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小医馆找你又不见踪影,打你电话又不回,我以为你凭空消失了呢?”

褚城笑笑的说。

“我去了一趟华北。”

“是吗?

去华北做什么?”

程茜好奇的问。

褚城没有给程茜说太多,他简单的敷衍了几句说。

“去办一点自己的私事。”

“我说呢?”

“也难怪,近期你都不在江城,原来是去华北了!”

程茜在那抱怨的说。

“对了,姐夫,我姐这些日子有去小医馆找过你!”

程茜忽然冒出一句。

听到程梦的名字,褚城脸色有一点点不好,淡淡的问。

“她找我什么事?”

“肯定有事,不然她去找你做什么?”

褚城没有说话。

“姐夫,我问你个问题行吗?”

程茜忽然抬起那漂亮的大眼睛问。

褚城淡淡的说。

“你问吧!”

“你说你和我姐还有可能复婚吗?”

程茜认真的问。

听到这话,褚城苦笑的说。

“你觉得呢?”

程茜立马说。

“要我说肯定可以。在半个月前,我姐半夜高烧了,迷糊之中她嘴里一直念叨你的名字。而且有好几次,我听到她一个人偷偷的躲在房间里哭泣,我猜她肯定是因为思念你的缘故。”

褚城听到这,自嘲地笑了!

就她?

会想我?

她宁愿和那样一个妖冶的男人在一起,也不愿意和我,她怎可能是会想我?

“茜茜,你应该是听错了,不要瞎编来安慰我,我和你姐是不可能的。”

褚城肯定的说。

不是吧?

“姐夫……是不是我姐这样做,让你彻底的死了心?所以你不愿意在接受我姐了?”程茜关心的问。

褚城笑笑的说。“你别忘了,是她主动提出离婚的。而且她……”

褚城好想说。程梦她宁肯和一个妖冶的男人在一起,也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我凭什么一定要吊死在一棵树上?

“那姐夫……”

程茜还想替自己姐姐说点什么话。

褚城直接扯开了话题说。“你告诉我,为什么一个人在这儿?”

很显然褚城不想再提程梦。

程茜也没有在说这个话题了,她看出褚城不想提。

四合院婬乱版阅读,欧亚激情偷乱人伦小说专区

再说了,我姐做得那么过分,换作谁都会受伤的。

“我是陪我爸来这逛逛!”

程茜开心的说。

“陪你爸?”

“我爸近期不是对古玩字画特别感兴趣,他听说天一阁有一批唐宋名贵字画展出。刚好我在家,他非拉我一起来看看。”

“但是我觉得太无趣了,就一个人出来溜溜!”

褚城淡淡的“哦”了一声。

程建明喜欢收藏古玩字画褚城是知道的,所以没有多问。

褚城和程茜在这愉快的聊着天,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到是爸程建明的来电,程茜立马接起来。

“喂,爸!”

接电话的是一个凶巴巴的男人。

“你是程建明的家人?给你一个小时,马上给我带五千万来换人,不然我要这个老不死的一双手。”

随着凶巴巴的人话音落下,突然传来了爸熟悉的声音。

不会吧?

“爸,爸……”

“请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程茜

听到这话脸吓得惨白。

电话里的人说。

“老子李四,你爸把我们天一阁店内的古玩字画损坏,必须赔钱!”

程茜这一下吓傻了。

损坏古玩字画?

赔钱?

“一个小时立马给我拿钱来,否则你爸的手就废了。”

电话里凶巴巴的声音说完就“啪”的一声挂了。

程茜收起电话脸色大变,一时间不知所措。

褚城刚刚也听到了那凶巴巴的声音,关心的问。

“茜茜,到底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我爸在天一阁弄坏了古玩字画,对方要求一个小时拿出5000万作为赔偿,否则就废了我爸的那双手。”

程茜用颤抖的声音一边说,一边钻进了褚城的怀抱里大哭起来。

褚城眉头紧锁。

那破玩意儿要那么多钱?

褚城了解程家家境不差,但也不能说太好。

可这么短的时间,要拿出5000万,那就有点棘手了。

再说了,程建明的为人自己是知道的,他做事情一向细致,怎么可能随便弄坏价值连城的文物?

一想到这,褚城立马说。

“茜茜不要哭,没事的,我陪你过去一趟!”

“姐夫,你居然肯陪我去?”

“你父亲的事,我必须去!”

褚城一直以来对程建明的

听到褚城这样说,程茜立马不哭了。

他一直以为褚城和自己姐姐离婚后,就不会在帮程家任何一个忙。

真没有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刻,褚城还肯管这事。

“真是太感谢你了,姐夫!”

和褚城道过谢之后,程茜立马带着褚城去了天一阁。

天一阁!

是江城最早的一家的古董店。

听说这家古董店的古玩字画都是价值不菲的。

记得前两年一副《兰亭集序》竟以好几个亿天价拍卖出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程茜和褚城就来到了天一阁。

天一阁是中式建筑房,就像一座亭台楼阁款的结构。

看那牌匾特别的庄严。

“姐夫,我们到了。”

程茜指着天衣阁的朱砂红大门说。

说完他们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宽敞的天一阁里,两人一进来就看到久名身材魁梧的保镖,其中一个凶巴巴的秃头在那大声嚷嚷说。

“你们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