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自己刚刚施法念咒都无效,原来是中蛊了。

吴泉礼又对于北恭敬道:“于大师,请你救救我父亲。”

于北道:“我刚刚的毫针只是止住老太爷的狂躁,要解蛊毒得另寻他法。我开几味药你让人去买来。”

言毕写了几味药交给吴泉礼。

吴泉礼连忙叫人去买,不到半小时药买回来了。

于北已经注明研磨成粉末。

这时让人和水给吴老太爷服下。

咕噜噜!

几分钟后,吴老太爷肚子叫了起来,两个下人连忙扶着吴老太爷去厕所。

等吴老太爷再回来时,面色明显变了。

于北拔掉毫针,一会吴老太爷醒过来。

眼睛已不再血红。

“爸,你感觉怎么样?”吴泉礼激动不已。

吴老太爷转转眼珠子看看屋里的人,说:“没事,就是有点疲倦,我这是怎么了?”

吴泉礼道:“你刚刚又发病了,多亏这位于大师,你现在彻底好了。”

以前父亲发狂都要给他吃肉喝血才能安静下来,现在没吃肉也安静下来了,想必已经好了。

吴泉礼又激动地对于北道:“于大师,你真是神仙降世啊!”

吴老太爷看着于北,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这小哥这么年轻竟然治好了他的病,真是奇人。

连忙道:“多谢于大师救命之恩,老夫感激不尽。”

于北微微笑道:“不客气,你身上的毒素并未除尽,尸气也要清除,身体元气大损也需要补一下。我开个方子,你慢慢调理即可。”

言毕写了方子,交给吴泉礼,吴家父子感激不尽。

这时圆澄大师凑上了笑着说:“于大师,我被咬伤了,会不会中毒啊?会不会变僵尸啊?”

他没有真正见过僵尸,据记载被僵尸咬了可是会变僵尸的。

而且吴老太爷也不是真正的僵尸,所以他不确定。

眼前这个年轻人明显比自己厉害,得赶紧求助于他,小命要紧。

“这个可不好说。”于北淡然一笑道。

吴老太爷身上已经有浓郁的尸气,被咬了尸气入体,就算不会尸变,到时候被尸气侵蚀生机也是很严重的。

啊!

圆澄顿时就吓住了,他以为自己要变僵尸了。

大粗硬黑长受不了:荡公乱妇第1章方情

连忙哀求:“于大师,求求你,救救我。刚刚是我有眼无珠,你大人大量千万别跟我计较。”

于北看着圆澄微微一笑说:“要我救你啊?也行,给钱,一千万。”

这个和尚目中无人自以为是,于北可没那么好心白白去救他。

啊!

圆澄脸色顿时一阵灰暗,三千万没赚到,还要倒贴一千万。

这,剜他的肉啊。

这时吴泉礼说道:“于大师,圆澄大师为救我爸才受伤,你救救他,这一千万我出。”

圆澄闻言大喜过望,不过这钱确实也应该吴家出。

于北倒是无所谓,反正能收到钱就行了。

开了个药方给圆澄,让他回去服用一个月清除尸气。

圆澄大喜不已,连连道谢。

于北又对吴泉礼道:“你父亲现在阳气衰弱,邪物很容易乘虚而入。有没有玉石物件我给你画个符,保证诸邪回避。”

“有有有。”吴泉礼连忙说,让人去老太爷房里取了一个玉石配饰出来。

于北念咒凌空在配饰上画了个符交给吴老太爷,嘱咐他随身携带。

吴老太爷连连道谢。

这时圆澄大师惊愕得瞪大了眼,指着于北不可置信地说:

“凌空画符,你这……这……你竟会这种技能?”

一般人画符都是要借助黄纸朱砂的,凌空画符,没几十年修为根本练不出来。

就算有几十年修为也不一定练得出来,这位施主这么年轻就会如此技能,那是高人啊,妥妥甩自己十八条街啊。

自己刚刚竟然在他面前摆谱?

真是关公面前耍大刀,我丑死自己了。

他顿时无比地羞愧起来。

双手合十鞠了一躬说道:“于大师,你才是真正的大师。我再修炼一百年也赶不上你,我为我刚刚的无知深感惭愧。”

吴泉礼这时也是一惊,圆澄大师竟然对于大师如此恭维。

圆澄大师是他专程从京都请来的,要知道在京都他也是妥妥的大师,而且傲气极重。

他竟然会对于大师如此恭敬,可见于大师是真有实力啊。

于北看了一眼圆澄大师。

这个大和尚虽然牛气冲天,但是认错倒也快,孺子可教。

诸事已毕,吴泉礼转了账,把于北送出老宅,递了一张名片给于北说:

“我们吴家是京都人,这次陪我爸来柳州走走,不想碰到这事。多谢于大师相救。”

“不客气。”于北接过那张名片。

上面写着“吴兴集团总裁吴泉礼”。

朋友多了路好走,于北收起名片也给吴泉礼留了电话。

吴泉礼又说:“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于大师不要推辞。”

于北:“请说。”

吴泉礼道:“于大师乃当世高人,我想请于大师担任吴兴集团柳州分区顾问,帮忙处理邪祟之事,假柳州分区副总裁头衔。年薪一千万,处理邪祟再另付款。”

邪祟之事,小人物不在意,大集团却是特别在意的。

绝大多数大集团都有这样的人专门坐镇,不过名头肯定不会那么明显。

有钱,当然得赚。

虽然于北已经是几十亿公司总裁了,可是他总觉得对南影公司和北山药业都没啥感情,还是看病驱邪赚钱过瘾。

而且这吴泉礼面相和善,待人有礼,此乃贵相,可以合作。

当即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