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叹了一番之后,继续抛下鱼竿,悠闲得钓起了鱼。

阿雄云沫则没有再打扰族长,而是默默得转身离开,与执行族长吩咐自己的事情。

……

青金山,裂缝之内。

三人进入裂缝之中已有数个时辰,裂缝在最外边时还是十分的宽阔,但是随着他们不停深入,变得越来越狭窄,众人只得放弃了御风而行。

“庞风,这样下去,咱们什么时候才能穿过青金山呀!”

行了一段距离之后,青奴儿忍不住抱怨道。

“抱怨也没用,这是我们唯一的通道!”

没等庞风开口,阿雄玲珑便率先开口说道,只不过她这一开口,便是火药味四溅。

为了防止两女在这里掐起来,庞风赶紧说道:“裂缝的开裂程度,应该是随着力量而变化的,我想这里这么狭窄,是因为那只上古妖兽的力量,仅仅只能撑到这了,再往前进,应该会变得宽敞一些!”

庞风自己也心知肚明,照这种速度下去,没个几个月的时间,根本不可能穿过去。

在听完庞风的解释后,青奴儿抱怨的语气果然少了许多,只不过在如此黑暗狭窄逼仄的空间内穿行,对谁来说都不是一件易事,哪怕是实力达到了六品大罗金仙的阿雄玲珑,此刻也是面露难色。

庞风见状,便直接停了下来,对着后方两人道:“好了,这里还算宽敞一些,咱们在这休息一下吧!”

青奴儿和阿雄玲珑两人虽然都没有说话,但都在同一时间停了下来。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也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疲惫之色,各自笑了一下。

庞风则是继续盯着前方,似乎是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缘故,他现在觉得,眼前并不是完全的黑暗了,而更多得是一种灰色,至少已经能看清裂缝两侧的崖璧了。

青金山高耸入云,两侧崖璧自然也是高不见顶,四周又是无比的静谧,静得仿佛能听到每个人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忽然,庞风只觉耳边似乎闪过了一道轻微的破空声,于是连忙转向两人问道:“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声音?什么声音,没有啊,我们什么都没听到!”

两女都是摇了摇头,此刻的她们脸上都略显疲惫,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庞风顿了一下,暗自思忱道: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然而这一念头刚一产生,他便猛然发现,似乎是推演之境中的场景发生了,前方灰黑色的黑暗中,出现了两道深红色的亮点,像是一双眼睛一般。

接着,深红色的亮点一闪而过,竟是直接倒了他的面前。

其速度之快,庞风根本没有任何丝毫察觉,就这样突兀得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一刻,庞风确信了这就是一双妖兽的猩红双目,而之所以只看得到猩红双目,则是因为它的躯体是一片漆黑,融入了周围的环境之中。

而且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似乎是一种飞禽,硕大的身躯后有一双长长的翅膀,但此刻这双翅膀却根本没在扇动,就这样凌空飘在他的面前。

“庞风!”

“庞风大哥!”

这时,正休息的两女,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出现在庞风面前的妖兽,两人全都下意识得喊了一声庞风,又惊有慌。

“不要过来!”

庞风赶紧制止了她们要过来的冲动,喝令她们待在原地,自己则是小心翼翼得凝聚仙势,同时那道如意双轮,也缓缓得随着一道仙力飘出,悬浮在他的头顶之上。

啊…啊好涨校花门卫|抬起双腿架到肩膀上

然而面前这只妖兽却像是死兽一般,纹丝不动,但它周身却在不停得散发着仙息。

庞风试着挪动了一下身体,那双猩红色的双目立即动了一下,死死得锁定着他。

庞风知道,自己若是不能挡住它的一次攻击,那自己就必将葬命于此。

“但愿有神明护佑吧!”

庞风内心深深得吸了一口气,自己这一辈子虽然算不上积善行德,但也没有太多伤天害理之事,应该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做好了一切心里准备之后,庞风右手猛地一颤,凝聚好的仙势,唰得一下包裹住了自己的周身,同时向着四周猛烈震出。

那一瞬间,一道金黄色的仙力,以无可匹敌的态势,向着四周席卷而去,不仅照亮了四周,强大的破坏力,还使得两侧的崖璧纷纷脱落破裂。

这时,面前的妖兽似乎是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发出了一声嘶哑又极度难听的叫喊声,同时拼了命似的,朝着庞风撞击而去,周身之上流转的仙韵,则是直接化作一道黑色的罡风,与庞风释放出的金黄色仙力对峙了起来。

虽是先发制人,但妖兽的反击,顿时让庞风感觉到了一阵吃力,很显然,自己的实力不是它的对手。

好在庞风做了两手准备,只见他抬目一瞧,如意双轮旋转着轰然落下,烈火与罡风缠绕在了一起,风势增添了烈火的威力,而庞风则是借助着仙力的护佑,没有受到烈火的侵蚀,但面前这只妖兽,则是完全得暴露在了烈火之中,噼里啪啦得燃烧了起来。

妖兽接连发出了一连串嘶哑的吼叫声,然而每当它张嘴喊叫时,烈火又会趁机进入它的体内,所以没用多长时间,它便被烈火烧得奄奄一息,再加上双轮狠狠轰击落下,再也支撑不住,终于倒在了地上。

罡风消散,仙力也被庞风收了回去,庞风深深得吸了一口气,望着那妖兽的尸身,小心得试探了几下,确认了死亡之后,这才将那口气吐了出来。

“好了,应该是已经死了!”

庞风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两女说道。

两女闻言,马上走了过来,在确认了庞风并无大碍之后,都对地上这只突如其来的妖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第5091章黑鸹

“这……这究竟是什么妖兽?”

