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入眼帘的是一副哭的梨花带雨的容颜。

伸出手掌,吴庆捧着眼前佳人的脸颊,柔声说道:“是谁让你这么伤心了啊?”

张郁青见吴庆清醒过来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把将吴庆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吴庆已经昏迷了两天了,这两天张郁青没有一刻不是在担心的,伙伴们已经被各自的家人带回了家里,吴庆因为昏迷被带到了这个民调局直属的病房保护了起来。

本来张铁峰是打算带着张郁青回家的,但是张郁青她死活不愿意,她想要在医院里一直陪着吴庆,直到他醒来。

张郁青真的好害怕,那名金发男子的匕首离吴庆的颈动脉仅仅相差了一厘米,若是在往内偏上一点点,吴庆可能就在也醒不过来了。

吴庆将金发男子杀死了之后,吴吉军很快就带着人赶了过来,可惜事情已经结束了,他们仅仅是做了一些收尾工作。

吴庆被送到了这家医院进行抢救,手术很成功,很快便缝合好了伤口,但是吴庆却一直没有清醒过来。

医生说可能是超凡能力的透支造成的,但是目前有关于觉醒者的医疗案例还是一片空白,医生也没办法给出吴庆具体苏醒的时间。

张郁青就在病房里一直等着,期间吴吉军劝了他好几次了,她也还坚持着自己的做法。

她想让吴庆在清醒的第一时间看到的人是自己。

吴庆感受到怀中的柔软,感觉很奇妙。

这是他第一抱女孩子,原来女孩的怀抱是这么的舒适,这么的温暖啊!

一时间,吴庆有些恍惚,感觉自己好像活在梦里,因为这是梦里才会发生的情节。

如果这是在梦里的话,吴庆愿意这一刻能是永恒,希望自己永远不要醒过来。

“张郁青,吃早餐了!”

吴吉军一把推开了病房的房门,他刚刚下去给张郁青买早点去了,毕竟这么守着一个人还是挺耗费精力的,可不能不吃东西。

一打开房门,吴吉军就见到了吴庆和张郁青,相拥在了一起,看阵仗,好像还是张郁青主动的。

吴吉军马上转身退出了房门,道:“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

从张郁青倔强的要留下来守着吴庆的时候,吴吉军就明白了这小妮子的意思,虽然他觉得初中生早恋并不是太好,但是吴庆和张郁青不久才经历过生死,现在他们的感情正是最牢固的时候,还是不要多做打扰吧。

不过这事得和老张好好谈谈了,虽然两个人一起经历过生死危机后,关系肯定不一般了,但是年龄毕竟还是摆在那里,就怕两人一时冲动做出了什么不理智的举动,那样的话可真的就是一辈子的遗憾了。

但凡吴庆和张郁青的年龄再大个几岁,吴吉军也不会有如此多的考虑,现在的他们的年龄实在太小了,现在就谈恋爱真的不太合适。

吴吉军的举动打破了吴庆和张郁青之间静谧的拥抱,张郁青涨着通红的小脸蛋,说道:“这只是朋友之间的一个拥抱。”

吴庆连忙点头,道:“嗯嗯,朋友之间友好的拥抱。”

沉默了一会儿,张郁青蚊喃道:“那个,谢谢了。”

吴庆付之一笑,神色满不在乎的摆摆手,道:“这你还跟我客气啥,我们是什么关系,没必要这样子。”

大胸校花莹莹|被两根巨大同时进去高H

“嗯......”

张郁青的声音更加低了,她的头都快要埋到床底下去了,她现在真的不敢看吴庆,吴庆清醒时候的那种将他拥入怀中的勇气,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女孩子毕竟还是害羞的,即使心里面的感情再怎么热情似火,但表现出来的行为总是会有些扭捏,或许这就是女生的一些可爱所在吧。

“我去把叔叔喊进来。”

气氛越来越尴尬了,张郁青有些不敢在这个房间里跟吴庆单独待下去了,连忙逃也似的冲出了房间。

吴庆还像个傻小子一样憨憨的摸着脑袋,他还在回味着刚刚跟张郁青拥抱的甜蜜。

就刚才的那一下拥抱,吴庆觉得自己受的这些伤都值了。

正在吴庆还在回味之前的美好的时候,吴吉军带着张郁青走了进来。

张郁青躲在了吴吉军的身后,似乎有些不敢面对吴庆。

吴吉军走到了吴庆的床边,搬了个椅子坐了下来,张郁青就这么低着头,站在吴吉军的身后。

吴吉军看了一眼张郁青,又看了看吴庆,道:“唉,你们的事情等会再说,先说正事。”

