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知道顾凡这个普信男对她有意思,但一个土包子怎么配得上她!

耸肩,顾凡很无辜:

“我不可以笑吗?”

陈阳也不爽。

别以为他听不出,他刚才的笑声,分明就带着恶意。

王丽丽冷哼一声,走到陈阳身边,亲昵的牵起陈阳的手:

“亲爱的,他肯定是嫉妒你有开国将军做义父!”

闻言,陈阳没那么不爽了。

看顾凡的眼神,又骄傲起来。

学习好长得好有什么用,还不是穷光蛋一个。

这个社会努力的人那么多,但没背景没靠山,最后成功的能有几个?

想到这儿,他搂着王丽丽的肩膀,走到顾凡面前,面色高傲,语气同情,像是在慷慨施舍着巨大的恩惠:

“顾凡,你要是求求我,看在同学的份儿上,周末我就带你去见我义父,怎么样?”

顾凡眼底藏着一丝玩意,淡笑着拒绝:

“还是不了,我这种俗人就别惊动你那伟大高贵的义父了!”

开国将军呢。

他得罪不起!

“亲爱的,你请他做什么,万一他冒犯到义父,惹恼义父怎么办!”

王丽丽恨恨道。

流氓色痞子,明明就是暗恋她,还死不承认,被她拒绝后,就恼羞成怒的对她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说那些难听的话。

陈阳料想顾凡也不会求他,见他自己也识趣好,瞥了他一眼,满脸不屑。

王丽丽又趁机讨好他:

“亲爱的,你好厉害啊,不像有些人,可能这辈子都是一事无成的了,对了亲爱的,你周末能带人家去拜访一下义父吗,人家很想一睹将军风采!”

说完,怕陈阳拒绝,王丽丽笑吟吟道:

“义父那么宠你,只是去拜访一下他老人家,他应该不会拒绝的,对吧,亲爱的。”

陈阳脸色顿僵,开始不自然起来,三两秒后,才结巴着应下:

“好好啊。”

顾凡看了两人一眼,然后好心提醒到:

“周末去看你义父的时候,记得多准备点礼物孝敬他老人家!”

陈阳皱眉,觉得他莫名其妙:

“我当然知道准备礼物孝敬他老人家,用不着你提醒!”

王丽丽冲顾凡翻了个白眼,跟着附和:

“就是,那是陈阳的义父,跟你可这种阶级的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你再奋斗一辈子,也连给人家提鞋的资格都不够!”

淡淡一笑,顾凡没有理会两人的讥讽,转身去找位置了。

王丽丽看着他的背影,讥讽一笑。

一抬头,又对陈阳笑颜如花:

“亲爱的,人家到时候一定穿的美美的,绝对不会给你丢脸!”

陈阳扯着嘴角,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周末往哪儿给她弄个开国将军啊!

——

顾凡今天只有上午的课,上完,骑着小毛驴回公寓。

聂小倩跟顾瑶都在家里等着他做饭。

到家,望着饿的惨兮兮的两人,顾凡无奈又好笑。

麻利的炒了个番茄鸡蛋,小炒肉,土豆丝,三人开饭。

被蹂躏的女高中生呻吟,人妻献身耻辱迎合

顾瑶特别捧场:

“爸爸做的饭比小黑叔叔还香!瑶瑶最喜欢跟爸爸在一起了!”

顾凡笑着夹了带肥的肉给她,顺口问道:

“小黑叔叔是谁啊?”

眨巴了两下萌萌的大眼睛,顾瑶一脸天真无邪的笑:

“小黑叔叔就是小黑啊~”

聂小倩闻言,忙补充道:

“先生,小姐说的小黑是夫人雇的厨子。”

说完,讪笑一声,拿起一旁纸巾擦了擦额上虚汗。

顾凡看了眼不远处正对三人吹的风扇,疑惑:

“小倩,你很热吗?”

今天多云,室内还吹着空调,应该不热啊。

“我是热性体质,多谢先生关心。”

聂小倩干笑。

她哪儿是热,她是心虚啊!

要是让先生知道小黑是黑无常,肯定被吓死!

不过——

想到自己也是只千年女鬼,抿了下唇,端起饭碗,聂小倩默默的吃起来。

也不能让先生发现自己的身份。

先前小姐的出现,都把先生吓得不轻。

要是让先生知道真相,那可完蛋了!

吃过饭,顾凡下午不跑单。

马上要考试了,他跟站长请了几天假,在家复习。

顾瑶在客厅刷视频,聂小倩在阳台晒太阳。

顾凡抬头看了一眼两人,心上暖暖的。

这么多年一直一个人生活,突然有人闯入他的生活。

虽然有时会被两人闹的烦躁,但和从前的孤寂相比,他挺喜欢现在的生活。

唇角勾起,轻轻笑了下,低头,顾凡继续复习。

公寓的光线很好,顾瑶正刷着视频,看见斜映在沙发上的影子动了一下。

她看了一眼不远处桌子前背对着她的顾凡。

收回视线,侧头,对着影子做了一个噤声手势。

嘘,不可以吓到爸爸!

影子晃了晃,似乎在点头。

几秒后,一个人形黑影从她的影子中分离,顺着沙发跟地板的缝隙,悄悄的爬到顾凡身后。

最后,贴在他的后背上,一动不动。

画面诡异,如果有人在场,肯定被吓疯。

顾瑶继续刷视频。

浑然不知的顾凡,背着一个人形黑影,学到了天黑。

晚上,顾凡简单的煮了面条。

顾瑶拿起手机,点开视频给他看,好奇问道:

“爸爸,什么是幼儿园啊?”

顾凡很意外:

“你不知道?”

“瑶瑶一直被关在家里,没有手机玩也没有电视看,所以瑶瑶不知道什么是幼儿园。”

顾瑶摇头,小脸上满是失落。

顾凡愣住,脑子里浮现出一栋冷冰冰的大房子,小女孩儿孤零零坐在里面的画面。

他心疼起来,摸了摸她脑袋,笑着安慰:

“幼儿园就是很多小朋友一起玩耍的地方,瑶瑶,你想去吗?”

一听有很多小朋友,有点蔫巴的小人儿,一下子激动起来:

“真的吗?那瑶瑶可以跟他们一起玩吗?”

妈妈一直不让她出门,她只能跟小雄还有小猫一起玩。

一想到会有很多小朋友一起玩耍,就像视频里那样滑滑梯荡秋千,顾瑶满脸都是抑制不住的开心。

顾凡一时间为难起来。

能送她上幼儿园,那肯定是好。

可他没钱啊。

公立的进不去,私立的一个月最少得两千,他兼职一个月,也才四千多。

要是厨房没炸,他还有钱送她去幼儿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