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没有乘胜追击,而是看着自己的手掌心,有了一个猜想。

“真有意思,完全不需要用力,就好像,她的攻击在我这里,如同空气这样。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男孩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但是,既然沐森莟是从南面突出重围的人,那绝非善茬,必然也是一方小霸王。所以,沐影绝对不会怀疑这个女孩的真实实力。

于是,沐影开始交涉。“嗨,我们无冤无仇,你干嘛非要打我?”沐影也没有出手攻击,而是四处逃窜,看起来是被沐森莟追击,可实际上只是在避开冲突而已。

沐森莟不答,这个问题放在外面或许会有人问,但是在这个地牢里不是废话嘛。这里的所有人都无冤无仇,可也一直有着昏天黑地的斗争,这里还是个修罗场,想要存活不被别人杀掉,就只能自己拿起武器,杀掉那些意图不轨的家伙。

而这一次沐森莟的目标,换成了沐影而已。

久旷美妇屈辱挣扎迎合,趴在娇嫩的身体上面H

“啧,还真是冷漠啊。”沐影不想再躲了,一个回马枪杀回去,一指破了沐森莟的结界,捏住了沐森莟的脖子,将她身上的攻击全部解除,整个人被束缚住,性命拿捏在沐影手中。

可沐影不打算下杀手。“你可以每一段时间来挑战我,我很期待你的进步。”

沐影放开了手,沐森莟摔在地上喘着粗气,不甘心,但是也在疑惑。一般交手之后,就不会留下活口,否则后患无穷,对方这是什么意思?

“你有名字吗?”沐影问沐森莟。沐森莟摇摇头,她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自出生起,自己就没有名字,别人也只是女孩,姑娘,小丫头这样叫她,更难听的也有。

沐影思索了一会儿,前段时间,他被找去,说是主人想要重建地牢,还当场给自己赐名了“影”。自己有名字了,但是这个小姑娘依旧是没有来路。

“你就叫森。”

“嗯?”沐森莟眼巴巴地看着沐影,这个人怎么想的?沐森莟感觉自己都跟不上对方的思路。

“森,森林的森。”沐影在沐森莟的手心里写给她,看来,从小的教育也没有啊,跟自己一样,只是,沐影偶尔会听人说说话,自然而已也会了很多。

“森。”沐森莟重复着这一个字。

自那日起,沐森莟每个月都会去找沐影决斗,毫无意外的是,每一次都是失败而归,可沐影从未下过杀手,从一开始的戏弄,到后面开始教导沐森莟。

“你每一击都太过用力了,会削弱你的体力,不如考虑一下力量分配,下次再来。”沐影逗着沐森莟,也成了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