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是一眼便瞧见了面前正举着一根晶莹剔透的棍子的白子阳。

“叶辰……你这……从哪里来的?”

白子阳顺着叶辰滚落下来的地方朝上看去,却是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

这小子竟然是从结界上面掉下来的。

“白老,有怪物,怪物!”

叶辰拍了拍自己的屁股,麻溜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胡乱指着一个方向。

“怪物?在哪里?!”

听到叶辰这话,白子阳条件反射地再次举起了琉璃棍。

双眸却是再次瞥了一眼叶辰,还说人家是怪物……貌似你小子自己才是个“怪物”。

“在……那……不对……好像在那……好像也不对……”

然后白子阳就看见叶辰稀里糊涂的冲着前方一顿乱指。

这也怨不得叶辰啊,刚才自己都在上面睡着了,原本就稀里糊涂了,这“轰隆轰隆”几声后,自己就滑落了下来,鬼知道自己是从哪个方向掉下来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到三区来的?”

白子阳现在很有冲动用手中的棍子给这小子一下,好让他脑子清醒清醒。

叶辰揉了揉脑袋,努力回忆了一下,然后就把前因后果告知了白子阳等人。

“似虎似狗……”

蒙哥马利和霍夫曼,华语水平本就颇为一般,现在听到叶辰这云里雾里的描述,能听明白就有鬼了。

白子阳却是似乎想起了什么。

“两位长老,叶辰所说之物……难不成是那只九阶的‘梼杌’?”

“白老,听您这样说,还真是,这九阶异兽本就不多,大概率就是这个家伙了。”

蒙哥马利和霍夫曼肯定的点了点头。

“白老,要不这样,我回去转告巴顿长老后就立刻回来,这里由我们两个守着,暂时问题不大。您还是回华盟基地那看一下,这万一这怪物去了华盟,华盟那又没长老驻守,这事情可就棘手了。”

霍夫曼担忧地看着东方。

“成,小叶,我们现在就走!”

白子阳也不敢耽搁,若真像叶辰所说出现了九阶异兽,那要是攻入华盟基地,那可就糟糕了。

“好……白老,等等……”

叶辰刚想跟着白子阳回华盟,却是陡然发现自己那个神秘的终极任务再次有了变化。

1237终极隐秘任务:任务内容:未知,任务奖励:未知,任务难度:未知

地下室锁链play男男 粗大挺进尤物护士

前面的数字再次变小了。

“叶辰,你怎么了?”

白子阳一脸疑惑地看向了叶辰。

“白老,你看这个?”

这会儿叶辰对这个稀奇古怪的终极隐秘任务也不想藏着掖着了,鬼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坑爹玩意。

“数字在减小?……这个……”

白子阳也是皱起了眉头。

“我们先回华盟去,到时候人多,大伙儿一起看看。”

很显然,白子阳对此也是一筹莫展。

叶辰关闭了系统界面,跟着白子阳一路往着华盟飞去。

此时的华盟西城,武肆和寅虎俩人还在那琢磨那赤炼苍穹炉呢。

缩小药丸的时间已过,陈星身上的大力药丸的时效也过了。

看着这熔炉变大了,武肆和寅虎俩人对视了一眼。

眼神中却是透露着复杂的神情。

这东西变小的时候自己俩人都没提起来,现在变大了那可就更加提不起来了。

可是想起夜雨看自己俩人的眼神,这俩位有些大男子主义的大男人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啊。

曾几何时,自己俩人被人这样小瞧过。

俩人四下打量了下,确认四周没人后,立刻一左一右站在了熔炉旁边。

“一二三……起……”

不用多说,俩人默契地同时发力。

可是结果依旧悲催,这玩意纹丝不动啊。

“俩位大叔,还抬呢?”

俩人正喘着粗气呢,没想到那个嘲笑自己的小妮子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这次身后还带了一个小姐妹。

洛凌也正瞪着大眼睛看着自己呢。

“白老……白老说过,这是圣物,既然是圣物,抬不动也正常。”

俩人赶紧给自己找台阶下。

“夜雨,这就是美也说的赤炼苍穹炉?”

洛凌好奇地走了过来,摸了摸这炉子,还伸长了脖子往炉子里瞅了瞅。

“对,这就是传说中的圣物,牛叉着呢。”

寅虎擦了擦额头的汗渍,继续给自己找台阶下。

“有什么用,还不就是一个破炉子,我们华盟有的是……”

夜雨想起这传说中的圣物竟然出自日盟人的手里,心里就有些不痛快。

一边嘟嚷着小嘴,一边随意地对着炉子踹了一脚。

“嘎吱……”

令人惊愕的事情发生了,没想到夜雨随意的一脚,竟然踹动了这炉子。

虽然只是微微动了半公分,可关键是这炉子真的挪位了啊。

寅虎和武肆俩人傻傻地看向了对方。

这他妈……见鬼了吧。

俩人不约而同地再次挪到了熔炉旁,悄悄把手搭了上去,暗自发力,可是这熔炉依旧纹丝不动。

夜雨踹完了那脚,似乎也觉察出了异样。

当下也没工夫搭理这俩大男人了,快步走到了熔炉前方,双手抓住炉口边缘,猛地一用力。

“嘎吱……”

这下,这熔炉直接被推开了五六公分。

“靠!”

武肆和寅虎,同时爆粗口了。

这他妈太打脸了吧,这破炉子故意的吧!

得亏这里就自己四人,这要是传出去,以后自己两个大男人还怎么有脸活在这世上啊。

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愣是一点没推动这炉子,一个文弱的小女生竟然轻轻松松就推开了。

这炉子也别叫什么苍穹炉了,干脆叫打脸炉算了。

“这……这也太……”

一旁的洛凌也是愣住了,自己伸出双手也尝试推了一下。

“嘎吱……”

炉子再次被平移了十几公分。

而且,看洛凌这表情,貌似都没咋发力啊,看起来比夜雨还轻松啊。

搞什么飞机啊!

炉子啊炉子,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一个炉子而已,竟然还搞性别歧视啊!

武肆和寅虎当下只有一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