吴吉军拿出手机,打开了手机里的一个文件,将手机递给了吴庆。

“迈克尔*罗恩斯,男,米国职业杀手,擅长射击,E级觉醒者。”

“迈克尔曾个人行动,耗时三个月,暗杀了一名D级的觉醒者,这件事情在当时米国觉醒者的圈子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这件事情让我们知道,觉醒者的等级划分并没有绝对实力上的差距,低等级的觉醒者,依靠智谋、科技以及各种各样的手段,是能够杀死高等级的觉醒者的。”

“迈克尔也因为这件事情一夜成名,成为了米国现在要价最高的杀手。”

吴吉军复述着资料的内容,看了看吴庆,道:“没想到最后他竟然栽到了你的手里,现在你的这件事情已经引起了全世界范围的觉醒者的轰动,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一个叫吴庆的中国小子杀了迈克尔。”

吴庆好奇的问道:“你们民调局没有封锁消息吗?”

吴吉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没有办法,迈克尔是带着任务来的,他的上头还有任务的发布者,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得知了任务失败的消息,这件事情被我们发现已经扩散出去的时候已经晚了。”

吴庆脸都黑了,自己这一下子就成名了吗?

吴吉军说道:“以后你得更加低调了才行,等你身体恢复过来以后,你就不要再在奥体中心待了,民调局现在已经成立了第一批的超凡者学校的试点,到时候你直接去那里上学。”

吴庆有些疑惑:“那张先生怎么办,我还想跟他练武呢。”

这次能够从杀手手中活下来,形意拳的习练给了吴庆很大帮助,如果不是三体式,吴庆根本没有办法在迷雾中击中迈克尔,如果不是形意五行拳的崩拳,吴庆也没有办法在迈克尔临死反扑中先一步将他干掉。

所以,吴庆现在对习武产生了很大的兴趣,这可是保命的功夫啊,出了这次事情之后,吴庆现在比之前的任何时候都渴望实力的提升。

吴吉军觉得有些好笑,他说道:“怎么,现在又想要习武了,之前怎么劝你,你都没兴趣,现在怎想法转变的这么大?”

吴庆白了吴吉军一眼,道:“出了这么一次事情,我要是还意识不到练武对我的帮助,那我也他蠢了吧。”

吴吉军哈哈一笑,道:“好,有这想法就好,看来这次事情你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的啊。”

“张先生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他被我们民调局特聘为武术教师了,到时候你还跟着他一起训练。”

吴吉军这话一出,吴庆的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了地,他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这个迈克尔为什么会想要杀我,我应该没有跟什么人结果仇吧。”

吴吉军的脸上泛起了一丝苦涩,叹了一口气道:“这件事情还是怪我,这个迈克尔应该是冲我来的,你应该是被波及的。”

吴庆的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他感觉自己好像从来就没有了解过眼前的这个男人,每当吴庆以为自己已经知道他的所有秘密了,但是吴吉军又像剥洋葱一样,剥开了另一层。

吴庆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还隐藏着些什么,但是父亲的秘密却让他感觉到了些许不安。

吴庆问道:“你还有什么东西没有告诉我,能不能全说出来。”

吴吉军摊了摊手,道:“真的没了,不是我故意要瞒着你,是这件事情涉及到了我之前的一些研究成果,这些东西是签过保密协议的,还不能跟你说。”

吴庆了然,道:“所以说,这个迈克尔本来的打算是要将我绑架,然后逼你交出你的研究成果,是这个意思吧?”

吴吉军点了点头,但是还没等他开口,吴庆又问道:“但是,这家伙一开始就是开着货车朝我们撞过来的!这不摆明想要杀了我吗?这样的话就很你跟我说的,在逻辑上说不通了。”

吴吉军摸了摸下巴,说道:“这也是我现在最想不明白的一个问题,这中间一定是出了什么变故,有什么原因才致使他这么去做的。”

“不过,这些你就不用去考虑了,自然有专门的人去处理后续的事情,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护好你自己。”

吴吉军双手搭在了吴庆的肩膀上,很是郑重的道:“你现在的处境很不妙,你现在所拥有的名气和你的实力完全不匹配,现在的你,是到了风尖浪口上,如果你骄傲自大的话,很有可能会遭受到致命的打击。”

“所以,我希望你在进入超凡者学校之后,低调做事、低调做人,先把这阵子风头给熬过去再说。”

吴庆点了点,道:“嗯,我明白的,我会注意的。”

“好的,现在正事说完了,咱们来聊点家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