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问一个问题,能无条件相信陈哥吗?”

“能。”

宣艺盼下意识地就回答了出来,回答完之后,自己都吓了一跳。

…原来我的内心深处,对这个眼前的男人居然如此信任。

...即便是听起来这么荒诞的事,失真的事。

望向陈宇,她看到的是一个胸有成竹的男人,一个稳重的男人,一个值得信任的男人。

难道,陈哥背后真的有一支强大的团队,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分析出最靠谱的营救方案。

以至于让陈哥说出这么有信心的话。

一定是这样。

好吧。

…既然如此,那就守望初心,无条件相信这个让自己情感沦陷的男人。

“有信心说服她家人吗?”陈宇淡声。

找不到说服别人的理由,只能把球踢给宣艺盼。

“试…试。”宣艺盼回答的毫无底气:“理由随我编吗?”

陈宇点头。

“什么理由都行吗?”宣艺盼撅嘴。

陈宇点头。

“拉你做挡箭牌也行?”宣艺盼声弱。

陈宇再次点头,他是个莫得感情的点头机器。

“我尽力。”

谈妥。

陈宇打开电脑,找到高德地图,尽可能地将地图放大,然后按照脑海中的图,进行搜救线路描画。

系统给的路线图不可谓不细。

而且,按系统的说法,系统给的营救路线图是搜救的最捷径,也是最安全的道路。

这与电视里专家分析的路线完全不一样,按专家的意思,系统的这条路要经过几段非常危险的悬崖峭壁,甚至是不可行的。

而系统,却还是给出了这条路,并认为是最安全的。

很神奇。

陈宇没去过达古山,不知真实情况。

但,当然是相信系统啦。

身后,宣艺盼看到陈宇在电脑上认真绘图,没有半分敷衍的意思。她惊的一愣一愣的。

但她一句话没问。

陈宇的每一句话都像谜一样,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却觉得非常有力量,她选择相信到底。

少妇人妻太深太紧(白嫩臀肉撞击雪乳晃动)

这个时候,宋图仁买奶茶回来了,看到陈宇在画图:

“鱼哥,你还懂这个?”

陈宇呵了一声:“可能你不知道,上大学那会,我选修过地质学。”

宋图仁:……

…骗鬼呢,你那会儿除了玩游戏就是玩游戏,还时不时评论下系里面哪个女生屁股大。

还地质学?

而且。

“这是地质学的事吗?”他嘀咕一声。

这不是。

至少,不全是。

这不只是地质学的事,你得预判出毛靖茹在哪儿才行,那么就需要对达古山野生动物分布、毛靖茹的活动目的等相当了解。

陈宇头也不回:

“哦,对了,我还选修过动物学,我是学霸。”

宋图仁:……

…有《动物学》这门课吗?至少我们学校没听过有好吧。

…还有,你是学霸…

呵呵…

最重要的是,这不止是地质学和动物学的事。

像是看穿了宋图仁的疑惑,陈宇淡淡道:

“没错,我还学过心理学、刑侦学、户外运动知识、急救知识…”

宋图仁:……

这个时候,陈宇已经在地图上标记好了两张图,分别截图下来,存到了手机里。

起身拍了拍宋图仁的肩膀:

“和你开个玩笑。实际是,我一小时前联系了一些相关领域的顶级专家,这条路线是他们头脑风暴出来的最佳方案。

但是,这些专家不愿意抛头露面罢了,所以不方便告诉你他们的信息。别多想。”

说完,不理会宋图仁的震惊,将其中一张图发给宣艺盼:

“打电话给毛靖茹的家人,让他们按我的标记进行搜救,还来得及。”

宣艺盼看到陈宇说得胸有成竹,也不自觉受到了这种情绪的影响,心态积极起来。她当即拨通了毛靖茹她妈妈的电话。

毛妈妈听到宣艺盼说得这么信誓旦旦,立马转了电话。

毛妈妈还在外面,没来到滇省,而毛爸还在去阵元市的飞机上,但有另外一人,已经就近赶来了,暂在春城。

毛靖茹爷爷,何鸿华。

姓何,不姓毛。

电话里,陈宇隐隐约约能听到何鸿华夹杂着岁月沧桑感的声音:

“你如何确认这个路线能找到小茹?”

电话这头,宣艺盼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陈宇,斩钉截铁道:

“是小茹男朋友绘制的路线,他和小茹私底下谈了好多年了,两人早已心有灵犀,他感知到了,失联前他们也一直在联系。”

陈宇:???

神特么谈了好多年的男朋友?

这就是你想了半天想到的理由?这理由能忽悠到这种大佬级别的人物?

大清早亡了。

还搞这些封建迷信的说法。

陈宇无语凝噎。

“他说他马上过来见你。”宣艺盼此时已经打完电话了。

陈宇:???

这下轮到他懵了

“等等,你说我感应到了,然后他居然说要过来见我?”陈宇难以置信。

“是啊。”

陈宇:.......

陈宇目瞪口呆:

“不是,这也太扯淡了吧?你这还不如实话实说,就说我背后有个强大的团队。”

“这你就不懂了。”宣艺盼自信道:

“我说你是小茹男朋友,就奠定了信任的基础,既然是男朋友,自然是随时联系,很清楚她的行踪。

同样的,既然是男朋友,那肯定很关心女朋友的安危,在女朋友去之前,提前详细调查了达古山情况也就不足为奇了。

至于说什么感应到了,那是锦上添花,她们家潮城的,那边很迷信的,很多开公司的,前台都要放一个神坛。至于赌城那边,就更是如此了。”

陈宇目瞪狗呆。

竟无言以对。

这TM也行?

二十分钟后,老爷子何鸿华出现在了陈宇的套房里,随行的还有几个人。

老爷子已经七十多岁左右,满头白发,但梳着大背头,人看起来很精神。

或许是因为担忧孙女,他沧桑的脸上刻着一丝忧伤。

简单交流后,何鸿华问:

“你是小茹的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