看着地上这只体型算不上庞大,但却凶猛无比的妖兽,青奴儿不禁好奇得问道。

“双目猩红,浑身黢黑,凶恶无性,会不是就是仙乌童子提过的妖兽黑鸹?”阿雄玲珑仔细得看着妖兽,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两人说道。

“黑鸹?”青奴儿愣了一下。

庞风则是点了点头,说道:“很有可能,各项特征都十分符合,而且更为关键得是,我在推演之境中看到的,似乎就是这种东西!”

一想到推演时,看到那无数双密密麻麻的猩红色双目朝着自己冲过来的样子,庞风就一阵头皮发麻,尤其是在亲身体会到黑鸹的凶狠之后。

仅仅一只黑鸹就如此费劲,倘若真是成群结队而来,哪怕是有阿雄玲珑坐阵,怕是也难以抵御,毕竟有时候数量决定了实力的强弱,正如狼群能杀死几倍于自己的猎物。

“看来我们可能已经接近山的另一侧了!”庞风望了一眼裂缝的深处,淡淡得说道。

“所以接下来的每一步,都要万分小心了,庞风大哥,前方必定更加危险,由我开路吧!”

阿雄玲珑对着庞风说道。

“没事,我的实战经验要远大于你,你还是在后方做好支援吧!”

庞风拒绝了阿雄玲珑前方开路的请求,他知道,虽然玲珑的实力很强,但在面对一些突发情况时,可能还不如自己,与其如此,还不如自己继续开路。

阿雄玲珑闻言,也没有再继续坚持下去,而是点了点头,默默得跟在了庞风的身后,而青奴儿自然也是没说什么。

三人在休息了片刻之后,再次向前进发。

在灭杀了这只黑鸹之后,三人都变得小心谨慎了许多。

而接下来的行程,也正如庞风所预料的那般,总算是宽敞了许多,三人总算是可以御风而行,不用再费力用脚前行。

一路无话,三人都提到了警惕,很快,数个时辰过去了。

然而这条裂缝像是无穷无尽一般,尽管已经御风而行了,但依然没有任何尽头的样子。

三人中哪怕是谨慎如庞风,也在这漫长的行程之中,渐渐得产生了疲倦,对于推演之中的事情,他心里抱有一丝侥幸,万一可以不用出现呢?

然而事情并不总会遂人愿,就在庞风刚刚想到这里,前方的黑暗之中,先是传来了一声微弱的叫声,呕哑嘲哳,十分的难听。

那一刻,庞风敏感的神经立即绷紧,二话没说,直接对着二人示意了一下,三人迅速落回到地面之上,暂时藏匿了起来。

一声叫喊声后,久久没有动静,青奴儿便忍不住道:“庞风,会不会是你疑心太重了,说不定还是一只黑鸹呢,咱们直接把它给杀了不就得了!”

然而庞风却是越发得感到不踏实,心跳得厉害,一股不好的预感冲上了心头。

他对着两人摇了摇头,轻声道:“你们先藏匿在这,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说完,庞风便轻轻得起身,绕过他们躲藏的地方,循着声音向前望了过去。

这一望,可谓是庞风有生以来最难忘的画面之一——无数双猩红色的眼睛,像一团团漂浮着的幽冥之火一般,密密麻麻得全部都是。

这也正是他推演中看到的一幕,如此多的眼睛,就证明前方很可能就是黑鸹的老巢。

“怎么样?”

阿雄玲珑好奇得问道。

庞风赶紧侧身回来,对着两人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可能过不去了,推演中的一幕出现了,前方似乎已经被黑鸹占领了!”

“什么?”

青奴儿满脸震惊得说道,话毕,她自己也满是好奇得来到庞风刚才观察的地方,循着声音望了一眼,这一刻,青奴儿感受到了庞风的绝望。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有没有可能绕过去!”

退回来的青奴儿,脸上的震惊之色还没有完全退去,看着庞风问道。

“不可能的,这条裂缝还只是侥幸被震出来的,倘若我们若是有路可以绕,还会走这里吗?”

庞风摇了摇头,他一直在想着如何避免推演之境中的这一幕发生,但现在看来,这一场是无法避免的了。

“庞风大哥,那就由我来引开这些黑鸹,你们趁机赶紧进入山的另一侧!”

这时,阿雄玲珑却是猛地站了出来,十分郑重得对着庞风说道。

庞风想都没想得拒绝道:“玲珑,你这是找死的行为,我是不可能统一的!“

“庞风大哥,但如果不这样,我们谁都过不去!”

见庞风拒绝得如此严厉,阿雄玲珑也是有些焦灼急迫,说话的语气不由得加重了几分。

“那也不能以牺牲某个人为代价!”庞风仍是拒绝。

“庞风大哥,你相信我,这些黑鸹的实力并不算太强,我将它们引开之后,会马上想办法脱身的,我知道你担心我,我已经失去了两位哥哥,我不会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了!”

话说到这里,阿雄玲珑近乎是一种哀求的态度,在对着庞风说话。

庞风半天没有回话,他知道,这的确是一条可行的办法,但万一她没能顺利脱身呢,虽然他们之前见识到了单只黑鸹的实力,对于六品大罗金仙的玲珑来说,确实算不上什么,但这可是一整群。

“庞风大哥,别再犹豫了,我们没时间了!”

阿雄玲珑继续对着庞风说道,见他仍没有任何表态,玲珑当下一咬牙,直接冲出了藏匿之处,而后一道仙力凝聚而成的白色匹练,没有丝毫拖泥带水,朝着那片黑暗中猩红色的双目轰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