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理说不会再有超出想象的东西才对啊?

所以,在这一刻,他们都向王晨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王晨笑了笑,将车停在了路边。

点燃一支香烟后,他转身看向了张虎和刘石头:“如果,只按照我在桌面上算的帐来说,那咱们的确就只能赚到一成的利润和一万多块的运费。

但是,很多时候你们不能只看桌子以上的场面话,还得好好琢磨其他的东西。”

“比如呢?”刘石头追问道。

王晨笑道:“比如,刚才咱们算的账,是按大车运输六里地,小车运输五里地来计算的,如果除却雇车的费用,估摸着到咱手里就只有几千块。

但如果咱们在这中间,减去几辆小牛牛车,增加一到两辆中型货车,那运费是不是又可以节省几千块呢?”

刘石头微微皱眉:“你的意思是,大货车运输到三叉路口后,用中型卡车往里面倒腾沙石?”

王晨点头道:“对啊,这样一来,不就节省了至少一半牛牛车的运输费了吗?我记得你们刚才说过,中型货车比牛牛车大不了多少,但拉载的东西却是两倍以上。

那这样一来,原本跑十趟的牛牛车,只用中型货车跑五趟就行了,这其中运费是不变的,那节省出五趟的运费,岂不是就可以落到咱们的兜里了?”

张虎皱眉说道:“可刚才小五说,这种中型货车不是很少吗?那咱恐怕也很难雇的到啊。”

王晨笑了笑:“其他地方可能少,但林哥的草药公司却不少呢,我记得,他那拉载草药的货车,基本上都是这种中型车,到时候咱给他们钱雇来用一下不就行了嘛。”

刘石头嘴角扯动了两下:“你这小帐算的真是精细啊,这么一来,咱们又能多拿几千块了。”

王晨摆了摆手:“不止几千块。”

“除了运费你还有其他进账的地方?”张虎问道。

王晨嘴角扬了扬:“牛老板说过,只要咱们帮他将五十吨沙石都卖掉,可是能给咱两成利润,外加一辆铲车或者钩机呢。”

张虎挠了挠头:“可戈林村好像只需要三十多吨吧?你一股脑都卖给他们,他们未必会买啊。”

低头吸她的蜜汁 警花浓精受孕仪式

王晨摊手道:“这就得看具体怎么聊了,这批沙石是用来给戈林村修路的。那个悬崖你们也看到过,说实话三十吨沙石未必够,所以好好谈,五十吨可能他们也会买的。

而就算他们不买,咱也可以找其他的买家,现在乡镇正处于高速开发期,不少小的开发商都会从最近买一些沙石用来做辅料。

或许他们一下买不了太多,但要是咱多联系几家,那都卖掉也就不难了。”

刘石头砸了咂舌,说道:“这还真是个不错的办法。”

王晨笑道:“如果帮牛老板将沙石都卖掉,那咱能赚取的运费就会又多一些,毕竟刚才计算的,都是按照三十吨来的,而现在却是增加到了五十吨,

我不多说,起码在运费上,咱们能赚到至少两万五,而都卖掉之后,到咱手的利润就从一成变成了两成。”

张虎琢磨了一下,说道:“三十多吨的利润是一万多不到两万,那要是五十多吨的两成利润岂不是可以达到四万左右?”

王晨笑道:“差不多,其实我刚才问过牛老板,他那的沙石不止五十吨,最终细算下来,恐怕都会达到近六十吨呢。

所以,按照这些来大概估算的话,最终咱们干这一趟买卖,能赚到七万五到八万这样。”

闻言,刘石头惊讶道:“我滴个乖乖,最初我预测,咱们忙前忙后,撑死了也就只能赚三四万罢了。而且还是借车来做的前提下!

可经过你这么一鼓捣,却是直接翻倍成了七八万!”

说着,刘石头冲着王晨竖起了大拇指:“现在我对你,除了佩服还是佩服!”

“我也佩服晨子,但在佩服他之余,我更佩服你。”张虎嘟囔道。

闻言,刘石头错愕的问道:“佩服我?我啥也没做,你佩服我什么啊?”

张虎瞥了他一眼:“佩服你胆子大啊,咱们特么的既没车又没人,你就敢拉着我和晨子来与牛老板谈判。

这也得亏是晨子之前在戈林村闯出过一些名气,也得亏晨子临时想到了那么多的解决办法。

否则,仅凭咱们什么都没有这状态,恐怕牛老板都得喊人将咱们给打出来呢。”

听到这话,王晨忽的嗤笑一声。

仔细想想,张虎的话还真是话糙理不糙。

毕竟,他们之前的确是没想到这些问题。

而刘石头,则是悻悻一笑:“也算不上没车没人啊,我之前不是说了,准备借车借人的嘛。”

“就算如此,我也佩服你这胆子。”张虎笑道:“毕竟,可不是谁都敢靠着一腔赚钱的热血,就敢这么莽撞往前冲的。”

“哈哈哈哈!”王晨顿时大笑了起来,他边笑着边摆了摆手:“虎哥,你就别挤兑小五哥了,现在这些问题不也解决了嘛。”

“就是。”刘石头赶忙找了个台阶说道。

张虎咧嘴一笑,倒也没有再提这茬,而是问道:“晨子,这事具体该怎么运作呢?”

王晨说道:“简单,晚点我回去之后,就给林哥或者六哥打个电话,先把车子的事情搞定。

然后小五哥给你朋友打电话,让他们开两辆车过来帮忙将沙石运过去,运费该给他们多少就给多少,

钱嘛,大家一起赚,以后才能更长久,找到车子后,你们明天开始运作这事,然后戈林村那,我让文村长帮忙联系,找人与你们对接。”

“可以。那你汽贸城那边呢?需不需要从村里找点人过去帮你?”刘石头问道。

王晨摆了摆手:“明天我先去买各种建筑材料和装修材料,既然是大买卖,我觉着还是找专业的建筑工人去做比较好。所以就不需要从村里找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