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我给的方案搜救,成功率比所有的其他队伍都高。”陈宇表明态度。

几成把握?

100%。

但他不能说,否则无法解释,只能说成功率较高而已。

“你不愿进山?”何鸿华显然没想到陈宇不肯进山。

“不进山。”陈宇摇头。

那一瞬间,何鸿华有些浑浊的双眼中,毫无遮掩地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想想也是。

毛靖茹的男朋友,掌握着毛靖茹最后的行踪,是最了解毛靖茹的人,却在毛靖茹生死攸关的时候,不肯往前踏进一步。

这如何不让人失望。

何鸿华叹了一口气,尽是无奈。

孙女如果是从昨天晚上失联的,那到现在已经十多个小时了,人还在不在都不好说,即便在,恐怕也熬不了多久了,所以得抓紧时间。

而现在的天气又如此恶劣,达古山面积如此之广,搜救其实十分困难。

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力量有限的ZF义务搜救队,没多少商业团队愿意深度进山,完全达不到地毯丝搜救。

这时候,精准搜救的精准度就十分重要。

他不确定陈宇的方案是否可行,但只要有一丝希望,他就不愿意放弃。

此时此刻,他坦言道:

“在来的路上,我把你的路线图发给了相关团队,你的路线需要经过几个危险的区域,附近省份的专业搜救团队不认可,即便巨额悬赏,也没人敢去,他们只愿意按自己的方案搜救。其他省份则来不及了。”

顿了顿,又道:

“除非,你带路。”

陈宇摇头拒绝。

老爷子何鸿华见打动不了陈宇,神色似乎都苍老了几岁,缓了缓:

“小茹是我最喜欢的孙女,她的婚事我原本会严格把关。但如果你能把她活着带出来,我不管你们,无论你的身家背景如何。”

师生H老师边H边做 师生边h边做题bl文

陈宇:???

我出手相救了,你还要恩将仇报...

另外一边,听到这话的宣艺盼,身子明显颤抖了一下,偷偷地看了眼陈宇。

陈宇摇头拒绝。

何鸿华:“加一家市值超过20亿的境外公司做嫁妆,如何?”

陈宇摇头拒绝,他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摇头机器。

“两家?”何鸿华气衰。

陈宇多少能明白老爷子的心情。

甚至也弄懂了老爷子为何愿意匆匆而来,根本不是相信什么心有灵犀,而是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丝可能的机会。

他们家族纵使能量强大,但在这么极短的时间里也无法施展,难以调集,只能依托于就近的力量。

陈宇这个‘男朋友’便是其中之一的力量。

老爷子不想放弃。

念及于此,陈宇却是突然想到了一个致命问题:

前往搜救的都不是何家的自己人,要么是外聘,要么是义务搜救队。

这意味着,队伍不会全权听从何家安排,而是会根据自己的经验进行活动。

换言之,即便陈宇给了他们路线图,他们也答应了按路线行进。在实际前行过程中,当真遇到了困难,他们照样会修改方案,更改行程。

一旦偏离路线,不能在八点前找到毛靖茹,毛靖茹必死无疑。

一言以蔽之,他们是有思维的,而不是执行任务的机器。

这在平时是褒义词。

但这此刻,是致命的缺点。

而且,因为是外人,陈宇还不敢给他们精准无误的地图,否则事后无法解释。

刚才发给何鸿华的路线图,就只是标记了一个大致的范围,并非精准地点和路线。

这进一步加大了毛靖茹死亡的可能性。

这是个僵局。

陈宇此刻需要的是执行任务的机器,而且还要是可以守密的自己人。

机器?

自己人?

陈宇神思一凛,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的名字。

卫喜笑。

jun人出生的他,执行力极高。

任务一旦下达,不问缘由,不问后果,只顾闷头执行。

保密意识同样极强。

身体素质好,适合野外急行。

缺工作,敢拼命。

这,才是他此刻需要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