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次出现在阿花的梦里,却在醒来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阿花的眼睛眨都不敢眨,害怕这是一场梦,梦醒了,便不复存在。

阿花和阿木走了过去。

“娘。”阿花轻轻唤了一声,那妇人并没有反应。

阿花和阿木走到她的面前。

阿花终于看见了她的脸,她瘦了许多,头上也有些许白发,苍老了一些,但是与记忆里的那张脸并无太大变化。

她总是把她抱在怀里,柔声地哄着,哄她入睡。

她总给她做好吃的,把她喂得饱饱的。

她会生气地揪着爹爹的耳朵,怪他没有把他们兄妹俩带好。

这么多年,她终于再次见到她了。

阿花的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下来。

“娘。”阿花带着哭腔叫了一声,想要扑进她的怀里。

然而,妇人突然抬起头,看向她的眼神带着警惕。

“你是谁?别过来!你是不是想抢走我的孩子?谁都不能抢走我的孩子!”

妇人尖声道,抱紧了怀里的枕头。

阿花愣了一下:“娘?”

她隐约意识到了什么。

妇人抱着枕头,转身跑进了房间里,将门紧紧地关上。

“小丫,别怕,娘不会让别人抢走你的。”房间里传来妇人坚定的声音。

阿花和阿木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喊着娘。

然而,他们喊一声,妇人的惊恐就多了一分。

“你们快走!别想抢走我的孩子!阿申很快就回来了!”

两人只能停下来。

阿花将脸贴在门上,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

“小丫,是不是想睡觉了?”妇人轻柔地哼着什么,哄着孩子入睡。

“阿申,你回来了啊,小丫刚睡下。”妇人刻意压低声音道。

“阿木这小子不知道跑去哪野了,怎么还不回来?”

阿花和阿木站在门口,泪流满面。

他们就是娘念叨着‘阿木’和‘小丫’,他们站在娘的面前,娘却已经认不出他们来了。

娘疯了。

两人在门口站着,重逢的喜悦消失殆尽,许久,才离开了院子。

院子外,月老太君拄着拐杖、被两个丫鬟扶着,站在那里,威严的神色间透出几分难受来。

她本来以为阿柔见到这俩孩子会好转一些,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阿花眼眶发红地走到月老太君面前:“外祖母,我娘这样,多久了?”

“十几年了,开始不吃不喝,后面就疯疯癫癫起来。”月老太君叹了一口气道。

“那有看大夫吗?”阿花继续问道。

2022最好看(男同桌上课时狂揉我下面)全章节阅读

“心疾。”月老太君道。

“心病还需心药医。”阿花想着娘一直唤着阿爹的名字,不由得问道,“外祖母,我爹,还活着吗?”

“被瑶家关着。”

“能让我娘见见我爹吗?”

月老太君脸上那一点温情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语气坚决:“瑶家人别想踏入我月家半步!”月老太君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对了,你要继承月家家主之位,需和瑶家断绝所有关系。”

阿花的心沉了下去。

娘疯了,爹姓瑶,瑶月两家芥蒂甚深,她梦了无数次的一家团聚,依旧难如登天。

……

神殿。

忘忧换上了巫侍的衣服,一身黑袍,头戴冠帽,少年的五官本就生得硬挺,这一番打扮下,清贵了不少,他以前就像影子一样跟着三宝,此时气势上冷厉了许多,配上高大的身型,更显挺拔俊美。

看见三宝来,忘忧的眼睛顿时一亮,姿态恭敬:“圣女。”

三宝将忘忧浑身上下看了一遍,点了点头:“好看。”

忘忧的脸微微发红,一时不知道手脚往哪里放。

“快去占卜吧。”三宝道。

“是。”

