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也没有松开她,直接飞身而起。于是,林娅熙又风中凌乱了。

两人一拉一扯的亲密举止没把林婉蓉气个倒仰。人都走了,她还演给谁看?当即便和宋奕昕告了辞,气冲冲去偏殿找暖玉了。

而在第一拨人刚离去时,林婉香就忙着去外面等软轿出宫。脑中不停滚动着旁人说她井底之蛙,自以为是等难听的字眼。

这里,她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好容易找到来时的马车。青衣见她脚步稍显踉跄,且是一个人往这边赶,遂走上前,关心地问

“小姐,你怎么了?林娅熙呢?”

“回府,快带我回府!”

林婉香语调急迫,甚至带着一点歇斯底里。

察觉出她状态不大对,似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不复平日里的温婉,青衣也没再管林娅熙,只哄着她道

“好的。小姐,我们这就走。”

榴莲从恭房回来,发现那主仆俩竟然撇下她们先走了。正气不打一处来呢,便收到夜鹰传递的消息。说王爷已带着小姐离开,让她自行回府。

马车内,很暗。

林婉香始终垂首坐着,叫人辨不清楚神色。青衣不敢打搅她,只默默坐在角落里。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久到青衣都开始打瞌睡了,林婉香忽才幽幽说了一句。

“明早你给芍药递个话,让她务必过来娴雅居一趟。”

青衣一惊,借着从车帘照进来的月光,看向林婉香。

五官依旧很模糊,但一双杏眼却忽明忽暗的,透着几丝诡异。

“小姐,芍药是姨娘在府里给您留的最后一颗棋了。她才入绮芜苑半年都不到,您可想好了?”

最后一颗棋......林婉香无声苦笑。她自己都是一颗随时可以被替换掉的棋子。卒子又何须卒子守护?

她看着娘亲,谨小慎微地活着。被人利用了大半辈子,还不是说弃就弃?

她是井底之蛙没错。还未见过光亮之前,在她的世界里,天就是黑的,命运就是灰的,二等庶女就是窝囊的。

而今的林娅熙打破规则,灿若花火,那她为何不行?

“司笛在秦氏跟前侍奉了五年,绣锦在林婉音身边也有快两年,不都被拔除了么?瞻前顾后,久了反而误事。何况,你认为太子殿下会止步,在原地等我?”

“小姐,太子殿下虽好,可终归不是天元国的太子。赏菊晏上,贵族才俊必是不知凡几。可有哪位是尤为出挑的?”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北宫沉雪对待林婉香和林娅熙的态度有多么天差地别,几次下来,青衣再明白不过,可又不忍挑明。

“能抛却天元的一切,岂不更好么?”

2022最好看(她在他的冲刺下哭着求饶)全章节阅读

林婉香掀开车帘一角透气。望着车外黑黢黢,倒退着的树影,她怅然道

“除却巫山不是云。青衣,你不会理解的。”

青衣讶然。除却巫山不是云?林婉香难道是非北宫沉雪不可了吗?就算没有生死相许,也总得是......两情相悦吧?

看着映在月影下青衣的脸,斑斑驳驳的,那眼神好似自己病入膏肓了一般,林婉香不免好笑。

“青衣,我没病。除去林娅熙是我与太子之间的绊脚石外,我现在也单纯瞧她不顺眼。”

林婉香抓着布帘的手都在抖。今晚上林娅熙给的仇与丑,她连本带利地记下了!

心思被看穿的青衣慌忙低下头。

“奴婢都听小姐的。明日一早就去找芍药。”

早年间,姨娘选了她们四人进国公府,正是不想有一日她不在时,小姐孤苦无依,遭亲人欺压都没有还手之力。

如今,司笛被发卖,绣锦被远嫁。自己懦弱不成器,只能照顾小姐起居。独独存下最有本事的芍药了。

林婉香不再与青衣多言,放下车帘,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她本不是个沉不住气之人。那日得了管家指点,特意去花圃凉亭外“巧遇”北宫沉雪。纵然受了冷脸,她内心都无多大波澜。

但在国公府,在墨香斋,在影霞宫,一次一次,那个出尘的男人越是对自己冷漠疏离,对林娅熙温柔体贴,她就越是想要取代她,入了男人的正眼。

以前不争,是她不在乎。现今要争,那便孤注一掷。

这便是爱情中,女子的玻璃心与征服欲吧。

宫晏散场后,林家三姐妹心情各不同,分别回到了自己的院落,相安无事。

--

这几日,林娅熙忙着张罗云想·花想开分店的事宜,和宋奕枫在府外又见过一次面。

加盟章程和运营方向等大事敲定下来后,小事就可以通过书信往来,逐一解决了。

今日晨练完,林娅熙正在房中用早膳,忽听得门外喵的一声。

侧头去看,竟是一只毛色纯白的小奶猫在叫。身量也就只有七八个月大小。

她搁下筷子,绕过餐桌去瞧。

“哪里来的猫咪?好可爱呀!萌得我少女心都要化了。”

听她如此说,春梅擦着花瓶的手也停了,笑着回道

“是前两天芍药从后山上捡回来的。小丫鬟们见了都喜欢的不得了,抢着去抱呢。”

林娅熙倒也没多想,蹲下身,探出食指,轻轻刮着小家伙的下巴逗她。

小家伙舒服得半眯起眼睛,发出呼噜噜的声音。

林娅熙一边快乐吸猫,一边问

“芍药就这么把她抱回来,那猫妈妈怎么办?找不到,该着急了吧?”

春梅忍不住,也凑趣同她一起。

“她应该没有娘亲管的。听芍药说,她去后山本是想摘些野花。结果走着走着,却看见地上蜷成一团的小东西,便给她喂了点水和吃的。

第二天一去,她居然还在那,可怜兮兮的。芍药心一软就给带回来了,权当是补上白猫的空缺。”

“这回可是货真价实的白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