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咱们嘉盛的,今天我一听达美丽说罐头厂被围了。”

“我就知道肯定是有心人要捣乱,工厂里的工人都信得过,要想捣乱只能是外来人员。”

“有了录像机录下他们的罪证,到时候就算他们再怎么巧言善辩,也是一场空!”

“这TM司徒浩楠真不是东西,这段时间我看周围挺消停,以为他改邪归正了呢,想不到竟然打上了罐头厂的注意。”

胡生骂骂咧咧的将录像器放在了桌子上,推着轮椅走到了柜子旁,用牙齿咬开一瓶大白梨大口灌着。

“你别着急,他现在越坐不住,我能收集到的证据也就越多,等到最后,我叫他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李东升享受着贾秋雨揉捏肩膀的服务,将脑袋静静的靠在了贾秋雨的身上,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秋雨,晚上想吃点什么,还吃炸鸡吗?”

贾秋雨闻言,手上的动作微微一怔,他没好气的用柔荑点指李东升的额头。

“你怎么天天就知道吃,不吃炸鸡了,那东西好吃是好吃,就是吃多了会胖,我要保持身材!”

“那吃麻辣烫吧,你老公我的独门秘方,在当下绝无分号!”

“咚咚咚~”

办公室的门又被敲响了,达美丽有些尴尬的推门进来。

“不会又出事了吧?”

李东升刺溜一下坐直了身体,望着达美丽上下抖动的豆沙包,咽了咽口水。

“啊...没啥大事,李经理您别紧张,您之前不是说要在十二月末举办一个公司年会吗?”

“我想问问您,预算是多少?”

“你要吓死我了...咱们嘉盛现在所有员工加起来大概有多少人?”

听到达美丽只是来问年会的预算,李东升彻底松了一口气。

同桌趁我睡觉扣我下面|每天接十几个客人会疼吗

他真怕司徒浩楠这小子不按套路出牌,不停的给自己找麻烦!

“如今咱们嘉盛食品厂有在册工人2246名,其中含试用工72名,保安三名,管理层27名。”

“罐头厂在册工人2000名,其中含管理层16名,司机4名,保安大爷1名。”

“筷子厂在册工人46名,基本都算是管理层。”

“新世纪炸鸡快餐厅在册工人192名。”

“现如今整个嘉盛所有在册员工都加起来一共有4484人,其中含您跟贾经理,胡生经理。”

“嘉盛现在这么多人了吗?”

听着达美丽的回报,李东升的思绪有些微微恍惚。

想不到他抱大腿仅仅抱了五个月,其中大部分时间都还在医院发呆。

现在的嘉盛,竟然已经这么壮大了?

“初步定一下,所有员工每人一箱大白梨,价值十块的零食自由选择,十斤猪肉,八瓶罐头,两张老人头,外加一份新年彩票。”

“彩票设定奖项一元到一千元不等,特等奖摩托车一台!”

“啊?这么多?!”

李东升话一说完,不仅达美丽愣了,贾秋雨愣了,就连胡生也没心思玩录音机了。

胡生连忙用眼神示意李东升,可李东升压根就跟没看见似的,直接让贾秋雨代签了六万块的预算规划。

等到达美丽拎着预算规划离开办公室,胡生连忙推着轮椅又过来了。

“李东升,你丫的装什么大P雁子!你有钱咋的?!”

“轻点喷,吐沫星子都喷我连上了,恶不恶心!”

李东升很是嫌弃的避开了胡生的喷壶,像一只小猫似的蜷缩在贾秋雨的怀里。

任由贾秋雨帮着他拽白头发,轻轻开口。

“今天的罐头厂你看到了,如果不是咱们工厂的员工给力,这罐头厂搞不好就得封停,员工这么卖力挺咱们,咱不能让他们寒了心。”

“一年之末,年会是所有员工尽情欢闹的地方,我就是要让所有的嘉盛员工知道,跟着咱们有肉吃!”

“人都是有感情的,等到这些员工对嘉盛彻底有了归属感,人人都把嘉盛当作自己的家一样去爱护。”

“就算以后司徒浩楠再搞小动作,哪怕咱们不在工厂,这群员工就会让他们好看。”

“胡生,我还是那句话,钱不是一天赚的,你现在有着嘉盛的二成股份,身价也超过三十几万了,你除了买一个录音机,你还花了什么?”

“只要这次大哥能成功把凤凰卫视黄金时段的招标会给拿下来,有着嘉盛老员工挺咱们,就算咱们立马扩建队伍,阵脚也乱不了!”

“年轻人,眼光要长远一些!”

“我呸!你个臭不要脸的,花钱大手大脚就说大手大脚的,天天竟给老子灌鸡汤,我又不是贾秋雨,能让你忽悠?!”

“贾秋雨,你以后一定要管账,这要是让李东升持家,你们早晚喝西北风!”

胡生呸了一口李东升,觉得李东升说的也并无道理。

当下有些闷闷不乐的回到角落里,继续摆弄录音机去了。

“我啊~跟他在一起,就算是喝西北风也开心~”

贾秋雨望着胡生闷闷不乐的样子,噗嗤一笑,在李东升的唇边蜻蜓点水,开口调侃胡生。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听到贾秋雨那挑战单身狗极限的嘲讽,胡生直接将录音机的声音调到最大,震得李东升和贾秋雨脑壳发晕。

“你TM小点声,耳朵不要啦!”

“我不!我不!我就不!”

面对李东升的咆哮,胡生摇晃着大脑袋,故意将录音机在手上做出各种各样的花样。

“哎,秋雨,我觉得胡生好像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