忘忧如今沐浴更衣完毕,便直接进了占卜的地方,进行占卜。

忘忧很快占卜出日期,三日后,便是吉日。

于是这大巫登位之日,便定在三日后。

巫侍登临大巫之位,乃是十分隆重的大事。

因此,神殿的巫仆们全部为了此事忙碌起来,几乎忙成一团。

这三天,三宝也很忙,很多事务等着她处理。

都是瑶桀留下来的一些麻烦事。

三宝作为圣女,下达了许多命令,劳民伤财的神庙停止修建,不再强制子民交税……

瑶盛也将瑶家处理的情况汇报给了他。

这一次肃清瑶家,瑶盛是花了大功夫,几乎揪出半数的瑶家人。

有的逐出瑶家,沦为罪人,有的关入禁地,有的棍杖处置。

瑶盛说完后,就看向圣女,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此结果,她是否满意。

三宝没有说话,露出沉思的表情。

“圣女,我会再调查一遍,绝不会放过一个和瑶桀有勾结的瑶家人!保证瑶家上下干干净净的!”瑶盛连忙道。

三宝颔首:“嗯。”

得到圣女的回应,瑶盛松了一口气。

瑶盛一走,三宝也离开了议事的地方,快步进了一间房间。

一进去,她那端着高贵优雅顿时消失了,肩膀耷拉下来,可怜兮兮的,扑进了一个怀里。

“娘亲,好累啊。”

她记挂着娘亲的伤,不敢用力,只虚虚地抱着。

棠鲤看着她疲惫的小脸,也有些心疼。

这小丫头向来无忧无虑的,现在这么大责任压在她头上,不累才怪。

“没事,累着累着就习惯了。”棠鲤道。

三宝:“……”

三宝满脸受伤地看着她娘,她不再是娘亲最疼爱的宝宝了!

棠鲤忍不住笑出声,摸了摸她的脑袋:“待忘忧做了大巫,你把事交给他做就行。”

三宝顿时被安慰好了。

虽然她也心疼忘忧,但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嘛,忘忧累死总比自己累死好。

还有三天,再坚持三天,她就可以撂挑子,做个吉祥物了!

“娘,瑶朱被关入禁地,瑶苦则被斥为罪人,赶出瑶家了。”

被赶出家族的罪人,会在脸上刻字,是家族惩罚中最重的一条,一辈子都活在屈辱中,也只能在屈辱中孤独死去。

瑶盛说了一大堆人的名字,三宝就记住这两个和自己有仇的,把他们的下场告诉了娘亲,让娘亲开心开心。

棠鲤点了点头,这两人都是罪有应得,活该。

瑶家经过这十年的发展,乃是巫族第一大家,势力盘根错节,若是真直接定为罪族,难保不反弹。

如今,让瑶家自己肃清,给了瑶家一个机会。瑶家人也是巫族人,肯定是信仰神,信仰圣女的,圣女给他们一条路,他们肯定会走,所以会拼了命肃清,即使剪除羽翼,他们也愿意。

瑶家经过这件事,在巫族的地位和威信大大降低,也得夹着尾巴做人。

这种处置方式确实是最好的。

三宝的决策很好。

转眼到了三日后。

大巫继位大典,将在神殿外的高台上举行。

一大早,高台附近便已是人山人海。

大巫继位,对于巫族百姓来说可是十分隆重的大事,而且难得一见,大部分子民,一辈子只能见到一次。

阿花和阿木也在其中。

作为月家人,他们坐在高台上,紧挨着月老太君坐下。

阿花和阿木的脸上都带着激动和期待。

那可是圣女啊,对他们而言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

他们从来没想过,有一日能亲眼看到圣女,还是这么近的位置!

说不定圣女也会看他们一眼呢!

就在众人虔诚的期待着,身着白色衣裙的圣洁少女登上高台,那少女生得极为好看,白衣翩翩,身周似弥漫着淡淡的光辉,如神女下凡一般。

而她的身侧,则站在一高大的少年,一身黑袍,容貌俊逸,以守护者的姿态,紧紧地护在少女的身侧。

所有人都屏着呼吸,看着这一幕。

阿花和阿木完全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