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识了顾盼本来的面目,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不好的印象会慢慢消失,又因为整天见到拆家捣乱的芋头而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对付他,导致她越加珍惜与顾盼待在一起的时间。

顾盼遗留在这个家的东西,仅有两张蜕下来的皮,还残留着顾盼年轻时候的气味。

西瓜时不时会在锻炼的间隙跑到安雨收藏的柜子附近,什么都不做只是坐着,通过气味来思念远去的顾盼。

现在倒好,唯二的两件思念物被芋头吃掉一张,西瓜这种极为念旧的丫头,怎能不生气。

按着芋头爆锤了一下午也不解气,准备晚上干完饭继续锤。

却没料到还没开饭,身子底下压住的芋头就开始喷射。

“呲啦——!”

他仿佛控制不住自己的括约肌,持续不断的喷射。又腥又臭,还带点酸的气味瞬间蔓延整个屋内。

这可把西瓜给吓坏了。

“芋头!芋头!”

打起来的时候六亲不认,可芋头真出什么事情,西瓜那可是着急的不行。

连忙从芋头身上下来,大喊着确认芋头的情况。

“没事。”

芋头只觉得体内十分燥热,除此之外更多的是疑惑——咋就提不上括约肌。

肠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催动,着实是忍不住开放括约肌。

“去猫砂、猫砂!”

西瓜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能忍住巨大的恶臭推着芋头的身体。

“好。”

刚跑到猫砂这边,屁股还没坐下去,芋头就开始了堪比杀猪的叫声。

“哦哦哦哦哦哦——!”

“要来了、要了!!!”

“啊啊啊啊——!”

忍住恶臭在一旁陪伴的西瓜只见那窜稀水流宛如高压水枪,顿时将盆里的大量猫砂冲刷出来,几层猫砂根本无法抵挡这恐怖的冲击力,只见从芋头肛部喷射出来的水流在地面上形成一个折角,纷纷冲击到了猫砂盆后面的墙纸上。

短短一分钟的时间,猫砂盆周围已经是狼藉一片,到处都是飞溅的粑粑与充满酸臭的液体。

即使是经过一年的训练,自认为闪避点满的西瓜也没能躲得了,身上沾染了七八处来自芋头的粑粑与液体的混合物。

从小爱干净,几乎不舔毛的西瓜躲开七八米远,望着身上脏兮兮的地方,试探性的凑过去,顿时就把自己熏得仿佛去了一趟地狱。

“呕——!”

无奈,西瓜只能求助安雨。

跑到紧闭的厨房拉门附近,拍打着玻璃门希望引起安雨的注意力。

巨龙征服风韵美妇龙冀(痉挛高潮h)最新章节列表

“咋了。”

门打开。

“呕——!”

极为刺激的气味涌入了安雨的鼻梁,瞬间就让其失去了战斗能力。

立刻屏气,安雨见到了史无前例的惨状。

此等惨烈,也让她的注意力不在呼吸上,继而遭遇芋头的双重暴击。

“呕——呕——!”

这个家已经腌制入味。

今夜,注定难眠。

————————

难以入眠的不只是那个温馨的小家,还有在保护区里争吵的两头野猪。

“为什么!”

大傻近乎用咆哮的声音质问棕毛,“这一切,你看到的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有让你来管我吗?我有让你将这种事说出去吗?”

它的怒火仿佛永远不会熄灭,时不时因为某些事而处在爆发边缘。

这一刻更像是即将爆发的火山。

棕毛无法平息大傻的怒火,却没有对自己的行为感到丝毫歉意。

“听着!”

“事情已经不是那么简单。”

“这个地方盘踞的野猪已经离开不少!”

最开始,棕毛真以为是自己的原因,到各个群落里传播有关大傻与一条蛇的事情,口口相传之下导致妖魔化,以至于密林边缘寸草不生。

等在这个地方探查了一段时间后才做出判断。

自己并不是主要原因!

“问题出在那条蛇身上,就算没有我推波助澜,还是会这样!”棕毛说道。

大傻的暴脾气一下子上来,冲过去就把棕毛撞开几米远。

“那是我宿命的对手,必须由我来战胜的对手,必须......!”

不管谣言是真是假,第一个与其纠缠上的大傻认定了这个目标,不允许任何人插手。

但密林边缘来了太多他无法战胜的对手,再加上顾盼突然没了信息,不同于上次的是周边的同族实在太多。

大傻打不过那些更加强壮的野猪,并因为上次的经验相信顾盼过不了多久就会来找自己,所以都在驱赶体型比自己小或是稍大一些的野猪。

直到遇上了棕毛。

知晓“真相”的现在,大傻恨不得立刻杀了棕毛。

可它也清楚,无济于事。

“我不会骗你。”撞得七荤八素,五脏六腑都在灼烧的棕毛说道,“相信我,这件事非常蹊跷。”

大傻听不进去。

“我要在这里等。”

“已经没有食物了!”棕毛走过来怒道,“你与上次一样吗?活活把自己饿死!?”

大傻无愧于‘大傻’的名头,也非常倔强。

“我相信他会来找我!”

实在没忍住,棕毛咆哮道:“你知不知道,在那条蛇的眼里——我们毫无区别!?”

“那也比去找他,更有碰面的机会。”

话已至此,棕毛觉得再也没有必要劝说。

“我不管你了,绝对不管你了!”

骂骂咧咧的掉头就要走。

大傻也在气头上,根本不想挽留棕毛。

就在两头猪分道扬镳之际,密林间冲出来一道黑影,以闪电般的速度骑在了棕毛背部。

完全不给大傻与棕毛的反应时间,这道黑影露出了沾满血肉的牙齿一口咬在了棕毛的脖颈上。

“咔——!”

月光依稀照耀出黑影的模样,正是不久前依靠顾盼留下来的蛇皮进行“浴火重生”的苟活。

只是此刻,它的嘴里咬着一块来自棕毛的颈部血肉。

“咔哧咔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