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离跟着巫末白学习数年,知晓如何卜算吉日。”月老太君道。

三宝点了点头:“我会告知他,待确定了时间再通知你。”

月老太君似乎还有事,想了想,问道:“巫离的伤……”

“不重。”三宝道。

月老太君松了一口气:“那我先行退下,圣女您好好休息。”

……

月老太君退了出去,瑶盛低头站在在门口,月老太君一出来,瑶盛便看向她。

月老太君将圣女的决断告诉他,瑶盛顿时松了一口气。

“还请瑶家家主务必要肃清瑶氏。”

“我一定会给圣女一个满意交代。”瑶盛连忙道,看向月老太君,“多谢月老太君了。”

“我并非为了你瑶家,而是为了巫族。”月老太君冷冷道,若是只站在自己的立场,她恨不得巫族再无瑶氏。

月老太君拄着拐杖,瑶盛便陪着她一起,慢慢地走着。

“瑶家主,那两个孩子……”月老太君突然道。

“瑶申的那两个孩子?”

瑶盛很快明白她说的是谁,瑶申是他的亲弟,那两个孩子是与月氏的血脉,他本来视为耻辱,如今月氏和瑶氏地位对调,那两个孩子也顿时从耻辱变成倚仗。

“月老太君不是一直想将那俩孩子接回月氏吗?我待会儿就派人将他们送回月家,那瑶申……”瑶盛道,借此给月家一个人情,月家若是要瑶申,他也愿意送去,任由月家处置。

“瑶申是你瑶家人,与我月氏无干。”月老太君的语气冷了下去。

短短的时间里,月城局面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月家洗脱污名,那笼罩着的阴云终于消散,唯一的遗憾是逝者已去,再也回不来了。

而那曾风头无二的瑶家则从高处跌落,笼罩在阴云下,瑶家上下都是战战兢兢的。

“瑶桀怎么回事,居然敢对圣女和巫末白下手,瑶家被他害惨了!”

“神要是真怪罪下来,那瑶家上下都要给他陪葬!”

“瑶桀这人心思深,性子阴沉,我就知道瑶家早晚要受他连累!”

一众瑶家族老聚集在那里,议论纷纷道。

可谓墙倒众人推,当初瑶桀掌权,瑶家众人对他顶礼膜拜,不敢有丝毫忤逆,如今瑶桀获罪,瑶家人纷纷对他咬牙切齿,恨不得与他没有丝毫关联。

挑战黑人28厘米巨,朋友的爆乳娇妻怡如

“家主回来了!”有人道。

众人纷纷迎了上去。

“家主,圣女怎么说?可有怪罪?”

瑶盛将圣女的命令说了一遍,大部分人都松了一口气。而之前与瑶桀走得近的,都有些惴惴不安。

瑶盛让族老们回去,待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瑶盛便坐在椅子上,面露疲惫。

“去把关在禁地的那两个孩子带出来。”瑶盛道。

“是。”

仆从领命而去,却又被瑶盛叫住。

“不用带到我的面前,直接带去月家。”瑶盛道。

……

瑶家禁地。

阿花和阿木被关在这黑屋之中,想过许多法子想逃出去,最终都失败了。

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屋子里,对外界发生的事一无所知,完全与世隔绝。

就这样日复一日。

兄妹俩都被熬得有些绝望。

难道他们这辈子都要被关在这里?

再也见不到他们的父母了吗?

突然,外面传来开门声,兄妹俩立即站起,来到门口。

“跟我走。”

能离开小黑屋,兄妹俩还是有一瞬欣喜,但是不知道被带往何处,欣喜很快化为对未知的恐惧。

兄妹俩被带出禁地,离开瑶家,坐上一辆马车。

一路上,他们听到外面的议论声。

从那些议论声中,他们知道巫族发生了一件大事。

瑶桀谋害巫末白和前任圣女,欺瞒巫族子民,真圣女归来,揭穿了瑶桀的真面目!

瑶月两家处境对调!

阿花听着那些人描述圣女手执神杖、揭穿瑶桀的情景,心生向往,若是有机会,真想看看那位圣女是何模样。

那可是圣女啊。

对他们而言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存在。

可惜他们现在是牢中囚鸟,活着都成问题。

“哥,你说我们会被带去哪里?”阿花忐忑不安地问道。

阿木摇了摇头,但是默默地揽着妹妹的肩,无声地告诉她,无论发生什么,哥哥一直在。

“会不会被送去月家?”阿花继续问道。

阿木点了点头,觉得有可能。

他们并不觉得被送去月家是件好事,瑶月两家积怨很深,瑶家待他们态度如此,月家待他们会好吗?

待马车停在月家前,证实了他们的猜测。

他们被领进月家,见到一个面容严肃的老太太。

这老太太正是月老太君。

月老太君的目光从两人身上扫过,最终停在阿花的脸上。

少女柳眉杏眸,眉眼温和,分外熟悉。

老太太的目光很有压迫性,阿花虽然有些害怕,但依旧抬着头,直视着她。

月老太君的眸光柔和了一些,不仅长得像,这种柔中带刚的性子也像。

“你们是柔儿的孩子。”月老太君道。

他们的母亲,确实被村里人唤为‘阿柔’。

“您是?”阿花问道。

“我是月家家主,柔儿是我的大女儿。”月老太君道。

阿花惊讶地瞪大眼睛:“您是外祖母!那我娘……我娘还活着吗?”

她有些期待地看着月老太君,希望月老太君给出好的答案,又害怕说她娘不在了,将她之前萌生的希望生生掐灭。

月老太君点了点头。

狂喜将阿花淹没。

“哥,娘还活着!你听到了吗?娘还活着!”阿花惊喜道。

阿木的表情凶煞,眼神中却涌动着激动,连连点头。

兄妹俩依偎在一起,胸腔中弥漫着难言的喜悦。

“外祖母,您能让我们去见我们娘吗?”阿花满怀期待道。

“可以,”月老太君顿了顿,“但是,你的答应我一个要求。”

“您说。”阿花连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