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都有办法,一只猫肯定也没问题的。我对她有信心!”

林娅熙对萌宠惯来毫无抵抗力。同是杀菌消毒,人和兽能有什么分别?

三人一猫正倚着门框玩闹,芍药急火火的,从后罩房跑了过来。见到林娅熙在,她忙不迭收住脚,姿态谦卑有礼。

“小姐,奴婢不是有意来扰的。只是奴婢最近新捡来的猫丢了,一着急,就忘了绮芜苑里的规矩。请小姐责罚。”

“没关系的。”

林娅熙不是个恶毒的主子。不过是她怕麻烦,才会不许下人们轻易靠近房间。

芍药不似白猫,一直谨守着本分。虽然绣锦曾说过要提防她,但林娅熙也不能活成她讨厌的林婉音的样子,无来由在院子里横行霸道,一手遮天吧?

咖啡挪开身子,就见小家伙懒洋洋地侧躺在地上,也不怕生,由着人摸肚皮。

芍药上来抱起她。“奴婢不该没有问过小姐,自作主张将猫带回来的。若是惹了小姐不喜,奴婢这就将她送出院子去。”

林娅熙细看过了。小猫咪颜值很高。通身雪白,掌上的肉垫和小鼻头都粉粉嫩嫩的,还有一双一蓝一绿的异色瞳孔。

她都巴不得跟芍药要过来,自己养着。可一想起宋楚煊那张吓人的冰块脸......

哎,还是饶了小家伙吧。她见不得她早早就香消玉殒。

“不用,暂且把她留在绮芜苑吧。我还挺喜欢的。”

芍药这才舒心地笑了,捋了捋怀里的猫儿。

“多谢小姐。奴婢会将她锁在后罩房的,不让她再出来乱跑。”

林娅熙眼睛转了转,也笑道

“她还这么小。明日我让马厨娘出府采买时,顺便给她买点羊奶回来,午膳热给她喝。你再带她过来?”

粉嫩雪乳上下耸动 好多水好湿舌头伸进去

芍药恭敬地应了是,便下去了。

第二日午时,芍药抱着小家伙,如约来到院中。

春梅正在摆膳。榴莲迎了过去。

“小姐在里间净手呢,先交给我吧。一个时辰后再还给你。”

“榴莲姐姐说笑了。小姐喜欢她,那是她的福气。何时烦了,我再过来接走就是。”

芍药很大方地递给她。小家伙懵懵的,不叫也不闹。榴莲都快爱不释手了。

门关上后,三十三才提着药箱,坐到软榻边的杌子上。看着榻上窝着的小家伙,好气又好笑。

“我这一双回春妙手,多少人都求不来呢,还要给你看病。有没有很感动啊?”

小家伙歪着脑袋,就静静看她唱独角戏。

三十三清楚,有柳姨娘的前车之鉴,林娅熙是要她查查这只猫,看有没有被人做过手脚。比如,藏毒。

芍药跑去后山这事虽算不上多可疑,但林娅熙也不会明知她有鬼,还蠢到不设防备。

皮毛,爪子,甚至是舌苔下面,三十三都一寸一寸地查验,极为慎重。

小家伙脾气很好。即便痛了,也只是呲呲小牙粒儿。那懂事的小模样更令春梅心疼了,直叫三十三轻点。

两炷香后,三十三抹去额头上的汗,又顺着小家伙的毛撸了两把。

“真乖!这猫身上除了虱子,没别的毛病。”

林娅熙坐在榻尾,眼馋了半天。终于听说可以放心食用了,她捞起小家伙,又是一顿揉。

一旁的榴莲笑着阻拦。“小姐,等属下给她沐浴完,清洗干净了再摸吧?”

“嗯嗯,好。”

林娅熙嘴里应着,手上动作却不停。

咖啡点着下巴。“林婉香和芍药真有这么老实?该不会是盘算着等小姐和这只猫产生感情了,再下毒手吧?咱们可不能麻痹大意了。”

春梅想了想。小家伙人见人爱,她也喜欢。可再如何喜欢,也没有林娅熙的安全来得重要。

“咖啡说的有理。那这只就先还给芍药。妹妹改日再选一只更合自己心意的。”

林娅熙看着被榴莲抱走的小家伙。尾巴一甩一甩的,葡萄粒大的猫眼在日光下剔透得宛若上好的水晶,不见一点杂质。

“别呀。这养宠物就跟养娃差不多,都是缘分,不能比较的。春梅姐姐,你看她的眼睛,多大多漂亮。颜色还不一样,就很合我的眼缘啊。三十三,像这类异瞳的猫,你见过吗?”

三十三刚整理完药箱,摇头回道

“没有。我也只在有关西域的书籍上,读到过相关记载。”

咖啡拧着眉头,疑虑更深。

“这不就更蹊跷了嘛。如此稀有的猫怎么会无故出现在国公府的后山上?还偏巧被芍药捡着了?”

据林娅熙推断,三十三所说的西域品种十有八九是波斯猫。而关于异瞳,现代科学的说法其实是虹膜异色症,一种在猫中并不算罕见的疾病。

林娅熙不好如实说,只得调侃道

“咖啡,你学精明了嘛。如若真是西域才有的猫种,那就更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寻得第二只,更要留下她了。这小家伙会不会是猫士尼在逃公主呀。”

“可是小姐......”

“好啦,没有可是,乖。”

咖啡还要再劝的话,被林娅熙打住了。

“咖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一只喵而已,我们五个大活人还搞不定她一个吗?

三十三经多见广,都只是在书上看过。就算林婉香想害我,她也未必有那个门路,能找来只活物呀。用最常见的猫猫狗狗,岂不更说得过去?”

咖啡想想也是,便不再多嘴。

记起在娴雅居时,曾见过的那株瑶台玉凤,三十三轻呼了口气。

“西域是有一些奇能异术,外界知之甚少,的确该小心为上。至于这猫......看着倒也没多大问题。既然小姐喜欢,那我每次检查时再仔细些便是。”

林娅熙一蹦三尺高。“就知道你们对我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