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霍明玉出事受了伤,他才不得不主动扛起重任,毕竟,妹妹这辈子多半都要跟着他,他搞艺术无法养活妹妹。

到了结婚的年纪,霍明晟还是没有顺从父母的意愿,去娶一个毫无感情可言的陌生女人。

他保证会好好经营家族企业,但前提是他要与一个毫无背景的华夏籍话剧演员,顾繁音,组建自己的小家庭。

就这样,霍家二老才勉强点头,不情不愿地让顾繁音进了家门。

小两口婚后过得很不错,带着霍明玉一起搬出了霍家庄园,一边照顾妹妹,一边照顾刚出生不久的霍屿声。

在发现霍屿声对表演很有天赋后,小两口毅然决然将他送回华夏,远离祖父母的荼毒,让最信得过的人照看他,隔三差五就会飞回华夏探望儿子。

直到四年前,霍明晟和顾繁音在参加艺术展的途中出车祸身亡,原本维持的表面平衡就这样打破了。

霍家老两口再一次掌握了上风,在两人尸骨未寒时,就跟白家的新夫人张慧琳定下了口头婚约。

在他们看来,两个都是傻子,何不凑做一对省事?还能让白家、霍家、张家之间产生一层强有力的联系。

“好在祖父听说了这件事,生了很大的气,一直没有同意。所以就这么搁浅下来了。听说最近......”

白梦安把声音压得更低,几乎凑在白乔乔耳边才接着说道:“霍家二老又算计上屿声哥的婚事了,听说最近正装病,想让屿声哥回去相亲呢。”

白乔乔眨了眨眼,本能地看向霍屿声。

偷看邻居又粗又大|坐在桌上腿张开h

他坐在人群中也让人感到很孤单,虽然偶尔会回应一下别人的问话,但绝不主动搭话,只要安静下来,他的神情就显得有些落寞。

原来霍屿声私底下还有这么多烦心事,她一直觉得他已经是人生赢家,什么都不用愁。外貌、经济、事业、桃花运,什么都好,没想到还会被亲祖父母逼着相亲联姻。

想想都觉得心塞死了。

似乎是白乔乔的目光太过专注,霍屿声很快就察觉到了,抬眸一看,恰好撞上她那双富有同情和怜悯的眼睛。

霍屿声:?

这又是什么情况,她看过来的眼神,仿佛是看着一只在暴雨中凄凉哀鸣的小狗。

“屿声哥,你最近回去吗?”

白楚钧的询问打断了霍屿声的疑惑,他移开视线,恰好白乔乔也偏过头跟堂姐说话去了。

“不回。”霍屿声回答得很干脆,他不仅现在不打算回去,以后也不打算回去。

霍家,早在四年前就跟他毫无瓜葛了。

“真好,我也想留在华夏,就是不知道该不该留。”白楚钧很少回来,记忆中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来过,这次回来一看变化这么大,处处都方便极了,商机也比海外多。

“想留就留,想走就走。”霍屿声不喜欢参与别人的选择,于是,说了一句等于没说的话。

白楚钧还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重复了一遍,接着才道:“如果回去的话,还是得把乔乔带回去才行。”

“华夏很适合投资创业,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些商界人士。”霍屿声脱口而出,完全忘了自己不干涉他人生活的原则。

白楚钧还是有些犹疑不决。“那乔乔怎么办?”他始终觉得既然找到了乔乔,就该先把她身份解决好。如果她愿意跟二伯在国外住着,那就更好了。

“她事业在上升期,离开对她不是好选择。”霍屿声垂眸遮住了眼神,他不愿意承认的是,白乔乔一走,他就不想独自留下来了。

如果他也跟着离开,在这里经营多年的一切都要抛下,回到海外,还处处都要受到祖父母的牵制。

他想要自私一回,不让白乔乔走。

“这倒也是......”白楚钧说着干脆看向白乔乔,问道,“乔乔,你是不是不想跟我们一起回去?”

白乔乔被问得一愣,她可以说压根没有考虑过这一问题,她的事业、圈子、生活,好不容易才在这里有了新的开始,以后的路会越来越顺利,当然不愿意跟他们离开。

“对不起,我想留在这里。”白乔乔还是实话实说,没有隐瞒。“如果让我回去探望......爸爸,我可以趁休假去,但是我没办法离开太久。”

白楚钧没有遗憾,反倒松了口气。“那太好了,那我跟梦安也留下。”

白梦安:“啊?什么时候决定的,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想留?”白楚钧挑了挑眉。

白梦安立马摆手:“没有的事!留下吧,我们开一家娱乐公司,把乔乔......呃......不是......”话还没说完,白梦安就看到董娜和张一川扫来的眼神,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不开娱乐公司,开别的!”

白梦安赶紧改口,她是不敢跟这位女强人老板抢乔乔了。

白乔乔很高兴,她确实需要一段时间消化这件事,远在海外的爸爸也需要时间知道她的存在。

堂兄姐决定留下,她就可以一边慢慢了解情况,和他们接触熟悉,同时一边忙自己的事业。

“太好了,为你们以后的创业干杯!”白乔乔主动聚起酒杯,叫上大家一起碰了碰。

“嗯嗯,也为乔乔打了个一个漂亮翻身仗干杯!”

“干杯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