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盼终于可以开始蜕皮。

期间一直在思考自己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等到了可以蜕皮都没弄清楚。

“算了,随缘吧。”

既然想也是白想,不如顺其自然。

利用身体与树冠上粗糙的部分,一步步将蛇皮蜕至脖子。这个时候陡然感觉自己的口腔与毒腺很不适应,这很像洗掉牙结石之后带来的极大不适应,有种牙齿不是自己牙齿的感觉。

与此同时毒腺位置出现了轻微的肿胀,变得比以前大不少,脑部的骨骼似乎难以容下这样变大的毒腺,弄得顾盼非常难受。

控制毒牙的时候也明显出现了“模糊”状态。

这个情况就像是喝高的人对身体的控制力抵达超地点一样,你的意识很清醒,但身体、手臂无法最迅速的按照你大脑要求的去完成动作指令。

用游戏来比喻就是“延迟”。

“我这是咋回事。”

一边蜕皮一边思考,身体部位没有出现明显的症状,唯独头部出现这样近乎于醉酒的情况。

难不成那条中南半岛射毒眼镜蛇体内都特么的是酒精,消化结束再来个蜕皮全部被锁在了体内?

搞不清楚具体情况,顾盼只好先把蛇皮蜕下来,免得拖长时间给自己造成皮肤感染。

大约半个小时,一张完整的蛇皮留在了树冠上。

此时此刻,顾盼又被新的问题困扰。

总觉得口腔不舒服,具体位置是毒牙附近。

就好像人类将注意力集中在口腔的时候总会有种上颚与下颚骨骼错开不舒服的感觉,老是需要通过磨牙、改变上下两排牙齿的位置来刺激内部的骨骼。

顾盼也不是人,拥有可以在口腔里肆意碰撞的舌头。蛇的舌头器官比较特殊,只能用来收集空气分子,也就是做吐出去、收回来这个动作,而无法用其去感知口腔内部的情况。

这就搞的非常难受。

明明毒牙所在的位置有类似轻微口腔溃疡的情况,而舌头却不能去舔,更无法确认精细位置。若是其他蛇类也就忍着,可顾盼的灵魂就在作怪。

“难受、难受、难受!”

轻微肿胀,不疼不痒,就是感觉变大凸起。想去触碰,也没有绵软又无法造成伤害的工具协助。

到了这里,顾盼无比羡慕有灵活舌头的家伙。

在卫生间被教官做好爽H,娇妻玩领导在办公室三P

“对了,我可以控制控制毒牙。”

毒腺肿胀,有可能是毒液太多——虽然这不太科学,但自己刚蜕皮结束没多久一餐完事以后又特么的蜕皮,已经很不科学!

说试就试。

所谓控制毒牙,也只是对毒腺周围的肌肉下达挤压命令,让毒液顺着毒牙的管道流出来。

毒液是要挤出来的,而不是你毒牙刺进去就会自动流出来。

结果刚这么做的时候,一道猛烈的黄色液体从口腔某个位置喷射出去。

顾盼眼睁睁看着绝对是毒液的黄色液体从三米多高的树冠洒下去,可能比喻有些不太妙,但这就像是人站在树冠上往下方撒尿一样。

“呃......!!!”

怎么会这样!?

眼镜王蛇没有喷毒功能,这是常识中的常识,就算这么多年来有什么变异的个体,那也不直接改变进攻模式。

几万甚至几十万年演化出来的身体器官,无一例外贴合着当前的环境,眼镜王蛇不会像射毒眼镜蛇们具备这样的攻击手段,因为它们不需要这么做就能获得充足的食物。

顾盼难以置信,于是再度挤压毒腺。

这次清晰的感觉到了毒腺里储存的毒液迅速下降,两次喷毒已经消耗了接近50%的毒液,射程大约有3.5米,杀伤效果......探出脑袋一看,下面的泥土没什么变化,但3米外的一颗书的树皮被穿了几个小孔。

“我特么射出来的毒液是子弹?”

环顾四周搭配上气味分辨,确认四周的游荡的野猪并没有靠近到500米这个范围,迅速离开躲避的树冠来到自己命中的那棵树附近,上面的小孔并没有穿到木头的中心,仅仅是在老树皮上腐蚀出一个小孔。

不让自己处在最危险的时刻,顾盼立即上树。

静下心来,口腔依旧有不适应的症状,毒腺位置的肿胀并没有消退。

“能玩射毒的眼镜蛇,毒液量都挺大。”

或者说,毒液量不大的眼镜蛇怎么喷毒?杀伤力又不是很强,特别容易被皮肤阻挡,也就是最低级的自卫效果。

但自己的貌似又不太一样。

具备腐蚀效果。

可能是仅仅针对树皮有这样的效果,当毒液与老树皮接触的一刹那产生了某种神奇的化学效应,最终导致穿孔。

“就是说我具备了远程攻击手段,只是不清楚作用在动物身上的效果。”

两次喷毒直接让储存的毒液下降了接近50%,若是将毒液比作游戏里的MP,那么这个技能着实有点耗蓝。

提升蓝上限的方法,只有长大这一条路可选。

要是作用在动物身上的效果极差,那顾盼获得的这个技能,约等于是鸡肋。

与其对具体效果胡思乱想,不如主动出击。

说干就干。

腾跃在密林之间寻找适合的目标。

体积一定要大,不然容易打空,还不能让其有上树能力。

那么野猪就成为了最佳的选择。

反正这帮家伙在保护区呈泛滥趋势,只要不是碰见大傻,杀多少都不会有所感觉。

十来分钟的时间,顾盼锁定了一个大体型目标。

目测得有两百七八十斤,华南虎野外种群灭绝的情况下,这等体型妥妥的森林霸主。

寻找的过程中,顾盼还注意到了毒腺储存的毒液量有所上升,大致从50%涨到了55%左右。

速度很不自然。

正常毒蛇的毒液从掏空到续满差不多要经历10天左右的时间,而这短短十来分钟就蓄了5%,科学已经无法解释。

顾盼觉得这不算坏事,至少让喷毒脱离“鸡肋”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