人骨子里大多有些热血。路见不平,就想上去跟人较量一番,跟对方辩个曲直。

苏青媖想了想,即便晚上要搞偷袭,要偷溜进去,也得找好路。不然山里情况复杂,一不小心,人没救出来,倒把自己栽进去了。

“你们找到路没有?”

“正在找。”

苏青媖便说道:“把马和车厢藏起来,我跟你们去找找。”

“不用,小姐,你在外面呆着就好。你要是出了事,我们怎么跟越王交待。”

“没事。我在山里呆久了,对山里的情况比你们熟。”

“我们先把要紧之物藏到树上,车厢藏到密林里,马也藏好。”

大家见说不过苏青媖,便也只好照着她的话去做。

等把东西藏好,苏青媖便跟着他们进了山。

苏青媖有个作弊神器,她是觉得没准她比他们潜进去更便利呢。没准人还得靠她救出来。

一行人便悄咪咪地摸进土匪窝附近。

也不知是才占山为王的,还是太过自信,这土匪窝连个守卫和放哨的人都没有。

苏青媖等人心里,忽然就轻松了些。

看来只是一般的土匪,不成气候。

如此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