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那些人都说她是冯一平女朋友,赵倾城就觉得挺逗的,多少还有那么一丝窃喜。

“饿了就去喝点粥先垫垫吧!”冯一平笑道。

“给,倾城姐,粥来了。”身后的林子幽笑着给她递了一小碗。

赵倾城忙笑着接了过来:“谢谢小湿妹!”

“你就别这么叫了吧……”林子幽有些脸红。

虽然她还没做过那种事,但她也知道了小湿妹中的“湿”这个字有那种污污的意思。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说的是师傅的师,你怕是想歪了吧?”赵倾城故意挤了下眼睛。

“我不和你说了……”林子幽微红着脸端着自己的粥跑来了。

赵倾城轻声笑了笑,扬起目光刚好看到了走过来的一个人,他忙用胳膊捅了下冯一平:“诶……镇长来了。”

冯一平见状,只能笑着迎了上去,既然他来了,肯定也不好怠慢。

虽然大多数人觉得镇长亲自来参加喜宴,让人面子上有光,但冯一平还真不太想他来,招待起来也有点麻烦。

人家需要镇长争面子,他完全不需要。

毕竟现在就连花城的一些官员都想和自己拉点关系,和大城市的官员相比,这个镇长就没什么牌面了。

一直到最后一桌客人都下席之后,冯一平几人才终于可以吃饭。

镇长这个时候才过来,肯定是已经吃过午饭的了。

不过这个点其实也差不多可以吃晚饭了。

于是就由冯一平、韩乐康、赵倾城林子幽等人,和镇长坐在了同一桌用餐。

吃过饭后,帮忙收拾完餐具,林子幽悄悄喊了赵倾城一声:“倾城姐,我有个事想和你说,能不能过来一下?”

粗大撞击花液肉核肿胀(狂c亲女)最新章节列表

赵倾城微愣了一下,看到林子幽颇为郑重的模样,便笑着跟了上去:“走吧!”

走出了韩家的院墙,赵倾城才有些好奇地道:“有什么事吗?”

“嗯……”林子幽轻轻点了点头,咬了咬嘴唇,似乎有些难以启齿:“那个……你和韩大哥……谈恋爱了?”

赵倾城微微一怔,随即故作轻松地笑了起来:“你这是听谁说的?”

“客人呀!我听到他们好像在说,你是韩大哥的女朋友。”

“那只是他们瞎猜的而已。”赵倾城笑了笑,忽然话锋一转:“你怎么好像很关心这个问题?是不是喜欢冯一平啊?”

赵倾城本来以为她这个问题会让林子幽脸红或者忸怩,但没想到,她的表情却有一些严肃。

“其实以前我爸妈就想让我和韩大哥相亲的。”林子幽认真地道。

赵倾城的表情凝固了一瞬,张了下小嘴,一时间却不知该说什么。

“不过那时候,被韩阿姨婉拒了。”林子幽继续道:“因为她觉得我年纪太小,比韩大哥小了六岁。”

“后来呢?”

“后来韩大哥就从城里回来了,他说觉得我有当明星的潜质,就把我带出去了。”

赵倾城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照林子幽这么说,显然她爸妈是默认把她交给冯一平了啊!

如果是这样的话,感觉自己和林子幽现在的关系……就有一点尴尬了。

“可是我爸妈现在对韩大哥又不是很满意了。”林子幽有些无奈地道。

“怎么了吗?”

“因为韩大哥太有钱了呀!他们就担心,说男人有钱容易变……”

赵倾城明白林子幽的意思了,她爸妈是为林子幽的幸福着想,不想她在感情里受伤害,钱在他们眼里并不是最重要的。

而自己老妈和他们完全相反,老妈并不在意自己的感情是否幸福,她在意的是钱。

“那你……到底喜欢冯一平吗?”赵倾城小声道。

问出这个问题,赵倾城发现自己有点紧张,因为她不知道如果林子幽回答喜欢,自己该怎么办。

林子幽摇了摇头:“不知道,只是不太喜欢爸妈这么主观地干涉我的事。”

“爸妈这样安排你,确实不对,不过你也要想清楚,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喜欢。而且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不是单方面的喜欢就可以的。”

“你们俩在聊什么呢?”身后忽然传来了冯一平的声音。

“哦……子幽说想去你们家新房去看看。”赵倾城回头笑道。

“那走吧!”冯一平笑着跟了上来:“倾城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暂定的是明天,不过也不好说,再和子幽玩两天也有可能。”

“我觉得你要走还是趁早吧!因为我看天气预报说,明天这里可能会下雪。”

“下雪?”赵倾城有些惊奇地笑了起来:“那我明天不走了,这辈子还没见过真正的雪呢!”

“……”冯一平一时间有点懵。

不过赵倾城家在广南省,她要是没往北方来过,还真的见不到雪。

……

第二天早上,天色有些阴沉,但好在还没有落雨下雪。

新娘子终于来到了韩家,她自然是坐花轿的。

其实冯一平也觉得,女人结婚时最好还是选择花轿,体验一下这种感觉,因为这一辈子很可能也就这一次。

至于婚车,什么时候不能坐车啊?

当然,如果男女双方距离确实比较远,花轿就有些不现实了,似乎在城市里也很少有用花轿的了。

之后闹洞房的时候还算顺利,冯一平老家的人还是比较有分寸的,至少还没出现过恶俗闹洞房的事情。

赵倾城应该是最乐呵的人了,她从没见过农村的洞房习俗和小游戏,只是觉得这也忒好玩了点。

到了下午的时候,某一刻,天空终于飘落了洁白雪花。

赵倾城别提有多兴奋了,虽然有些冷,她也站在雪地里不愿意回屋里。

林子幽和她一样,毕竟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每个人都有些小惊喜。

“子幽,你们这里年年都下雪吗?”赵倾城伸手接着飘落雪花,笑盈盈地看着它们在掌心融化。

“没有的,有时候一整年都不下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