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因子已经深深地注入小甜甜的血液……”夏虫虫戳戳冷圆圆的手臂。

冷圆圆腾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瞪圆了大眼睛关注前方形势。

她怕曹霸天和冷甜甜打起架来冷甜甜吃亏,准备随时出手帮忙。

打架有没有道理她不管,先把外人揍了再说。练那久的沙袋可不是白练的。

冷圆圆对自己的腿功还是很有自信的。

“哟嗬冷甜甜啊冷甜甜,”曹霸天从桌上跳了下来,一步一步朝小甜甜跟前走去,“人很瘦,胆儿倒很肥,是不是咱们来个单挑?”

冷甜甜小眼睛暴出精光,“来啊,怕你咋地?”怕你就不是合格的冷家人。

冷圆圆见势不对,立即冲到讲台上,用小身板隔开了曹霸天和冷甜甜,瞪着大眼睛拍着曹霸天的肩膀说:“曹霸天,你扰乱课堂本来就不对,你还想打人?”

夏虫虫也飞奔上讲台,马上动用资本的力量威胁曹霸天,“曹霸天,你今天敢动甜甜和圆圆,信不信我明天就让你妈妈从丰源集团下课?”

曹霸天在班上就怕冷圆圆和夏虫虫,但冷甜甜这么挑衅自己,他确实感到不服:“圆圆,你是我的偶像,我不愿意跟你起冲突;

虫虫,你是丰源集团的小老板,我也不想跟你斗;

我只是想跟甜甜好好比试比试,不可以吗?”

冷甜甜想起自己小本本上记录的林婉如的语录,感觉夏虫虫动用资本力量有点过火了,就对冷圆圆和夏虫虫说:“虫虫圆圆,不用你们出手,我自己就能摆平他。”

“你有几分把握?”冷圆圆扯了扯小甜甜的衣袖,冲甜甜眨了眨眼睛。

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榨果汁|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

“九分,”小甜甜给了小圆圆一个安慰的眼神,低声说,“放心吧。”

“那好,”冷圆圆也为冷甜甜的勇气和自信感到欣慰,回头对曹霸天说,“你们要和平比武,不能伤筋动骨。”

屈小柔是才来的实习生,一见小魔头要动武,连忙喊:“你们不能打架哦,打架不是乖宝宝。”她感觉几个小魔头都不省油,怕局面自己无法控制。

夏虫虫是个动脑型宝宝,权衡利弊,他想了个对冷甜甜有利的比试方案:“曹霸天,你们就比吊单杠。”

“吊单杠啊?这个好。”屈小柔感觉不错,只要两个小朋友不打架,吊啥都行。

曹霸天是男孩子,他自认为吊单杠自己有优势,就爽快答应了,“吊就吊。”

“我不同意!我坚决不同意!”谁知冷甜甜却是一个很较真的人,她感觉如果真要比试就不应该选一个自己的强项。

“你难道不想获得胜利?”夏虫虫在体育馆就见证了小甜甜吊单杠的能力,本来还在为自己的机智而陶醉,谁知小甜甜竟不买账。

按照兵法来看,不该是以己之长攻人之短吗?

“这对天天不公平。”出人意料的是,冷甜甜竟说了一句很硬气的话。

“不公平?”智商爆表的夏虫虫傻眼了,他搞不清小甜甜的大脑回路了。

他认为只要能获取胜利,公平应该是弱者应该计较的。

到底是公平重要还是胜利重要?

“姐姐说的,只要不是对大坏人,我们就不能不择手段地获取胜利。”小甜甜成为冷家人之后,也感觉受到冷丝雨、林婉如的价值观的影响。

小甜甜心想,曹霸天毕竟不是大奸大恶之人,也算是人民内部的一员。

就算是要赢,也要赢得理直气壮,也要让曹霸天心服口服。

“我认为很公平啊。”曹霸天感觉冷甜甜自信过了头,要吊单杠怎么说也是男孩子占优势。

冷圆圆认为公平和胜利对冷家人都重要,就抛出另一种比试方案:“甜甜,曹霸天,那你们先比吊单杠,然后比掰手腕,怎么样?”

“好啊好啊。”屈小柔也认为不错,她认为这两项竞技项目既能配合华国的全民健身运动,又不伤大家的和气,还能让大家一饱眼福,实在是一举几得的好主意。

……

天翔中学高二某阶段考试考场,夏鹏飞埋头奋笔疾书,写着写着发觉签字笔笔芯里的油墨用完了。

按照校长陈丽珠的规定,考试期间考生是不能出考场的,即便是身体因为特殊原因要出考场的,也需要提前跟班主任报备。

如果擅自出考场,该科考试成绩作三分处理。

夏鹏飞举手向监考老师示意,这个考场的老师是高二、二班的班主任姜雯老师。

“有什么情况?”姜雯走下讲台,低声问。

“想借支笔。”夏鹏飞声音压得很低,但不远处的冷丝雨却听得一清二楚。

小妮子身体器官的各项机能都貌似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