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连病人都没见过,就断言这病他能治,未免也太过托大了吧?

“ 郑神医,要不先去看看病人,再下结论?”邹平昌看向郑少歌,主动给他台阶下。

郑少歌却是摇了摇头,淡淡道:“不用这么麻烦,我既然说了能治,就一定能治好他们。”

“哼,大言不惭!我们这么多专家对这病,都没有丝毫头绪,你一个毛头小子,哪里来的底气说这话?”邓丽娜冷哼道。

倒不是有意针对郑少歌,而是不想看到他草菅人命。

郑少歌淡淡道:“多说无益,能不能治,带我去医院,一试自见分晓。”

邹平昌觉得这很在理,当即起身就要走,却是被邓丽娜出言拦住道:

“我不同意!病人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极为虚弱,他们可经不起折腾,岂能让你拿来做实验?

一旦出现什么闪失,你要怎么向病人家属交代?我们要怎么向社会交代?”

邓丽娜情绪的十分激动,说话的时候,胸口剧烈起伏,脸颊上满是潮红。

就在这时,她突然感觉自己手臂上,有些莫名的瘙痒。

刚想伸手去挠,却发现她那条光洁的手臂上,竟然长出了一颗,淡紫色的颗粒!

“啊……”

邓丽娜惊呼一声,但很快,她又强行把这声惊呼,给咽了回去。听上去就像是撞到了那里,发出的痛苦呻·吟。

邹平昌还没想好,该如何回答邓丽娜的问题,就被她的这声惊呼给打断了,于是下意识问道:“邓院长,怎么了?”

听到这声询问,邓丽娜当即从惊恐中回过神来,慌忙起身,忙不迭的朝包厢角落退去。

捂住手臂上的紫色颗粒,边退边冲着邹平昌,大声喝道:“出去,你们两个赶紧给我出去!”

邹平昌虽然没有为官者的架子,但并不代表他没有上位者的威严。身为一省之长,这些年来,谁敢冲着他大呼小叫?

“邓院长,你最好为你的言行,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邹平昌沉声喝道。

那股上位者气势爆发出来,连邓丽娜这位不畏权贵的女人,都被吓了一跳。

“邹抚台,你要是相信我,就请立刻出去,具体情况,我会写一份详细报告,送到你的办公室。”

新婚女警人妻迎合粗大:尤物美女被啪到深处娇喘

邓丽娜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右手捂着左臂,神色黯然道:“但是现在,你和这小子,都必须立马出去!算我求你了。”

邹平昌被邓丽娜的反常行为,给整糊涂了,不依不饶的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难道不能在这里汇报吗?”

邓丽娜摇了摇头,下定决心道:“既然你们不走,那我走!”

说着,就要绕行去门口,却被邹平昌伸手拦下。

邓丽娜见状,急忙又退回到角落。

“邓院长,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邹平昌皱眉呵斥道。

邓丽娜依旧不肯说,倒是座位上的郑少歌,看出了端倪,自顾自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感染上了那种怪病。

她担心会传染给你,所以才要你赶紧离开这里。”

听到这话,邓丽娜满脸惊讶,显然没想到这家伙,能看出自己的意图。

不过她也没惊讶多久,很快就被她先入为主的认为,郑少歌是瞎猜的。

然而,她却是忘了,连邹平昌这位一省之长,都没看出她的意图,却为什么偏偏被郑少歌,给猜出来了呢?

而邹平昌听到郑少歌的话,神情微微一怔,看向邓丽娜的眼神,也由愤怒换成了悲伤。

“邓院长,是这样吗?居然连你也被感染了?”很快,邹平昌眼神就变得惊慌起来,问道。

他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他知道这种怪病,具有一定的传染性,却也只以为,必须是亲密接触的人,才会被传染。

却怎么也没想到,这种怪病的传播能力,竟是如此的恐怖!

连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都给传染了,那么那些毫无防备的人民百姓,岂不是毫无抵抗的能力?

若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将会是席卷整个国家的灾难!这叫他如何能不惊慌?

邹平昌目光灼灼的盯着邓丽娜,希望能抓住她这根救命稻草,从她嘴里听到不一样的答案。

邓丽娜并没有开口,而是露出了胳膊上的紫色颗粒,伸过去给邹平昌看。

在包厢昏暗的灯光下,那颗紫色颗粒,显得极为妖异且生机勃勃。可落入邹平昌与邓丽娜眼中,却显得无比恐怖!

“对不起,抚台大人,这件事是我们的疏忽,是我的责任。

之前我们医疗小组,从那些病人身上‘取了样’,进行实验培育,结果并没有成活。

所以我们初步断定,这种疾病的传播性不是很强,而且具有一定的周期性,认为病人只要挺过这段时间,就会没事。”

邓丽娜低着脑袋,满脸悲伤。

她倒不是因为,自己快要死了而悲伤,而是悲伤她在自己的专业上,出现了严重的错误!

而就是因为这个错误,极有可能造成,成千上万人的死亡!最大的错误,就在于,认为这种疾病传播性不强。

这下好了,连自己一个全副武装的医生,都被传染了,那么那些毫无防备的人,又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细思极恐。

郑少歌闻言,摇了摇头,取病人身上的”紫灵草”种子,用来做实验培育,若能成活,那就是怪事了。

仅以此结果,用来作为判断依据,不出事才怪!

邹平昌听完后,满脸担忧,看向低着头的邓丽娜,问道:“你们不是已经做好了隔离措施吗?

我看你们每次进出,查看病人的时候,防护措施都做的很到位啊,你怎么还会被传染呢?”

邓丽娜摇了摇头,直言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尽管我们已经做到了绝对隔离,但现在看来,目前已知的隔离以及防护手段,似乎对这种疾病,不起作用。”

“那现在这么办?琉璃市可是有上亿人口,要是控制不好,那……”

邹平昌说不下去了,他实在无法想象,那将会是怎样的一副人间惨状!